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夜店認識那男人。舞池里跳舞時,不知道什么時候男人已經湊近在她身旁扭動,後來一起喝酒、攀談,都發生得自然而然。最後男人很體貼地為她披上外套,說不如一起搭計程車走吧,她也答應了。

那晚上,他們愉快地做愛。

早晨,她望著身旁男人赤裸的背脊,想起自從來臺灣念書,害怕遠距離,大一那年索性就和在家鄉的男友分手,已經空窗幾年了。如果是身旁這男人,她也許能再度被愛情包容才是。帥氣,體貼,談吐也幽默。

手機鈴聲卻在這時候響起。男人魚一般翻騰了一下,伸手將床柜上的手機捉進棉被里。一陣靜默以後,男人才用極不標準的馬來話,在棉被里小聲地說:

Tak-da sayang, makan sarapan dengan cikgu saya sekarang.(沒啦親愛的,我正和老師吃早餐)

創作者介紹

老垂的陋室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