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wallpaper-heineken.jpg

他离去的那晚   你的房门外躺着
几支灵魂被吮干的  
啤酒的尸骸
你说   醉倒是件很容易的事
比说一句“再见”   更容易
把酒喝干就好
而那夜里,你的泪水反复把你浇醒
你发现自己醉不了

你摇晃酒瓶
发现酒精里少了他的影子
而冒起的全是想念
满满一支酒的想念
而最后什么都不剩
只有唇印遗留在上边
孤单得在等着谁来收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垂華 的頭像
垂華

老垂的陋室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玉
  • 偷懒来给你留言,哈哈,这篇不错,很有画面,想象到,
    突然很想唱一句,
    你问了我为什么开始喝酒,而且每次都喝醉(林健辉的听见有人叫你宝贝)
  • 哇哇~那你的考试不用理了啊?
    咔咔以后你边看我的诗就边唱歌吧哈哈

    垂華 於 2009/05/07 21:42 回覆

  • 徒弟师傅
  • 很有画面。。好。。。不懂做么特别喜欢这首诗=。=
  • 哈哈因为你也遗失了什么,脑子里一直浮起他的脸
    对吧?

    垂華 於 2009/05/09 20:0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