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學時代,手淫被作為一種圖騰,供奉在校園里的每一間男生廁所墻上。頑皮的男同學會趁美術課或書法課清洗筆刷、毛筆的時候,用殘余的墨汁在墻上將男性生殖器大大的畫出來,有時候還兼有精液的圖樣在頂端噴發,以及卷曲稀疏的毛髮。

那時候這些對於我都還是禁忌啊。我甚至覺得那是一種罪,對身體侵犯、褻瀆的罪。一直到高中趁家人外出遠行,我偷偷摸到翻版光碟攤位買下人生中第一張A片的時候,我都不曾想過自己會涉入這樣的罪業中。

那一個晚上我初次橫臥在洗澡間,右手不斷在雙腿之間抽動,不自覺地雙腿緊緊夾著自己,直到一抹不可言喻的光亮閃在暗沉發霉的天花板,我獻出了初次。就是光閃現的那一剎那,我心中泛起莫可名狀的興奮、快樂,還有自責、慚愧,以及罪。那是我第一次凝視自己的精液,貼在廁所白皙的瓷磚上,仿佛屬於自己內心深層的某些東西也隨著被解放了。

我異常激動。躺著細聲喘氣。 

然而,這樣的感覺後來會漸漸稀淡。自慰通常會演變成洗澡的儀式,有時候未必是真的對性欲有所沖動,而是僅僅作為一種身心抒發(?)。一天結束,洗澡無事可做,就握著勃起的欲望抽動。越來越常這樣做的時候,人會漸漸對這回事失去感覺。

直到那天我枕在墻上,扶著自己孱弱的器官大力抽動。沖涼房飄散著熱水的蒸氣和沐浴乳的淡香,花灑不斷沖刷自己,好像想借機將我隨之而來的罪業洗凈似的。

我在極疲累的時候擠出幾滴奶白精液,大嘆一口氣慢慢滑落、靠坐在墻邊,本來閉著的雙眼,看見午後的陽光閃進通風口來。

陽光和藍天。還有一群人正在外面行走。

就那么一瞬,我突然了悟,與手淫隨行的,不是罪,而是一種空虛,還有更深的落寞。而寂寞的男人,總是借著這樣的方式在消費自己的靈魂與肉體而已。

創作者介紹

老垂的陋室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草
  • 大大說的我非常同意哦,落寞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