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eb 10 Thu 2011 00:23
  • 密碼文章 無題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
  • Feb 10 Thu 2011 00:13
  • 燦爛

注定了所有一切將於最燦爛之時殞滅,如煙火。所以一朵玫瑰也將因盛放而凋零,如愛情。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寂寞開在心事旁 隨手种一些傷感
不讓星星來窺探 找個沉默的夜晚

找個沉默的夜晚 不讓星星來窺探
隨手种一些傷感 寂寞開在心事旁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Feb 09 Wed 2011 18:03

曾經一起報告的同學一句話也不留就從綜合院館13樓以極速往下的姿勢離開了。感情不深厚交往也並不密切,所以沒有巨大的不捨或心疼。只是想起偶然會在校園的某一角看見他行色匆匆的身影,步伐異常迅捷,好像隨時隨地都在趕赴一場約會。有時候難得照面揮手招呼,也總是那麼匆忙,好像勉強牽起僵硬的笑容,完成一場毫無意義的社交儀式,然後就要彼此趕路了。也許,當時大家都想,反正只是擦肩的緣分,沒必要為彼此駐足停留,更無所謂多說幾句了。

仔細回想,他總是形單影只。所以他是孤獨的吧?那樣急匆匆的步伐沒有人跟得上他?抑或他有意將他人拋諸於後,覺得沒有人能理解他步伐迅捷的原因?抑或每個人都甘於站在他身後看他遠去的背影,心裡總是抱著好奇,但搔一下頭轉個念也就不想繼續追尋?我不知道,只是記得總在綜院前的花園看見他逐漸遠去的背影,像一片汪洋裡被暴雨和巨浪擁抱的扁舟一樣憔悴,一樣寂寞。他真是那樣瘦削憔悴的男生啊。

現在離開了,也不輕易留下隻字片語,好像真的是下定決心要將世間的一切拋諸身後自行先走了一樣—— 一個人來所以一個人走,你們不懂。只是對這個世界還欠缺一個交代,所以留下一句抱歉,倒成了離開時候的記號。

這也算是他一貫的作風吧?我不知道,我們啊,只是僅僅幾次輕輕地擦肩而過罷了。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把悲傷說出來其實也不奢望別人能懂,畢竟痛的還是自己,沒有人能完全熟悉另一個人身上的傷疤。但總是要說的,至少在說出來的這個過程裡,我們又對自己誠實了一次:唔,我好難過,我好失落——也許沒什麼療效,卻總算證明了我們還擁有凝視自己瘡疤的堅強與勇氣。

不過,有些感受游移在巨大悲傷的邊緣,彷彿空難以後飄搖而降的降落傘,隨著風以為自己解脫了,最後卻卡在大樹的枝椏之間。這時候,望著距離自己僅有幾公尺之遙的土地搖晃懸在半空的雙腳,哭不出來也笑不出來,只能興嘆。這種懸在半空的無奈,就算誠實面對了也無法解脫——它既不讓你墜入深谷,也不讓你安穩降陸,而將你玩弄於命運的股掌之間,你想死,卻直覺地認為活著就有下陸的機會,但卻不知道究竟要等到哪天哪夜。於是個人意志孤獨地掙扎,最後像繃緊的弓弦一下子斷掉……

所以,流淚大哭總比只能哀嘆的傷好多了。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儀恆說:「每個人都要擁有戀愛的感覺,這是必需品。所以喜歡一個人也是正常活著的一種方式。」大概因為這樣,所以總有許多人明知最後會到不了盡頭,卻還是要愛得義無反顧吧。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
  • Feb 08 Tue 2011 01:34
  • 密碼文章 自嘲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