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一

阿吾倚在窗台上看大雨下了一整個晚上,唰唰唰,世界一片模糊,雨水變成一堵牆,把他隔在世界以外的地方。他看不見一絲光,雨聲覆蓋了整個大氣層,淹沒了屋前的整片太平洋,他在想,是不是要世界末日了?

P仔放進屋裡來了。阿吾害怕狗屋在這個晚上會被大雨壓垮,所以幫它抹乾了身體讓它睡在木製地板上,還額外鋪了張毛巾給它。P仔現在正沉沉睡著,世間的一切這時候都與它無關(阿吾想,它關心的大概只有洗澡和食物罷)。

他們是海岸旁的一戶人家,一個人一隻狗,最近的鄰居在三公里以外的沙灘上,除非非常緊要,否則阿吾不跟他們來往。阿吾並不是覺得鄰居們不好,阿吾只是覺得,世界擠進太多的人會讓人厭煩,但他盡可能不想討厭任何人,尤其那些人都是好人。因此,他選擇和一隻狗同居,盡量不去和人說話,餓的話用當救生員賺來的錢買簡單的食材隨意料理,孤單的時候將P仔抱到海灘上教它衝浪(P仔現在會爬上1層樓高的浪頭了),累的時候就在床上睡死,寂寞而想談戀愛的時候看A片然後默默自慰—— 一切都那麼單純(要說單調也可以),他樂在其中。

現在雨垂成一堵牆把他隔絕在自己的房間裡面。外頭怎麼了他並不了解。大概也沒必要知道吧,雨停了以後,世界還是這個世界,依舊。他以為。然後拉上窗簾,熄了燈,拉了條棉被睡在P在身邊。

雨下了一整夜沒停,所以天亮的時候繼續。阿吾醒來的時候發現時鐘停擺了,時針分針和秒針停在昨夜熄燈就寢的那一刻。他後來發現屋子在晃,P仔沒好氣地到處跑跳,他大聲喝止,嘴裡喃喃念著詛咒然後一邊伸手去掀開窗簾(倒數0.5秒,後來世界就真的變成他一個人的了),窗簾掀開,他的眼前仍然一片雨牆,然後他透著日光卻可以看見浪花晃漾,房子因此隨著搖搖晃晃。他突然覺得慌張進而覺得噁心然後覺得害怕,衝到木門去把鎖打開然後深深吸一口氣,一二三,開門,然後啊,世界是一片海和一陣雨。

“我是不是在做夢?”

他最終意識這一切都是事實。他以頭撞牆,咚咚咚,然後血溢出來了眼淚擠出來了汗流出來了,然後他從這些疼痛、恐慌、難過之中體認到事實真的是事實。他極疲倦跪倒在門旁,看著大雨澆濕眼前的太平洋,他應該怎麼相信這一切就是真的?於是他的眼淚就不自主地流出來了,只是眼淚在流,他並沒發出類似哭的聲音,他極度無助,力氣從他身上像被吸塵機吸走了一樣,一點一滴被抽乾。P仔坐在他身邊用舌頭舔他的淚,然後跑到後房去使勁拖出衝浪板擱在主人身旁,它看見海,但它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小P,以後我們真的就這樣一個人一隻狗了。”他伸手摸了摸P仔的頭,眼淚仍倔強地攀滿他整張臉。荒洋之中,有屋子在漂流。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