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5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船是地獄。

我們所處的空間比老家的草屋還狹小,空氣裡揮散著上千人的體味、屎尿味、嘔吐聲、咳嗽聲,止不住的呻吟。

我們緊挨彼此,無法躺下,無法屈伸長腿,無法從這頭走到那頭。我們守著屁股下一丁點潮濕的地板,被酸臭的空氣燠得枯萎衰敗,像江湖裡的落葉旋轉,不知方向,只待沈陷——

對了,我們在海的中間。每一天都有人被丟下船。那些生病、死亡的,船員要確保全員健康,品質管控,只好讓他們餵鯊魚。

一開始被丟下船的是老陳。老陳不是病死的。他想得周全,破布囊裡悄悄裝滿乾糧,帶上船後,每天在陰暗的角落偷偷一點、一點地吃(我都看得眼紅)。

直到那天早上,他揪著幾個大漢又哭又鬧,嘴裡不斷嚷著「餅還來、餅還來」,結果一聲哀求換大漢一顆拳頭,一拳一拳狠狠地打,最後打得老陳滿臉是血暈了過去。

聞聲趕來的船員指著老陳:他怎麼啦?

大漢呸一聲說:老傢伙在船上熬得瘋了,狗仔般亂咬人,我打暈了他。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26 Tue 2015 09:44
  • 無題

趁夢還潮濕的時候
放一朵花在你的抽屜裡
等你睡醒
我將離開 沒有抽乾的
煙蒂 沒有殘留一點可供
追溯的溫度
窗外下雨的時候 鳥兒還在飛
所有的旅程都是孤獨的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