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1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Dec 16 Sun 2012 16:34
  • 情書

他在某個早上醒來,發現她已經不在了。身旁的床位如此平整,摸起來,冰涼像沒人睡過一樣。

他悵然爬下床,洗臉刷牙,打開冰箱給自己倒了杯鮮奶。他來回在廳中踱步,環顧,想看看有沒有一張字條、一封信,留給他的,告訴他她去了哪里。什么時候回來。

沒有。冰箱上的便利貼都是食物過期的日子,還有一張提醒他餐桌上的食物要熱過了才吃,那是許多天以前的事了。桌上的,凌亂散著幾本雜志幾分報紙,還有兩罐空掉的啤酒罐,日光從陽臺照進來,躺在上面。

他懶了坐在沙發上,發呆,想象她究竟到哪去了。菜市場、早餐店、書報攤、便利商店。噢,可能到郵局幫忙繳水電了,可能吧。

他想象,她現在正走在回家的路上,手上提著袋子,里面裝的是買給他的早餐,三明治、蛋餅,鮪魚加起司。日光和緩照著,很舒服吧。他腦海里有一條很長的路,她就慢慢在上面走,慢慢、慢慢走。

就快到家了吧。

她是優秀的專欄作家,他很早就愛上她的書寫。兩個人在一起以後,她總是隔幾天就為他寫一封情書,半夜里趁他睡著的時候偷偷藏在客廳的某個角落,要他去找。於是,晨早醒來,滿懷期待尋找信封,已經變成他愉快的習慣。

像今天沒找到(她沒寫)的時候,他會從書桌抽屜里翻出那些舊的,一封一封再翻一遍,像在實踐一種儀式,去閱讀她的情書。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學的時候偶爾小貝會到她的房子去小住,多數都是去了夜店回來,醉醺醺不方便回到學校宿舍的時候。日子漸久,她有時候找不到人吃飯,也會買了幾樣小菜、白飯,到那小房子去找她一起吃。倆人後來漸漸習慣彼此,覺得有個姐妹真好,開始會扯些心事。

有一次,她問小貝你男朋友呢。小貝愣了一下,仿佛才想起自己原來有個男朋友似的,就說他已經當兵去了。

「唉喲」她說,假裝擔心,「像你天天泡夜店,他一定害怕兵變了。」

小貝哈哈哈笑了,覺得尷尬。其實自男友到兵營里去的一個月以後,已經有好幾個男子向她示好了。有時候她覺得等待很累,像汪洋上漂泊的小舟,就想不如找片沙灘,讓愛靠岸吧。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