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7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想念成了流感
整個宇宙     都在夜裡打了個噴嚏
秋天於是延   長   到
最後一瓣心凋零為止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身邊好多戀愛經驗豐富的朋友,有時候一起出去,會聊起過去種種。

忘了什麼時候開始,我不斷追問他們是不是還和舊情人保持聯繫,但多數人都說「沒有了」,或者,像K回答的,「比普通朋友還少一點」。

「為什麼呢?」

「沒特別為什麼啊。感情淡了就不相往來了。不很自然嗎?」

「這樣啊……」

我感到困惑,心暗暗地不踏實,彷彿原本屬於這個世界的某種東西,在一覺醒來以後,就消失不見,不留一點存在的痕跡。

像倒翻在地上的一灘水。

我原來以為,愛上一個人是件奇妙,甚至神聖的事。那感情迸發得比其他一般情感還來得強烈、不可理喻。於是有的人愛上了就不顧一切,犧牲、衝撞,縱使換得一身傷痕、焦頭爛額,也在所不惜。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Jul 24 Wed 2013 00:11
  • 天空

因為世界沒有門了
所以他們從窗口走出去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姐在看電影的時候拿出portable charger來為電話充電,我看那充電器造型酷炫,就問在哪邊買到的。

 「這個啊,是前男友送的。」

 「前男友?」我有點好奇地追問,「那現在用著不會有特別的感覺嗎?譬如,睹物思人之類的。」

 「不會耶。」老姐悠悠地說,將手機連同充電器塞進包包裡。

 「為什麼呢?」,我真的不解,「我是說,畢竟這是份疼惜你的禮物吧?」

 我只是以為,有些事物原本就被賦予意義,因某種特殊意義而生。譬如同情、疼惜、愛戀,諸如此類。人在面對這一層意義的時候,難道會沒有任何連接或感懷嗎?

 後來啊,我在X男家裡過夜,早晨醒來偶然瞄見他的書桌上擺著一女子的照片,順口就問前女友啊?

 X坦率回答說是啊。很久很久以前的,大概5、6年了吧。「那照片還是我拍的呢」,X男說。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17 Wed 2013 16:30
  • 創教

我和學長、學妹聊起了宗教與偶像崇拜,學妹酷酷地說,她差點就創教了。

「那時候還小學三年級吧」,學妹吐了一口菸,我咽了口唾沫,有點不敢相信。

「我那時候在班上有點神秘感。扯起人的前世今生。因為小時候到九王爺之類的廟裡去,媽媽說我是某個神明的乾女兒,自此我就覺得自己生來不凡。」

「有一次我跟班上的小朋友談起命運,說你未來會多苦厄,他竟然相信了,從此追隨我,變成了我第一位信徒。然後,越來越多小朋友相信我說的,每每下課,就來讓我『算命』。」

其實,只要信口胡說,說些人家不可知而你堅信的故事,人家就會因單純無知與對神秘的無限想像和嚮往而相信你了,學妹笑了笑,她竟爾一早就知道如何以未知與好奇操弄人心。

「後來隔壁班有位女同學感到不屑,自己也『創教』。一次在廁所遇到,大概類似王不見王的心理作祟吧,她竟然在我面前表演起靈魂出竅。」

那場景說起來真像香港鬼片,女孩在橫列的鏡子與洗手盆前翻起了白眼不住顫抖,然後忽然一動不動,顯示她靈魂已飛到了九霄雲外。學妹說她看了只是冷笑,「因為我深諳那騙人的法門與心態,打從一開始就不相信她了。她一動不動好久,然後上課鐘聲響了,我徑自回到教室,留下她一個人呆呆地站在廁所。」

我們笑了起來。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10 Wed 2013 14:58

一開始的時候,學長在酒吧裡遞給他一根雪茄,細細長長,和電影裡看到的粗圓樣子很不一樣。學長說,用唇含著,打火機湊上,點火的時候輕輕吸一口,然後就可以開始抽了。他照著做,卻沒真的把菸吞進去,就吐了出來。

他說,味道像燒焦的木頭。

是呀,雪茄是這種味道。

那是他第一次抽菸。酒吧燈光昏暗,霧氣飄渺,他首先想起王家衛的電影。後來他接連「抽」了幾根,都沒確實把煙吞進肺裡,只是裝模作樣,轉過頭悄悄從口腔吐出散亂的煙霧,以為自己長大了,滄桑。

「你喜歡的話,這盒雪茄送你,我抽不慣」,他從學長手中接過半盒雪茄,心裡興奮地想,自己有的第一盒菸,竟是雪茄。

學長教會他許多事。到酒吧去,要注意的不是酒,而是音樂,音樂要好,播賈斯丁或嘎嘎女孩的歌的酒吧就不能去,至少要Beatles、Guns N' Roses,再不然,俗得像Radiohead、Oasis、Coldplay也可以。他點頭,裝懂,啊,那些樂團我聽過,其實沒有。

周慕雲走來,一雙眼如一潭湖水。他靜靜坐在角落,靠牆,吸菸。蘇麗珍很早離開了,留下沾了紅唇的煙蒂在煙灰缸裡,他早已發現。

有一天,學妹約了他出去,在市政府一處平日安靜的角落。他們點了啤酒,薯條,然後學妹直直盯著他,問:我可以抽菸嗎?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從冰箱裡拿出冰鮮奶,給自己倒了一杯,坐在對窗的皮製沙發上,凝視光如手掌般輕輕撫過蒙塵的窗玻璃。

他在等一通電話,那男人說會再打過來的。

那是早晨日光還沒徹底將黑暗驅逐的時候,他還窩在棉被裡。然後,有人打過來:電話鈴聲亂響了一陣,像憑空撒了一地鈴鐺,鈴鈴鈴。他打算不予理會,蒙著頭猜想、咒罵,究竟是誰在這最適合酣睡的片刻打過來的——就在他快忍受不住嘈雜的鈴聲要翻身站起的時候,電話(才)終於安靜下來。他松了一口氣,險勝了一回合,將枕頭挪好,闔眼繼續睡。

鈴鈴鈴。

他覺得耳邊仍舊有鈴聲在響。他心想那是幻聽,也許是剛響過鈴聲的回音。

他想像,那鈴聲就像被遺棄在闃暗空氣裡的小獸,躁動地來回奔跑。

也許等一下就會靜下來的。他心想,等那小獸累了的時候。他調整好姿勢,很成功地快要入睡。

安靜躺下來了。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隻蛇不會因為你不去想像而就此離開的。
它在那裡,而且一直都在。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些失戀的人,總是先把自己想得很糟糕,以此來解釋自己之為何不被愛人所接受。而後,會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他們搞不清楚失戀的「真正原因」。也許會有人陷入瘋狂、歇斯底里地追問,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但很遺憾,不會有人去回答他們的提問。

不過,無論分開的理由是愛淡了、不愛了、你是好人但不是我的菜、我們的興趣不一樣常常會起爭執,或有是有第三者出現,其實都不重要。任何一種理由對失戀者的意義就只有「痛苦」,也只能是「痛苦」。無論事後有多少次檢討、釐清、詮釋失戀原因的機會,真正失戀的人最後必須、也必定承受的就只是「痛苦」。

沒有其他,很遺憾。也很可笑。

所以,為什麼追問呢?為什麼需要理由呢?愛情消長、生滅,像過山車一樣起起伏伏,你們經過熱戀、擁抱、親吻、愛撫、做愛,然後即將面對現實的考驗,遠距離、感覺日益變淡、工作的抉擇、深造、家庭父母的對立、愛人異性朋友比你更有地位更有優勢、無聊、好無聊、非常無聊,熱情不再了,接著你沮喪、憔悴,心裡盤算什麼時候會被潑一桶冷水,最後直覺比好萊塢電影英雄們的槍法還準確,你突然宣告失戀……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憶是將愛情裡所有甜蜜片斷塞進嘴裡咀嚼醞釀而成的
蛀牙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白鴿厭倦了和風糾纏
紅著眼細心啄光身上的羽毛
隕落塵俗與瓦礫之間
靜靜掙扎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