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拎著黑色塑料垃圾袋,沉甸甸地走進市中心人群裡。中午的太陽正好鑲在兩棟高樓之間,日光落下,柏油路炙熱,他骯髒赤裸的腳板卻不覺得滾燙。

他走到一座商場前的空地,放下垃圾袋,站定,然後掏出被壓扁的菸盒子,仔細掐起一支菸,叼在嘴角點燃。 

身後的行人交通燈閃了閃,轉成了綠色。斑馬線兩旁的人潮開始游動,由島至島,各自混入彼岸的建築、攤位、人群裡。 

人,都是人。墨鏡、口紅、皮鞋、高跟鞋、襯衫、西裝褲、迷你裙、套裝,各式打扮的人穿透他單薄的身子,沒人理會像他這樣,穿破舊夾克,披頭散髮,嘴叼香菸的中年男人。 

流浪漢在這座城市裡並不是奇怪的族裔。 

一個月以前,也是這片空地,他撐起陽傘,擺了攤子,散賣書報。那時候也沒人特別關顧他,可他並不在意,就只是躲在遮陽傘綻開的陰影裡,翻閱那些待售的舊小說。直至某個,像今天這般悶熱的下午,幾個身著雪白制服的壯大官員才突然閃進他的陰影裡,將攤位上的書報掃進紙箱和垃圾袋中。 

大學的學費沒繳,他自動休學,那些舊書報是全部身家。他起身制止,伸出手想將箱子裡的書抽出來,但還沒來得及碰觸書脊,就被其中一個官員打在地上。 

沒有說話的機會,拳頭如雨落下。 

最後,遮陽傘下只剩下兩張空蕩蕩的塑料桌子,受傷的他,以及那本正在閱讀,卻被踩得稀爛的小說。 

他突然發現眼前站著一個巡警。漆黑制服,手抱在胸前,直直盯著他。他避開巡警的目光,繼續抽菸。 

靠近商場的玻璃大門旁,設一個促銷攤位。迷你裙女孩拿著麥克風,正介紹一款新穎智能手機。女孩身旁有個人裝扮成小丑,免費派送卡通造型氣球。小丑雪白的皮膚背後,有一雙通紅眼睛。他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知道。 

一個婦女牽著女兒從簇擁的人群裡走出來。女兒手上拿著氣球,踱輕快腳步,遠遠看見他,就向他揮一揮手中的氣球,裂開雪白的牙齒開心燦笑。 

他也笑了笑,不是刻意的。 

巡警依舊盯著他。 

他深深吸了口菸,一邊吐氣,一邊將還剩一半的香菸彈在地上,用腳踩熄。接著,彎身扯開那黑色垃圾袋,從裡面提起一桶沉重的液體。他將桶子舉到胸前,乾淨利落地將蓋子旋開,湊近鼻子聞了聞。 

日光還在頭頂,他覺得熱了。那部被踩得稀爛的小說,裡邊的主角,就是在這樣的天氣裡誤殺了一個人。但他沒有繼續回想小說未完的情節,就舉起桶子,將裡面的液體傾倒在身上,沖出一陣濃厚的火水味兒。 

這時候,行人們開始圍簇在他身前,手持相機與手機。而那巡警早將頭上的帽子摘下,背著手拿著,遠遠離開了。 

他遊目四顧,輕輕嘆了口氣。 

他又掐出一根香煙,叼在嘴上,掏出打火機湊近,嘶、嘶、嘶,點燃。

創作者介紹

老垂的陋室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