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開始相信
你的肛門裡沒有惡臭與羶腥
沒有糞便
深邃的通道刻滿你私印的法律

我肛交你
在你呻吟喊痛的同時
我復又相信   是非的關鍵詞與
肛門相關而無關「正義」

你說這個國家
經濟與政治
權力與家族
宗教與黨派
插頭與插座
牛排與叉子
他們可以肛交
但我和你的肛交卻乾涸得悲哀

於是我要一次又一次抬起你的屁眼
朝天
佛祖上帝與我們不可賦名的神
將賜你甘霖
為我潤滑你

我要肛交你 然後高潮你

創作者介紹

老垂的陋室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匿名
  • nice:)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