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031 

親愛的,

我們在自由廣場撐著雨傘游走,很高興有時候會有一個路人愿意停下來聽你說你的國家發生了什么事。

這位哥哥從中正紀念堂高高的樓梯走下,被我攔住,首先一臉錯愕,然後聽我說,然後讀我的信。我請他在明白前因後果後,能不能和紙張拍張照,他爽快地答應了:「這有什么問題?」

沉默并不是滔天大罪。但有時候,我們真的沒有沉默的權力。尤其當災難發生,孩子們陷入苦難的時候。這些日子,想起被輻射感染後人類、動物、植物的樣子,我就不禁心寒、打冷顫。我恐懼、害怕,有時候想哭。

我們想爭取一些時間,告訴施政者我們的心聲。我由衷欽佩2月26日站在關丹受難土地上的人。我喜歡他們不同形式的聲音。然而,我偶爾會回想起哲學家紀杰克在「占領華爾街」活動會場上演說的最後一段: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