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旁的空地上有幾條野狗常常流連。還是高中生的時候,他與小艾放學了也不忙著趕回家,總是將中餐吃剩的零碎食物,用廢棄的塑料袋或講義紙包裹好,帶到空地去餵食。

那塊被日光橫掃,草綠稀疏,裸露出蒼白沙土的空地上,一棵樹會被拉出一串長長的影子。第一次發現空地上有狗,帶著食物過去的時候,狗狗們就躲在那樹影裡,弓起背,朝他們狂躁地吠。

他站在樹影之外,捧著冷涼的食物,不由得瑟縮。他想回頭告訴身後的小艾:「危險,不如我們走啦」,但卻意外發現小艾正含著微笑,小步小步,往前,越過他,走到樹影邊境上。

她順了順校裙,屈膝緩緩蹲下,將手中揉捏成一團的廢紙打開,輕輕掐起其中一小塊類似肉片的東西,安放掌心上,然後緩緩向前,穿透日光,伸進樹的影子裡。

野狗呲著牙低吼,三兩只聚在一起,往樹的更裡面倒退,並不時送來一聲犬吠。他在一旁觀看,覺著緊張,擔心哪一隻野狗突然發了狂,不受控制撲上來咬人。可小艾安靜蹲在草地上,不為所動。他看見汗水自她的頸根滲出,沿著流進衣領裡另一個神秘空間,汗濕雪白校服,緊貼肌膚。兩根細細的肩帶,在燠熱空氣中隱約泛著甜甜的粉色。

他真想過去拍拍小艾,拉起她的手,安慰說沒關系,野狗怕生,我們走吧——但他沒來得及跨出一步,陰影中一只褐色垂耳卷毛狗率先伸出顫顫的前腳,咬著牙猶豫地往前。

小艾將手伸得更直,再往前一點,湊近那只向她靠近的狗。

卷毛狗謹慎凝視著眼前這位陌生人,仿佛受了感召,收起牙齒和緊繃的尾巴,向前去嗅了嗅小艾的掌心,然後張開嘴吐了舌頭,將那肉片般的食物吞進胃里去。小艾轉過頭來,朝他舉起手掌歡快地笑了笑,顯示掌心無物,只那卷毛狗的唾液在午陽下閃著細細碎碎的光。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