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的時候偶爾小貝會到她的房子去小住,多數都是去了夜店回來,醉醺醺不方便回到學校宿舍的時候。日子漸久,她有時候找不到人吃飯,也會買了幾樣小菜、白飯,到那小房子去找她一起吃。倆人後來漸漸習慣彼此,覺得有個姐妹真好,開始會扯些心事。

有一次,她問小貝你男朋友呢。小貝愣了一下,仿佛才想起自己原來有個男朋友似的,就說他已經當兵去了。

「唉喲」她說,假裝擔心,「像你天天泡夜店,他一定害怕兵變了。」

小貝哈哈哈笑了,覺得尷尬。其實自男友到兵營里去的一個月以後,已經有好幾個男子向她示好了。有時候她覺得等待很累,像汪洋上漂泊的小舟,就想不如找片沙灘,讓愛靠岸吧。

「想想而已。」她在心里這樣對自己說,敲了敲自己的頭。

後來大四,倆人參加過了學校的畢業晚會,就衝到市政府那家光亮的夜店續托,最後一身醺醺然的酒氣。 4點過後,幾個男的說要載小貝回家,小貝傻笑說好啊、好啊,但不知怎的,她一把將她拉著,走出店外攔了計程車走了。

又是那間房子。

她讓小貝躺在自己的床上,說你真傻,最後一年了,哪個男生不想趁機下手啊。然後又說了幾句江湖經驗談的老話,小貝卷縮在棉被里,也不知道有沒有在聽。

她走到浴室,捧一盆熱水回來,替小貝褪去小禮服,用熱毛巾給她擦身體。

「你的胸部小小的很可愛嘛」,她一邊說,一邊細細擦拭,「一身酒氣,明天醒來會宿醉的。」

突然,小貝「哇」一聲,說要吐了要吐了,趕緊俯身到床腳下去。她看了沒好氣,說你不要吐,這里有盆子,你吐在里面,還一邊伸手在小貝赤裸的背上輕輕拍撫。

小貝停止了,只作了嘔吐的聲音,但並沒有真的嘔吐。她漸漸抬起半身,斜靠在她肩上。她於是撥了撥小貝的劉海,想給她擦臉,這才發現小貝微瞇的眼睛在看她。也不知道為什么,她覺得小貝迷蒙的眼神里,她的影子好像很久以前就被鑲進去似的,仿佛,自原初神造出了人以來,她就是屬於她的。

她輕輕親了小貝一下。小貝沒反抗,只是稍稍一愣,然後,自己也湊上去,貼在她的唇瓣上了。

像前世情人,輪回成蝴蝶,現在才找到彼此。

她想起朋友說的,酒後會亂性,現在真的亂了。但反正有什么事,明天再說吧。



創作者介紹

老垂的陋室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