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8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不要寫詩給我。我需要的不是一個詩人,也不是一個小說家。我要一個體貼的男人、顧家的丈夫,偶爾可以說說笑話逗我,但不要和我談詩論藝。

我們可以在床上做愛,在餐桌上將肋眼牛排細細地切成一塊一塊,偶爾可以買一隻高檔紅酒,坐在你家的沙發上看周星馳,小酌兩口然後傻傻地笑,可是請不要在這些地方和我談小說情節的設置以及電影鏡頭的鋪排。我會生氣,然後翻桌。

不要告訴我莎士比亞讓一個被他比作夏天的女子成為了永恆,我只在乎當下。我們的愛情不是文化意義上的,不是文字表現上的,我要我們的愛情簡單而純粹,因此,用你的行動愛我,用身體證明,你可以燃燒你的青春、放棄你的靈魂,但是不要把我變成一首詩。

我想談戀愛,很想很想。我想要一個男人,帥的,壯的,他可以長得斯文一點像書生,但是一定要會開車,我時不時會耍任性要求他載我環繞亞洲大陸走一圈,所以他要有無比堅強的心靈,來愛我、承受我。但是,拜託,請不要一邊開車一邊和我說:你看,我爬上那座山就可以為你點亮太陽。我頭皮會發麻。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九字輩交流會結束以後很久,我才發現胃裡酸酸的,有個問題太大一塊沒來得及消化:你在什麼時候開始發現自己非寫不可。

這問題提出以後我頭低低的沒有回答,故作沉思,因此也沒專心地聽清楚左鄰右舍的其他人是怎麼說的。恍恍惚惚地,這問題就結束了,主持人不理那些還在沉思的假文青,便開始了另一議題。然後很遺憾的,我沒把問題丟在教室,反而吞進肚子裡結果造成消化不良,一段日子以後才又想起這個疙瘩一樣的問題。更糟糕的是,至今我唯一能給自己找到的答案,竟然是「就算不書寫也能繼續活下去」。

你看,我是不合格的文青。合格的假文青。

交流會以前我本來就不曾和同輩的許多創作者相處過,很長一段時間都是自己塗塗寫寫,偶爾貼在部落格或面書上,很久一次才投稿,也很久一次才參加作文比賽或文學獎。我不知道其他創作者是怎麼生活的,我自己曾經也為這想了很久,大概無法想像其他喜歡文學的人是不是一定躲在圖書館的黑暗角落看很深奧的柏拉圖尼采康德;或者在滿座的咖啡廳大大方方地霸占一張桌子,擺滿詩集小說稿紙宣誓自己的主權;或者看著村上春樹的小說聯想A片的情節自慰發呆——這些荒謬怪誕的想法都曾經浮現在我幼稚的想像畫屏上,而無法獲得證實。啊,終於,文青們現身了,結果是和我一般模樣的中學生、準大學生和大學生而已。這麼說聽起來彷彿有些失落,但我真為此覺得親切——你看你看,其實大家都一樣。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 Aug 06 Mon 2012 16:21
  • 2.

來,和我一塊兒躺下,這個夜晚
在同一張床上

那將是一片廣袤的草原,來放牧我們
太野蠻的夢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05 Sun 2012 13:02
  • 1.

你說,我們要找一個盒子,以便跳入彼此的夢中
在里面,愛情有一萬年那樣長
而我們只有




的時間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