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n 07 Wed 2015 23:55
  • 跨年

「你總不能兩次把腳伸進同一條河流裏。」


我不知道 要在什麼地方標上逗點
或者。

如果可以向過去告解
向未來告白
我們為什麼需要持續複習歷史
並且重複兩次悲傷?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19 Fri 2014 02:35
  • 無題

到窗邊撣你的髮香
微雨傾城
夜晚,忽然掠過我的鼻尖
叫我輕輕打了個噴嚏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和朋友談論愛情。我說,愛情在過去,在此時,但不在未來裡。

戀人們的過去擁有愛情,現在擁有愛情,但是未來多變,只能寄望,不能確定愛情的存在。或許,他們只能一起牽手走進那未來裡,愛情才真的存在,但走到的時候,它就成了當下。於是,戀人們能做的,只有把握當下。 

我想起了Interstellar.

blackhole  

這是諾蘭近期交出的佳作,雖然情節與橋段不比以往細膩,但他嘗試處理的是更深遠、廣闊的議題——一個人情(人性)與時空(命運)的抗衡。他將主角擲入宇宙的寬廣無垠,讓他們在時間裡流浪,去探索未知以及試驗「愛」如何長存。於是電影裡有了一段經典對白:人類的悲哀,是我們無法讓自身的憐憫(或愛)擴及視野之外的遠方。

整部電影的時間是個巨大的圓圈,一段輪迴。地球的末日,女兒墨菲房間裡出現所謂的「鬼魂」,布萊登教授所謂的「他們」。「他們」藏在時間背後,為墨菲與庫伯展示種種提示、密碼、「神蹟」。直到庫伯飛躍星際,宇宙濃縮時間,落入黑洞以後,電影才揭開謎底:原來所謂的「鬼魂」或「他們」原來是庫伯本人。

是庫伯在安排他(們)後來的命運,以至他最終頓悟著朝耳機另一邊的機器人大喊:你還不明白嗎,沒有「他們」,一切都只是「我們」——是「我們」為自己往後的命運埋下了伏筆。

然而,我想諾蘭並沒有完全否決「他們」的存在——一個在我們理解與視角範圍之外的「他們」,或我們稱之為神,或我們稱為命運——諾蘭並沒有解釋,最初、最初,是誰將我們擺在這樣的時間輪迴裡的(是誰將我們擺進了神的遊戲?)。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法國殖民年代末尾,阿來伯就已經是軍中上校。他領著第一獨立隊,深入半島叢林中遊擊作戰,憑借少年時期在林野中生活的經驗,給法國軍團出其不意的重擊,曾經一舉殲滅敵軍三支精良部隊,繳獲好幾批軍火,俘虜無數,戰果顯赫。

當時的日不落帝國惟恐反殖民情緒擴展,於是出動皇家直升機,裝著劇毒除草劑,千裏迢迢來到在叢林上空潑灑。那一天,阿來伯領著部隊正準備伏擊數十輛運在軍火與糧食的車隊,匆匆忙忙往森林邊境趕路。他已經好幾夜不曾睡好,淩晨醒來的時候神志模糊,忘了戴上軍帽,就背了步槍提著軍刀與同伴們漏夜趕路。

第一獨立隊成員皆是精英,腳程極快,還未見著日光,就已經接近森林邊緣。副隊長這時提議休息,阿來伯允諾,於是在距離法國軍團車隊必經要道前半公里處停下喘息。阿來伯派了好幾名士兵在部隊四周巡視,提防法軍突襲,直到日光撥開層層葉隙,透進潮濕陰暗的森林裡。

阿來伯抬頭看看日光,下令整裝出發。忽然,天空轟隆隆巨響大作。從葉片隙縫中,阿來伯見到一批直升機飛過,慌得大喊快找掩護!——第一獨立隊隊員果然優良,頃刻在大樹、巨石、攀藤、獸骸之間找到藏身的角落。阿來伯也靠在一株巨大、不知名的大樹之下,屏息而立。他看見林葉之外的直升機匆匆飛過,尾部噴著一團橘黃色濃霧,心裡惴惴不安。

莫不是被間諜出賣,要來轟炸了?阿來伯猜測,但凝神細看,那些直升機不像配有炸藥。突然間,他背靠的那株大樹劇烈顫了一下,彷彿打了個噴嚏,接著莎莎巨響——他抬起頭,發現大樹伸出的四枝逐一癱軟,枝幹上的葉片撲簌簌凋落,一片接著一片,以優美姿勢旋轉、旋轉、旋轉。

他伸手接著其中一片葉子,發現葉片枯黃、龜裂,水分在瞬間被吸乾,像被烈焰燒灼。他不明所以,直盯盯看著葉片發呆。

後來,直升機游過森林的領空,炸彈沒有落下。確認危機解除以後,游擊隊員們重新聚在一起。阿來伯站在眾人之前點算人數,全員到齊、沒有傷亡。副隊長這時候驚訝地指著阿來伯的頭,高呼Oh my God——阿來伯伸手摸了摸頭頂,但覺鬆軟軟的彷若無物,卻一把抓下一縷雪白的頭髮,還沒回過神來,眼前就已飄著一絲又一絲細髮,桃紅柳絮白,他來不及反應。

那一天,他們成功伏擊法國軍團卡車隊。法軍死傷慘重,後來一位倖存軍官書寫回憶錄,追憶敵軍之中一位讓人聞風喪膽的上校,稱之為光頭阿來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拎著黑色塑料垃圾袋,沉甸甸地走進市中心人群裡。中午的太陽正好鑲在兩棟高樓之間,日光落下,柏油路炙熱,他骯髒赤裸的腳板卻不覺得滾燙。

他走到一座商場前的空地,放下垃圾袋,站定,然後掏出被壓扁的菸盒子,仔細掐起一支菸,叼在嘴角點燃。 

身後的行人交通燈閃了閃,轉成了綠色。斑馬線兩旁的人潮開始游動,由島至島,各自混入彼岸的建築、攤位、人群裡。 

人,都是人。墨鏡、口紅、皮鞋、高跟鞋、襯衫、西裝褲、迷你裙、套裝,各式打扮的人穿透他單薄的身子,沒人理會像他這樣,穿破舊夾克,披頭散髮,嘴叼香菸的中年男人。 

流浪漢在這座城市裡並不是奇怪的族裔。 

一個月以前,也是這片空地,他撐起陽傘,擺了攤子,散賣書報。那時候也沒人特別關顧他,可他並不在意,就只是躲在遮陽傘綻開的陰影裡,翻閱那些待售的舊小說。直至某個,像今天這般悶熱的下午,幾個身著雪白制服的壯大官員才突然閃進他的陰影裡,將攤位上的書報掃進紙箱和垃圾袋中。 

大學的學費沒繳,他自動休學,那些舊書報是全部身家。他起身制止,伸出手想將箱子裡的書抽出來,但還沒來得及碰觸書脊,就被其中一個官員打在地上。 

沒有說話的機會,拳頭如雨落下。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片因溫度相疊而生的雨林
不足與外人道

甚至因撫摸而挺拔的神木也同樣

我們於是將所有的風景折成小舟的樣子
讓它們沿著兩行淚水
一點點 一點點
各自流徙

一點點 一點點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千年以後,這片海會慢慢   慢慢
慢慢消退

有個漁夫   經歷了第十五次世界大戰
躲過一枚核彈
在家門口掀起的笑話

他牽了艘舢板   從岸邊茅舍游過
一灘浮游的貓、狗、山羊
最後 在大約中央的位置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27 Fri 2014 18:16
  • 告白

或如一隻蒼蠅振翅
正巧就安置在你的枕邊

陽光如碎玻璃一樣扎人
窗外那條路,一隻狗被吉普車碾成
地平線
我剛從那裡回來
却無意束緊你的眉,也無意
勾起黑色、粘膩、發臭的夢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