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4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Goodbye my lover, goodbye my friend,
And I love you, I swer that's true.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夜收到電子郵件,說我的郵寄選票申請遭拒絕(因為我以實體信件申請,最後逾期了),於是拿起電話打了封長長的簡訊給爸爸,劈頭就說:「我決定了要回去投票。」

我知道爸爸一定反對,理由不外乎省錢,我早料到。我猜他在電話那頭必定非常沮喪、激動,不明白為什麼兒子那麼「不聽話」。然後我想起過去我們之間所有的爭吵,都由於自己的理念與價值觀和他衝突而爆發的。

他喜歡說「我們的社會經驗比你豐富,所以才會這樣要求你,希望你過得好」——而我沒有一次聽他的話。後來他愛說我狂傲、自大,以後勢必碰壁,但我一向以溫柔要求自己,而他一直不知道。也許吧,我會跌跌撞撞走很久,但這無非是成長的陣痛,我也不排拒。

我比較擔心的是,我的成長會在畢業以後終結。在一種高壓的社會環境下被異化。被政府的巧言辭令蒙蔽。要不斷地面對暴力、掠奪、欺瞞、貪污、強奸。最後,要將自己壓成扁平化一便於管理的公民,一個身份字號。

我不曾想過移民。過去幾年被人問到畢業以後怎么辦,我都說念研究所,或回國工作,或者念了研究所再回國工作。我想,為什么一個人最終不能回到自己的土地上好好生活呢?(而我也曾以這片國土自豪、驕傲)為什么要一直被家人朋友說服「要不要考慮到新加坡發展看看」呢?

從什么時候開始,回去馬來西亞生活,變成一種「不得已」的決定?

我不知道。

郭史光治寫了一篇文章,說我們這一代如何地經驗匱乏,不曾經歷戰亂、騷動、革命,似乎所有人都被壓縮成一個平庸者。我們都曾經贊嘆那些自「大歷史」中走來的人,冷戰、文化大革命、天安門事件、國民黨戒嚴、五一三事件,諸如此類。有時候,我們真僥幸自己不曾生在那動亂的年代,但有時候卻又矛盾地遺憾自己不及參與就亦步亦趨走到今天。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Apr 17 Wed 2013 00:45
  • 無題

我討厭那種,看著泡泡冒起來,然後破掉的感覺。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丘光耀杯葛《星洲日報》,楊紫瓊被網民威脅封殺,支持國陣的人也遭撻伐,被賦以「走狗」、「賣華」之名——然後,一簇一簇的留言在網絡上不斷蔓延,叫囂、謾罵、威脅——這一切都讓人感到害怕。

我能夠理解在經歷連串高壓、不人道的生命歷程,以及看過許多暗殺、不公正、貪污的實例以後,情緒公開宣洩的必要。我也同意,我們必須讓當權者了解「我們真的非常生氣」、「我要你立刻下台」。但是,當我們過分提升這些(憤怒)情緒的時候,是不是也同時降低了理性思考的可能?當「說服」淪落成「威脅」與「謾罵」,是不是正好應驗理性被情緒超越的現象?

我們到了能夠堂而皇之地宣稱:「他們未曾尊重我們,所以我們也沒必要尊重他們」的地步了嗎?

我先是想起電影「鐵娘子」(The Iron Lady)中的一段台詞:

People don’t think anymore, they feel, “how are you feeling?”, “oh, i don’t feel comfortable”, “oh i’m so sorry, we, the group, we’re feeling”… Do you know, one of the great problems of our age is that we are governed by people who care more about feelings than they do about thoughts and ideas?Now, Thoughts and ideas, that interests me. Watch your thoughts, for they become words. Watch your words, for they become actions. Watch your actions, for they become habits. Watch your habits, for they become your character. Watch your character, for it becomes your destiny.

電影裡,撒切爾夫人對人民重「感受」多於「思考」感到焦慮。

「感受」是情緒的,在某種程度上,是非常直接的心理反應(反映)。我們哭、我們笑,然後我們生氣,怒火中燒,拍案翻桌,對這個世界怒吼。再激動一點,我們罵他媽的,Fuck You;對象鎖定了,我們更放肆:狗樣、爛人、犯賤。但是,在這一層層的情緒宣洩字眼中,鮮少有人真的「思考」,也鮮少有人真的了解了民主社會所強調的「尊重」。因此,當我讀到「狗樣」的,以及一連串人隨之附和而不曾質疑,就不禁感到心寒——我擔心,這樣的情緒煽動會使人們跌入某種盲目的集體狂熱裡,甚至參與了一種不知覺的愚民舉動。

誠然,政治運動與社會運動皆非常仰賴「情緒動員」,但情緒的強調有它的局限。何明修教授在一篇論文中提到: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無盡的嘆息在窗玻璃黏成一片霜。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身旁鮮少有人(表態)將在來臨的大選支持國陣,至少在臉書上看到的洋洋灑灑都是撻伐國陣的人兒,遂覺得民聯在這次大選將大有斬獲,甚至可以大著膽子預測十之八九的華人選票會流向他們。然而,早上讀到一位臉友發布一則有關民聯丑聞的消息,於是按進她的頁面,才赫然發現里面貼有許多對民聯作批評、質疑的文章、報道。當然,底下有人留言反對,但也有人留言支持。

我不自禁懷疑,有時候在臉書里看到的朋友們激昂轉發的消息,是不是只流通於小小的「我們之間」。然後,非常剛好,你在臉書上結交的朋友多數會是你的同路人,因此分享的消息具有非常高的同質性。那么,在「我們之外」的許多言論,譬如那些對民聯作批評、質疑的文章,是否都被網絡引擎阻隔在自己的群體之外了呢?

我恰好想起梁文道在導讀《搜尋引擎沒告訴你的事》時提到的:「我們有可能會割裂得越來越嚴重,我們有可能會在自己那個小圈子里面越來越激進。可能今天這個網上面有一個網友說,那個那個誰不像話,我們要怎樣怎樣;而第二個人可能說,對,說的對,我們明天就上街吧;然後後面接下來就說,上什么接,干了他……我們變得越來越激進,然後到了最後不可彌補,這個分裂,這個距離也填不起來了。」 

然後,他又悲觀地提出一個正在發生的現象:

「我們知道全世界的各個媒體都有他的立場,你看《環球時報》,還是看《南方都市報》,你大概知道他們的政治立場、言論傾向是不一樣的,起碼你知道,今天我決定買一份《環球時報》,我大概會看到什么。但是這個年代,你上網你知不知道Google、百度的政治立場是什么?其實它沒有什么政治立場,你不知道他給你設定的這個世界是什么樣子……所謂的民主跟公民社會不再可能,因為我們不再共享共同的資訊,我們沒有辦法打開自己的小世界知道別人的消息,我們的求知欲降低,我們面對新刺激、新消息來源的可能性減少了。 」

聽起來,好像網絡呈現給我們的,都是強制性,並且經過層層過濾的消息。我無意隨梁道長一起悲觀,但如果自由不是一種激進,那么資訊的互通、共享、流動,都是非常重要的——而我害怕的是,不知不覺間,我們已經預設好了自己愿意聆聽的新聞與消息,較之於其他言論,我們都嗤之以鼻。不過,這又牽涉另一個問題:國陣是當朝政府,擁有相對大的權力與資源去進行資訊的包裝、偽弄和炒作……於是,似乎相信黃潮和綠潮的訊息是更為可靠的了?

分辨是非,然後才有正義可言。我只是覺得,這一切,都不甚容易。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