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遲到了。我從新山到吉隆坡,從吉隆坡到霹靂,再從霹靂回到新山,這一趟旅程要找臺電腦很難,要找臺能好好輸入中文字的更難。所以有好多的文章只好留到今天。是的,今天,我回來了。

先來說《南回歸線》。

P1050281.JPG

離開新山的前一天到寬中去看了《南回歸線》。那天晚上,和國豪、琇琦、美慧拿著學生票(沒錯,我們四人中已有三人早已畢業)大搖大擺走進禮堂,摸黑坐在禮堂里的最后幾排等著表演開始。最后DJ司儀出來了,我記得是新加坡電臺933和100.3的當家DJ,口才自然一流,主持時自然也沒冷場。他們細數當年,而那樣的“當年”聽起來竟似離我們好遠、好遠。我在寬中六年,聽過寬中曾經是音樂的田地,陳微崇老師像播種者,殷勤地灌溉,于是音符像大樹一樣長得好高好高,無論站得多遠,都仿佛可以瞧見南方靠海的地方有音樂飄起。這么想,我忽而覺得自己是不是錯過了什么:那些很高的大樹,很茂盛的葉子,篩走陽光所有的暴力,讓它的溫柔在樹下流動,樹下有人抱著木吉他,寫詞譜曲,彈彈唱唱,交織成一個浪漫的年代。

后來那些音符好像流浪出走了。流浪啊流浪,流浪到海對岸,流浪到很遙遠的天涯。好多年過去,離開的音符好多,回家的好少。

南回归线01.jpg
終于,有音符南回

終于,有音符南回。所以有了《南回歸線》。那個晚上我看見許多離開的校友,他們有的寫詞有的譜曲,有的寫詞譜曲又唱歌,每一個都是耀眼的星星。我沒想過,當年出走的音符竟然變成了《伯樂》、變成了《眼淚成詩》、變成了《原諒我就是這樣的女生》,變成了那些你我熟悉的聲音和詞句。

我和朋友坐在禮堂后邊,所有的一切看來就那么渺小,可我在那渺小中卻看見了夢想的巨大。那些因為音樂而努力,抱著吉他執著得把音樂當成情人的人,把音樂編織成一個巨大的夢想。于是我突然想起了詩,想起來詩也是我的愛人啊,我和她是不是也能擁抱著編織我們的夢?一直到最后,我感動了,好像今天在場的人都為了觀賞夢想而來。

出走的音符最后在戴佩妮的演唱和學生們的歡呼尖叫聲中回家了。這天晚上,寬中有溫柔的音樂相伴,海風輕拂,最后也慢慢睡著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垂華 的頭像
垂華

老垂的陋室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乖孫~
  • 感覺是一個很不錯的音樂會[應該是把==]
    哈哈
    突然想起來很多民謠
    琅琅上口且不會忘記的曲風^^
  • 哈是很不錯的音樂會啊
    如果你在新山我會找你來的哈哈

    垂華 於 2009/07/13 12:47 回覆

  • 佳润
  • 可惜我没得去看,
    错过了黄威尔的表演!!!
  • 哈哈他的表演很精彩
    好多人尖叫哦

    垂華 於 2009/07/13 12:4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