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學長、學妹聊起了宗教與偶像崇拜,學妹酷酷地說,她差點就創教了。

「那時候還小學三年級吧」,學妹吐了一口菸,我咽了口唾沫,有點不敢相信。

「我那時候在班上有點神秘感。扯起人的前世今生。因為小時候到九王爺之類的廟裡去,媽媽說我是某個神明的乾女兒,自此我就覺得自己生來不凡。」

「有一次我跟班上的小朋友談起命運,說你未來會多苦厄,他竟然相信了,從此追隨我,變成了我第一位信徒。然後,越來越多小朋友相信我說的,每每下課,就來讓我『算命』。」

其實,只要信口胡說,說些人家不可知而你堅信的故事,人家就會因單純無知與對神秘的無限想像和嚮往而相信你了,學妹笑了笑,她竟爾一早就知道如何以未知與好奇操弄人心。

「後來隔壁班有位女同學感到不屑,自己也『創教』。一次在廁所遇到,大概類似王不見王的心理作祟吧,她竟然在我面前表演起靈魂出竅。」

那場景說起來真像香港鬼片,女孩在橫列的鏡子與洗手盆前翻起了白眼不住顫抖,然後忽然一動不動,顯示她靈魂已飛到了九霄雲外。學妹說她看了只是冷笑,「因為我深諳那騙人的法門與心態,打從一開始就不相信她了。她一動不動好久,然後上課鐘聲響了,我徑自回到教室,留下她一個人呆呆地站在廁所。」

我們笑了起來。

但我後悔的是,我做錯了一件事,學妹又點了根菸。

有個小男孩顫顫地來找我,說想知道我究竟有多厲害,我叫他伸出手來,看了看,然後淡淡地對他說:「你爺爺正忙著找女人呢。」

我可以想像,小男孩眼神裡擠出黑色的恐懼,心裡怦怦地跳。回到家裡,他看他爺爺的眼神自此就充滿鄙夷與不安。多可怕的心理折磨。

所以,自三年級以後,我就一直惴惴不安,不曉得我跟那男孩帶來了什麼樣的災害。也因此,我不再相信那些神秘無謂的事物了。

後來,我想起王文興的小說《命運的跡線》,班上同樣有個「先知」,下課時候小朋友都來給他看掌紋,有個男孩,也是顫顫地來,先知看了就說,喏,你這條命運線極短極短,活不長久的。

小男孩崩潰了大哭著跑回家,在廁所裡,用父親的刮鬍刀(?)狠下心用力在那條象徵命運的掌線劃了長長的一刀。

那時候他大概心想,這樣我會活得長久一點吧。

真可怕。

創作者介紹

老垂的陋室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