DSC_0559.JPG
然後真的飄來了一片雲,緩緩悠悠,我想是從你所在的城市飄來的吧。你是不是在裡面寄託了什麼?為什麼 它看起來有點沉重,遲鈍的雲。為什麼它不停下來?

一、

政府宣布放棄抵抗,世界進入末日的倒數。總統在類似防空洞的密室裡發言,哀傷擠滿他的聲音,從收音機的喇叭溢漏出來——從今往後,我 們不再作無謂的抵抗,我們不願增添再多的犧牲,神預示的末日已經來到,我們只能接受命運,祈禱一切都會結束。還有一個月,這是我們僅存的時間。

二、

從我這到你那裡,需要橫跨一整片沙漠。而我們僅存一個月的時間。

三、

最 後一班列車已經離去,我被留在月台。我決定徒步橫跨那片沙漠到你哪裡。你知道嗎,我已經不害怕沙漠的巨大,正如眼前是一片太平洋,我也能游得過去。然而, 所謂的距離在這裡已經失去意義,公尺、公里等等單位已經無法讓我驚懼——如果有所謂距離,並且足以讓我恐懼的,我想,一個月就夠了。

我們之間,距離單位是月與日。連年都不是。

四、

太 陽在奮力燃燒。它知不知道自己還有一個月的生命,然後就要死掉了?沙漠沒有風景可言。我走了很久所見的也只是沙粒和枯草。然後就沒其他的什麼了。我嘗試想 你。想著每跨出一步就更接近你一點的事實,所以始終賣力地走下去。最初幾天我不眠不休,連續走了好遠好遠。我開始覺得這是一片海了。

五、

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習慣在沙地上寫下你的名字默默跟你告白。

第 一次大概是經過一株仙人掌的時候吧。我走了十幾天了,一路上盡是沙粒和枯草,然後有一天忽然就發現一株仙人掌,頭上還開了朵紅花。我累得無法動彈,躺在滾 燙的沙地上看無垠的天空然後悄悄希望會有一片雲飄過。然後真的飄來了一片雲,緩緩悠悠,我想是從你所在的城市飄來的吧,你是不是在裡面寄託了什麼?為什麼 它看起來有點沉重,遲鈍的雲。為什麼它不停下來?

在雲飄走以前,我忽然感覺有水滴在我乾裂的嘴裡。鹹鹹的,不知道是不是幻像。

然後我坐起來,不自覺地在沙地上畫了你的名字,很大很大的字,然後躺在上面,心裡默念了好多遍我想對你說的一切。

宛若一場儀式,然後繼續上路。

六、

我 的眼前出現一群逃兵。他們匆匆走過,給我留下了水和食物。他們是前線的士兵,末日倒數以前他們被國家派往沙漠彼端守城。那是你的城市啊,我拉著好幾個人描 述了你的樣子,但沒有人認得。他們說,那座城的守將獲悉末日將臨,於是自行宣布結束作戰,解散軍隊,因此在國家的律法定義之下,他們都城了逃兵,結伴要往 故鄉走去。其中最強壯的那個告訴我,死在戰場是偉大的,死在家鄉是幸福的。

末日將臨,偉大對於他們(我們)已經毫無意義了。

一個夜晚以後,我們各自啟程。

七、

我 重複在不同地方的沙地上寫下你的名字然後悄悄想你。我們都知道末日即將來到,因此任何計劃都沒有意義,我只能一直往前、往前,在更接近你的位子上思念你。 這片沙漠很快就會消失,世界也一樣,但今天的夕陽出奇的漂亮,太陽像是融化在地平線上一樣,整片天空都被染成金黃——你是不是也在看?

我突然感到恐懼。在夕陽漸漸融化的時候,你在哪裡?如果我不能在末日以前趕到你的城市,我們會各自以什麼姿態死去?太陽會爆破,地球也一樣,山崩地裂的時候,你在想著誰?

我還剩下多少時間去接近你?

八、

這天我看見一具被曬乾的屍體。是那天我遇到的那個最強壯的逃兵。

我蹲在他身邊看著他好久好久:焦黑的皮膚和龜裂的容顏,瞳孔已經失去光彩,希望和夢想蒸發在末日的空氣裡,但眼角下有淚痕劃過,很深很深地烙在那裡。他大抵很不甘願吧。死在戰場是偉大的,死在家鄉是幸福的,那他要怎麼定義他的死亡?

那麼我呢?我甘於流浪去尋找你,自願放棄故鄉的懷抱,往末日行進。如果我死在這裡,我的死亡該如何定義?

一直駱駝走過,斜眼看了看我們。一切極其平靜。

九、

我回到一個熟悉的地方,看見那柱開花的仙人掌。紅花枯萎了放棄掙扎似的應該被風暴吹到了不知道什麼地方,只剩下渾身是刺的仙人掌孤守一整片沙地。然後我發現,我寫下的你的名字也消失無踪了。

沿途寫下了許多許多你的名字,並且對著它們說了無盡的話語。其實我一直希望你能聽到,倘有機會,我希望你能看到那些名字。但每一次我寫下、離開以後,風沙就吹過來將那些都掩埋了。重複了好幾次都一樣。

寫下了終被掩埋。那你又如何知道,我曾經這麼依戀你?(你還來不來得及知道)

我像枯萎的花萎縮在仙人掌面前。我好寂寞。

十、

如果我回到了開花的仙人掌身旁,那表示我不曾走遠。一直以來,我繞著圈子來來回回走了好遠好遠,卻一直沒走出去。今天夕陽好美,明天就是末日了,我還堅持著要往前走,只是,還來不來得及?

十一、

末日前夕,我在想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垂華 的頭像
垂華

老垂的陋室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葵葵
  •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