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10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Oct 30 Tue 2012 08:10
  • 外婆

上天更加愛她,要帶她走了。
於是她醒來,躺成了一條
地平線。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忽然世界一閃神
好像絆到什么東西
時間也停下了腳步

這時    籠中的鞦韆似乎顫動了一下
我們一起聽到了透明鳥的聲音

——羅智成《透明鳥》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吐不快。

文藝批評在寫作者之間是稀松平常的事,以文會友,遇見幾個知音人自當覺得幸運與珍惜。有時候難免文人相輕,但這也沒什么大不了,反正各花入各眼,有時候我就是看不慣你的作品所以不喜歡。 然而,「文學」 作為一種藝術與美的追求,從來就不單純,有時候還要牽涉國家、種族、宗教、個人價值觀等意識形態,諸如此類,因此「文學批評」一定不會是純粹的、簡單的寫作技巧上的文學批評。

於是,鐘怡雯抓緊了「人格」作為箭靶,針對兩年前一篇獲得「某報文學獎」的散文寫了一篇評論,除了批評「散文平鋪直述缺乏感情」以及羅列了其中矛盾外,還直言「作者消費了愛滋病,也消費同志,同時也利用了讀者或評審的同情心」,質疑作者人格,更將其寫作動機詮釋成為得文學獎而為文的一種「算計」。

但是好奇怪。讀到鐘怡雯<神話不再>的讀者不難覺察鐘預設了「兩年前得獎散文」純屬虛構。那如果鐘怡雯質疑散文<毒藥>是虛構的,就必然有其懷疑的根據。但她自己又說「跟這位參賽者素未謀面,沒有查證,也就不好說什麼」,既是明白放著自己的疑慮不加追究,還單憑過去的一通電話來質疑<毒藥>作者的誠信問題。就這樣,一支箭就不明不白、不偏不倚射中了作者的創作用心。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When you try your best, but you don't succeed
When you get what you want, but not what you need
When you feel so tired, but you can't sleep
Stuck in reverse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學時代,手淫被作為一種圖騰,供奉在校園里的每一間男生廁所墻上。頑皮的男同學會趁美術課或書法課清洗筆刷、毛筆的時候,用殘余的墨汁在墻上將男性生殖器大大的畫出來,有時候還兼有精液的圖樣在頂端噴發,以及卷曲稀疏的毛髮。

那時候這些對於我都還是禁忌啊。我甚至覺得那是一種罪,對身體侵犯、褻瀆的罪。一直到高中趁家人外出遠行,我偷偷摸到翻版光碟攤位買下人生中第一張A片的時候,我都不曾想過自己會涉入這樣的罪業中。

那一個晚上我初次橫臥在洗澡間,右手不斷在雙腿之間抽動,不自覺地雙腿緊緊夾著自己,直到一抹不可言喻的光亮閃在暗沉發霉的天花板,我獻出了初次。就是光閃現的那一剎那,我心中泛起莫可名狀的興奮、快樂,還有自責、慚愧,以及罪。那是我第一次凝視自己的精液,貼在廁所白皙的瓷磚上,仿佛屬於自己內心深層的某些東西也隨著被解放了。

我異常激動。躺著細聲喘氣。 

然而,這樣的感覺後來會漸漸稀淡。自慰通常會演變成洗澡的儀式,有時候未必是真的對性欲有所沖動,而是僅僅作為一種身心抒發(?)。一天結束,洗澡無事可做,就握著勃起的欲望抽動。越來越常這樣做的時候,人會漸漸對這回事失去感覺。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Oct 06 Sat 2012 17:54
  • 密碼文章 89.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
  • Oct 06 Sat 2012 17:53
  • 密碼文章 91.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
  • Oct 06 Sat 2012 11:49
  • 女巫

對於什麼時候開始寫第一篇小說,他全忘了。有時候在佈滿朦朧暗影的房間裡,他會恍恍惚惚想起那個夢,有個女巫出現在站滿書櫃的昏暗房間,周身立著不同長短的蠟燭,正劈劈啪啪地在燃燒。女巫持著魔杖翻弄應該是寫滿咒語的古書,然後瞧也不瞧他一眼,就叨叨念起咒語,念畢,用魔杖指著他,說:「你會是一個小說家」——醒來以後,他就已經是個小說家了。後來他始終不忘那將他變作小說家的女巫,好幾次急於回到那個夢境,卻終究不得其門而入。彷彿在什麼地方出了差錯,他漸漸老去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終其一生,在為一個符號起舞。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02 Tue 2012 00:51
  • 密碼文章 無題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