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們老了
山上的茶花不會再開
木窗搖進雨絲 打在破敗的木桌上
我們在桌上豢養的太陽 暈成
一抹很淡、很淡的光

你坐在搖椅上 讓螞蟻從腳跟開始蛀蝕你
那上面殘存着海潮咸

我們一起到過的海灘插滿旗幟
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
我們各自有了散步的行程
你朝向荒蕪的山嶺
我朝向更荒蕪的過去

在那裡,他們才剛要開始
開始否認核電廠發生洩漏
否認種族清洗
否認各種政治迫害

而你開始否認我……
(我們曾經那樣親密的存在)

我還天真地想,也許我們要再老一點
老到可以重新相愛

創作者介紹

老垂的陋室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