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写写东西,真会忘了文字的触觉,所以纵容自己唠叨一下吧。

毕业一段日子了。说实话并没想像中的好玩。确实,自由多了,可以光明正大的偷懒好久好久也不必被良心谴责,糟的是在这段日子里身边的一切突然沉寂,本来熟悉的身影、声音、光景、片段,都在“毕业”这词背后隐匿起来,也难臆测他们的消失是暂时的抑或永远的。总之,身旁的寂静总让人觉得恐慌,像是害怕会失去一些东西,可手伸出挥了挥,却总又抓不住什么。于是心想,失去的会仅仅是个意象或理念吗?我不知道。

生活的次序也没被毕业打乱。少了上课的时间,于是开始以往长假时的生活。晚上11时爬上床去(确保电视上没播任何好看的节目以后),早上习惯性的8点睁开眼睛,然后买了报纸坐在咖啡店里在早餐前看完。回家以后坐在椅上,看了第五波播放的由Oprah主持的美国访谈节目,之后边听着披头四或空中补给边让自己沉入书堆中。偶尔又扭开电视,不然就上网看看有没有新的邮件或留言。虽然轻松,然而这迟早也将成为新的“规律性的日子”。那时也会厌倦。只是这个时候,真是没其他的色彩能填入我生命中的空白位子了。

最近重看村上春树《海边的卡夫卡》,之前一直没认真地好好看,现在静下心来,发觉其实也是一本有趣的书。看完以后再写书评吧。披头四也是很好的乐团,也想给他们写写一篇文章呢。假期是立定目标的好时期,把目标一一达成也是一种幸福。反正毕业后的日子是绝对属于自己的,真能让自己恣意挥洒。

ps:葵葵说得没错,突然觉得自己好笨。昨天竟又干了件......没有回报的事......==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