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影音馆 (2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whiplash

 Whiplash好看。

看的時候,朋友想起管樂老師,也有朋友只看了trailer,就想起二十四節令鼓教練。我則想起高一那年將我的文章撕爛投籃的楊老師,總是說我寫得好爛,再拍著手掌,要我再寫好一點、再寫好一點、再寫好一點。

現在扮演這樣的角色的是我的老闆,而我像是能力不足,卻急著要證明自己擁有著什麼的毛頭小孩。

Fletcher說「"你很不錯"這句話是毒藥」,某程度上我是很認同的。

於是整部電影很快就將我帶入。我像是不斷被觀看、聆聽、批評、被丟椅子的鼓手,在漂亮的節奏裏深怕犯下甚麼錯,提心吊膽。

但在觀看與被觀看,審核與被審核之間,我突然覺悟有找回自己,或找回屬於自己的舞台之必要。

電影的最後,一直困在Fletcher眼光與樂隊裏的Andrew搶了先機,打了第一聲鼓響,一切嘎然而止,然後,舞台就是他自己的了。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和朋友談論愛情。我說,愛情在過去,在此時,但不在未來裡。

戀人們的過去擁有愛情,現在擁有愛情,但是未來多變,只能寄望,不能確定愛情的存在。或許,他們只能一起牽手走進那未來裡,愛情才真的存在,但走到的時候,它就成了當下。於是,戀人們能做的,只有把握當下。 

我想起了Interstellar.

blackhole  

這是諾蘭近期交出的佳作,雖然情節與橋段不比以往細膩,但他嘗試處理的是更深遠、廣闊的議題——一個人情(人性)與時空(命運)的抗衡。他將主角擲入宇宙的寬廣無垠,讓他們在時間裡流浪,去探索未知以及試驗「愛」如何長存。於是電影裡有了一段經典對白:人類的悲哀,是我們無法讓自身的憐憫(或愛)擴及視野之外的遠方。

整部電影的時間是個巨大的圓圈,一段輪迴。地球的末日,女兒墨菲房間裡出現所謂的「鬼魂」,布萊登教授所謂的「他們」。「他們」藏在時間背後,為墨菲與庫伯展示種種提示、密碼、「神蹟」。直到庫伯飛躍星際,宇宙濃縮時間,落入黑洞以後,電影才揭開謎底:原來所謂的「鬼魂」或「他們」原來是庫伯本人。

是庫伯在安排他(們)後來的命運,以至他最終頓悟著朝耳機另一邊的機器人大喊:你還不明白嗎,沒有「他們」,一切都只是「我們」——是「我們」為自己往後的命運埋下了伏筆。

然而,我想諾蘭並沒有完全否決「他們」的存在——一個在我們理解與視角範圍之外的「他們」,或我們稱之為神,或我們稱為命運——諾蘭並沒有解釋,最初、最初,是誰將我們擺在這樣的時間輪迴裡的(是誰將我們擺進了神的遊戲?)。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由衷喜歡這首MV。

象多為群居動物。傳說,當大象預感自己即將碰觸死亡時,會孤身離隊,尋找他們族群神圣的所在,在那漫長單身旅途上回憶自己一生的快樂悲傷,然後無怨地安樂平靜死去。那個被稱為「象冢」的地方,時至今日,無人發現。

而MV里那頭雄壯的象,沒死亡預兆,卻孤身穿越時空,流浪海洋、森林、倫敦街道、人群之間,似乎正不斷地尋找自己遺失的族群,它的同類。

那是很悲傷的流浪。

於是,在阿信面前,象它昂起長鼻,仿佛正在訴說,有一人在聽,解開了它的落寞,我就莫名被感動了。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When you try your best, but you don't succeed
When you get what you want, but not what you need
When you feel so tired, but you can't sleep
Stuck in reverse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pr 08 Sun 2012 02:29
  • 重來

W020090313494757174717  
「我一直以為自己和他很不一樣,原來寂寞的時候,所有人都一樣。」

在那里,本來應該有兩個人的身影,一個何寶榮,一個梁耀輝。但到了最後,站在瀑布下的只剩下梁耀輝一人。他終於意識,沒有什么是可以真正地「重頭來過」的。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haractersTWDS2-Dale  
Dale 被喪尸撕開胸膛的時候我非常難過,他是Walking Dead整支隊伍里我最喜歡也最不愿意失去的一個人。 

世界淪喪瓦解了,好幾次人性墮落得非常徹底,活人和死人於是沒有太大的差別。尤其在面對生死抉擇的時候,信仰和價值也都只是崩壞的光,一個屬於過去的文明傳說。Dale是這其中堅守人類信仰的人,在意義上,他象徵整支隊伍的「人性」,像一座天枰,努力不讓那個小小十幾人的世界傾斜、出軌、崩潰。然後他死了,這點光也就滅了,原來正義凜然的Rick也說:There are no demoncracy anymore.


這讓我想起高丁的《蒼蠅王》,幾個小孩漂流到一座島,為了生存,開始分支對立,其中一派主張建立文明價值,另一支主張回歸野性,情節推進,最後竟然是尚野的那一派占上了風,霸占物資與糧食,割據為王。最後,失去理智的他們依持著達爾文《物種起源》為劇本,演練「物盡天擇,適者生存」,屠殺對立的、不服從的那一支的孩子。而你會因這一群僅僅十幾歲的國中孩子(或許小六)愕然。

原來是小說的《蒼蠅王》後來拍成電影,有動人的一幕:兩個孩子坐在海灘上,海浪遠遠送來一張破舊的手琴,孩子拿起了琴,奏歌跳舞,好像回到原來的世界。在荒野之中,琴聲無疑是種奢侈,但是它的確象徵著某些即將黯去的、被抹滅的,屬於人類的光芒。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再让你孤单.jpg  

情節真的是太平淡了沒錯,平淡得好像是你日常周身會發生的事。但好像也就因此你覺得這部電影好親切,覺得應該會在哪裡看見劉燁扮演的方鎮東,覺得應該會在哪裡看見舒淇演的李佩如。最初看的時候流了很多淚,不知道是真的被劇情感動了,還是把情節裡的某部分和自己貼合起來想像以致自己投入太多。可昨晚重看(但沒看完),還是哭了,至少確定這部電影還是值得再看一遍的。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都是 一個人加上另一個人的長相。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micheal.jpg  

這麼寫大概與電影無關,但我還是想這麼寫:死掉以前,我決定好好去愛一些人。

大概許多人都曾經很努力地用許多不同的方式,想要留住一些早已遺失的往事。那些記憶像洞一樣,我們不停地長大,那塊洞也不停地被撐大,然後不斷地有東西自那洞中掉出來—— 一直到我們都絕望為止。

所以我們很憤怒,最珍惜的最愛戀的最想保護的到最後都變成沙漏裡不斷流逝的沙粒,從上面掉到下面,和一大堆不具名的其他沙粒混合在一起,不再具有意義。是啊,不再具有意義,如果連最珍愛的都不能留住的話,我們割開靜脈,為自己打一個蝴蝶結,送給記憶吧。

你知道什麼是人生嗎?一大段不斷讓你擁有然後又不斷失去的過程——跌跌撞撞的啊,上帝仁慈地不斷賦予你希望然後不斷地讓你體會絕望的隱喻,神的試驗嗎?不太像。Tyler在坐在辦公室裡看著電腦輪播他最珍惜的一切,背景音樂卻散發著詭譎的緊張的氣息,我竟然害怕了,預感他會失去他還未來得及擁有的一些什麼——然後鏡頭拉遠了,留下很曖昧的提示。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們並沒有比敵人更崇高的動機。我們忙著為自己的所作所為尋找理想中的藉口由,因為我們害怕,害怕一旦失去理由和藉口,我們將發現我們動作背後更為難堪的真面目。

——The Red Baron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烏魯魯的森林物語.jpg 

大慈醫生酷酷地說:我才沒什麼能耐治療他們呢,我不過是在陪著他們康復而已。大自然裡,每一種生物都擁有自我復原的堅韌生命力噢。

——《烏魯魯的森林物語》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再讓你孤單
                     ——陳昇

讓我輕輕的吻著你的臉
擦乾你傷心的眼淚
讓你知道在孤單的時候
還有一個我陪著你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電影鐵達尼號裡我看見傑克和羅絲以外的別人的愛情故事。那時候海水湧進來了,擠破了船艙和玻璃,所有人擠在甲板上惶恐地嘶叫、吶喊。他們就快沉入冰冷的北冰洋裡了,而樂隊們仍很從容地演奏他們的最後一支樂章,有點哀傷。後來鏡頭轉了幾次,來到一張雙人床上。穿著禮服的老爺爺和老奶奶躺在床上,然後哀傷的弦樂在背後響起,老爺爺很溫柔地抱著老奶奶,輕輕吻了她的臉頰一下,好像預言了這是最後一個夜晚,所以他們都不再言語,而是靜靜地傾聽彼此輕柔的呼吸聲,知道你/妳還在,那就好了。其實,他們都這樣想的,不是嗎?

和傑克與羅絲的戀情不一樣,他們褪去劇烈的熱情,然後以更多的安靜與溫柔來替代。人老了,愛情只是變得比較不好動而已,他們還是在的,就在夕陽染紅的地平線上,等你們牽手漫步走去。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寂寞開在心事旁 隨手种一些傷感
不讓星星來窺探 找個沉默的夜晚

找個沉默的夜晚 不讓星星來窺探
隨手种一些傷感 寂寞開在心事旁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聽完以後竟然沒有悲傷。相反的,胸腔裡面溢滿的是更多的無奈。嗯,真是林夕。他是將世界看得太透的詩人,看透了所以無所謂悲傷愉悅或情緒激昂,無奈就好了。

——我看見詞人走過的那條舊徑,沿路不曾灑下笑聲或眼淚,只有零零碎碎的嘆息。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oy-story-3.jpg

「玩具總動員」一與二裡那童年光景彷彿會一直天長地久地經營下去。玩具們幾次走失、被綁架,最後總是安然回到安迪身邊,安迪始終沒有長大,童年像很長很長的交響曲。那時候,大概彼此都以為故事不會有句點,以為安迪不會長大,以為彼此不會走散。但是,第三季裡安迪長成一個17歲會開車的少年了。

故事是這麼進行的:安迪要上大學去了,玩具們以為安迪已經遺忘了他們並且打算拋棄他們,因此開始了逃亡生涯——他們躲進要被捐獻到托育中心的箱子裡,然後被送往托育中心。但是整座托育中心被極其恐怖的惡魔玩具所佔領,安迪的玩具們因此要再次展開逃亡:他們要回到安迪的家,至少被送進儲藏室相對不是那麼糟糕的事。

玩具們在逃亡的時候我掩面流淚:為什麼他們還要拼命回到那個要將他們遺忘的地方?(他們不是不知道,他們知道被鎖在黝暗潮濕的角落 是他們的未來,那他們為什麼還要拼命回去)。然後我竟然開始害怕起長大這一回事,好像長大了真的會恨下心來拋棄過去那些不敢拋棄的,大人們說這是理性思考。但是玩具們不知道,胡迪牛仔說:我們要一直呆在安迪身邊,陪著他……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cekacang1.jpg

Botak坐在木橋上讓打架魚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後靜靜聽她說她的故事。她其實真的不是那麼強悍粗暴,像是漂游很久的鬥魚,遍體鱗傷,真的累了。她需要流淚、需要擁抱、需要依靠,她需要靠岸——Botak很喜歡她,不曉得她知不知道。不過如果不說穿什麼,有時候可以這樣到老也不錯。

icekacang4.jpg

Botak總是躲在黝暗的閣樓裡畫她的樣子,靜謐得好像一場神聖的儀式。他孱弱,甚至泡不好一杯咖啡,於是自卑得認為愛上打架魚是一種褻瀆的罪,而這些畫作是他的罪證。然後他竊竊地想像如果這些畫被發現,自己過往努力維持編織的幻夢都將崩裂,無可挽回。所以,他只能孤獨地守著閣樓,守著自己暗戀一個少女的秘密。

icekacang2.jpg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篇極度沉悶、冗長的文字,既非影評,也不是感想。目的不過是為了記錄。希望不會影響各位對這部電影的興趣。)


巴東老師在《現代藝術鑒賞》課上放《大話西游——仙履奇緣》,周星馳早期的一部電影。電影延續周星馳的無厘頭風格,很funny,很荒謬,但像老師說的,這些無厘頭funny和荒謬都在討論一些很深刻的課題。比如羅家英的only you,其實有點曖昧。我把他詮釋為對孫悟空的依賴。



電影主題是愛情(愛情像是永遠寫不完的詩)。周星馳飾演的至尊寶來回穿越時空,只為了尋找自己的妻子白晶晶。但這一次,讓他遇見了紫霞。他原來不喜歡紫霞的,但紫霞卻愛上了他,原因很簡單,因為他拔出了紫霞的寶劍。和《天龍八部》里的木婉清一樣,紫霞許諾,非拔出寶劍的人不嫁。偏偏至尊寶拔出了寶劍,而使得女人對男人死心塌地。這也許是暗喻“緣分”的奇妙,火花就這樣突然迸發。

我知道,愛一個不愛自己的人有多么孤獨多么寂寞。多數時候,那樣的癡戀也很痛苦。可幸好,紫霞面對的是一個會說謊的人。本來對至尊寶失望了絕望了死心了要一劍刺死他,但這時候至先生就說了句千古名言:曾經有一段真摯的愛情來到我面前,但我沒有去珍惜,直到它失去的時候,我才追悔莫及。如果上天可以給我再來一次的機會的話,我會對那個女孩子說三個字:我愛你!如果這段感情要給一個期限的話,我希望是—— 一萬年!這是謊話,是為了月光寶盒與白晶晶而說的,但面對它的卻是深信不疑的紫霞,她要如何抗拒呢?或許她早就已經死心塌地了,也不猶豫,就相信了那一萬年的誓言。

戲劇發展到后來,紫霞被逼嫁給牛魔王,而至尊寶在水簾洞里遇見了自己尋找了許多時空的白晶晶,并且開始籌備婚禮。他也許忘了紫霞,但也未必,他在夢里,說了白晶晶的名字90多次,但說了700多次紫霞的名字,誰真正留在他的心里變成了耐人尋味的問題。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和慧仪msn聊到了电影。她介绍我看《送行者   礼仪师的乐章》(中译“入殓师”),说故事感人,情节很棒,还赚人热泪,并且刚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电影”(后来才知道她自己还没看过)。于是,很冷很无聊的晚上,我打开PPS戴上耳机,走进电影里的世界。

090312110333_68365.jpg

电影在探讨死亡。死亡这东西很敏感。很多的人会认为死亡应该被遗弃。正常的生活应该是排除死亡以后挂上笑容的态度。死亡,说出来是要折寿的。

主角是服侍死亡的入殓师。他曾经是生命的歌颂者,而后来竟要歌颂死亡。他显然很不甘心,心里在挣扎。

后来,他窥见死亡里有一丝让人心动的因素:他看见他师父给最悲惨的死亡打扮,漂亮地送行。他深刻理解,死亡可以很美丽。他开始坚信,最悲惨的离别也该为往生者留下最美丽的容颜;最凄哀的分手也该拥有最动人的结局;泪流的最后,应该换来最美丽的笑容。

他开始懂得,死亡其实并不与生命对立。死亡其实包含在生命之中,又或许,生命其实包含在死亡之中。

他于是歌颂死亡。

49c191d496536.jpg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australia_ver3.jpg

前些日子看了Australia。不得不说,这部片子并没我预期的好看,或许说,整部片子并非我预期的走向。

本以为澳大利亚是部将爱情融于历史的诗,看后觉得像是刻意的作文:男女主角的恋爱并没很深刻的描绘,并额外添加亲情、女权、战争等元素。于是,成形的电影就相对难以反映主题。其实,我猜想是否宣传海报予我的错觉,那副好大一张,男女主角拥抱在一起的海报,一直让我认为这部片子应理所当然的“铁达尼”,因此添入其他元素以后引起我的不惯?无论如何,电影中某些片段,譬如澳洲的夕阳、壮阔的山谷、浩瀚的风景、成群的牛只与马匹,这些都巧妙地为电影注入不少的“浩大”成分。因此,以浩大形容这部片子相对贴切。

婉琳说片子太长。确实,165分钟,能够媲美1997年电影“Titanic”。本没对时间有多少的意见,相反的更有少许的期待,期待Australia能像铁达尼那般热热闹闹走完165分钟,然后热泪满盈地走出电影院,哼着Celine Dion的My heart will go on。或许我在看完Australia以后确实哼着片中反复出现的Rainbow,可眼睛却因呆在冷气房里太久而干涩,总觉得少了什么。

确实,少了泪水。165分钟,少了泪水很干涩。

然而,细细体会,也许真能从中萃取一些让人怦然的东西。努拉和祖父、努拉和Ashley Lady、努拉和Drover、然后Drover和 Ashley Lady,关系与关系之间是确确实实存在着情感的,虽然在叙述上并不够彻底,可至少还能让人有一丝的感悟。相较于一些没营养的片子,Australia算是成功地将时代与时代做远远的遥控并以此唱出一段史诗。

165分钟,唱一段旧时代的叙事诗。

ps:不得不提,男主角湿身的一幕很成功地引起观众的共鸣(也许这是婉琳没出走的原因^^)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