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次夢斷都來不及握緊那些記憶,恍恍然醒轉,眼角有淚,好像在夢裡面遺失了甚麼。反覆好幾次,才驚覺"來不及"那麼具體那麼真實,然後才釋然:你捉不住的始終會溜走。我這才覺悟夢是殘忍的場域,它讓你懷抱美好與恐懼以後即讓你立刻遺忘,像雨滴落以後會被曬乾。你從來不曾記得那個時候是不是下雨了。

創作者介紹

老垂的陋室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