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one,

我循我們來時的路來,卻發現景物變了。街角的咖啡座剩下幾片爛木板賣力撐著搖搖欲墜的記憶,雨正大,我心裡默默推算它們崩塌的時間。

那天,我撐著黑色的傘站在黑暗中手中正捧著才買的書,而你不理我徑自往前走,走得很急很快,我說慢點,水會濺濕你的褲腳;慢點,小心你會跌到;慢點,等等我;慢點——而你似乎沒有聽見,是我的聲音太小了,被雨滴壓住了飄不起來嗎?

很快的你消失在雨中。我遠遠看著你粉紅色的傘盛開如一朵蓮花,壓低你瘦小的背影,你是傘下倩麗的幽魂,包容全世界的神秘與未知。你始終沒有回頭,而我仍在你身後呼叫。後來我想起那晚的事,才恍然驚異當時我為何竟然沒有追上去。我不知道答案,時間遠了,我們永遠都不會知道的。

嘿,你看窗外,這天的雨,和那天一樣啊。

12022011431.jpg  

創作者介紹

老垂的陋室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