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  
早餐的時候他到相熟的咖啡座點了一杯咖啡,老板卻給他做了兩杯,「咦,你不是一直買兩人份的嗎?」——他沒說什么,付了兩杯咖啡的錢,提著袋子走了。他上車以後於是還給旁邊的位子系安全帶,「啪」一聲鎖住了空氣;午餐時點了兩份美式牛肉吉士漢堡,他把自己的薯條吃完,將沙拉里的洋蔥都挑到對面的盤子上,她愛吃;他提早五分鐘走進教室,選靠窗看得見風景的位子,在自己後面的空位子擺一本筆記,等一個人來;看電影的時候,他買了兩張票,角落,他一邊嘲笑熒幕里的男主角一邊將左手的爆米花舉在左邊的空位子上,仿佛有人會拿。他後來沒吃晚餐就回家去了,開了他們倆最愛聽的那種輕柔爵士,就徑自走到浴室里去刷牙。他面對鏡子擠牙膏,才發現,他們終於兩個人了—— 一天的寂寞空虛想念幻覺也就到此結束,雖然,他終究不曉得自己究竟是不是一個人。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