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說,那樣情深不好,弄傷了自己又得不償失,何苦呢。於是,他們變得猶豫不決、膽怯、戰戰兢兢,變得不愿意投入太多太多,以便抽身的時候更簡單方便,更「灑脫」。

但是,過去那些,曾一起到白頭的人們,他們是怎樣走過來的呢?他們是如何認定彼此是生命中的摯愛呢?他們是如何讓自己握著一雙手,就握成一輩子呢?

呃,諸多答案皆無解。也許,惟有到自己和他、她走到了人生盡頭,才會恍然驚覺:啊,自己竟爾完成了這看似不可能的任務。

許久以前,朋友和我說過「愛上了就是一輩子的事」。

那時我們穿著白色校服、長褲、百褶裙,倚在新建好的課外活動大樓,看著不遠處的海浪一波一波卷來。海風咸咸的,好像已經有許多心情腌漬在里面了,一百萬年都不會變壞。

大家都習慣這么對著海說故事吧。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