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如一隻蒼蠅振翅
正巧就安置在你的枕邊

陽光如碎玻璃一樣扎人
窗外那條路,一隻狗被吉普車碾成
地平線
我剛從那裡回來
却無意束緊你的眉,也無意
勾起黑色、粘膩、發臭的夢
可你只是



就將我拍死在乾淨雪白的牆了

 

創作者介紹

老垂的陋室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