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8 (2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709集會那天,我說,我拿著護照走在機場大廳,心裡很光榮。總是有意無意要把護照正面翻過來,讓國徽和MALAYSIA秀出來。

嘿,我會繼續為你而覺得驕傲與光榮的,所以你要加油才行。

生日快樂。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30 Tue 2011 00:47
  • No One

No One,

不如我們掉回頭走吧?我想看看記憶的盡頭在哪裡啊。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24 Wed 2011 01:49
  • 密碼文章 BYE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

為什麼陽光還繼續照耀
為什麼鳥兒還繼續歌唱
他們不知道嗎
世界已經結束

——THE END OF THE WORLD
村上春樹《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Aug 23 Tue 2011 02:02
  • 失格

「生而為人,我很抱歉。」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Aug 22 Mon 2011 22:05
  • 絮語

朋友傳簡訊說萊可仕舊址的木平台被拆了。我在高鐵上聽了卻無從想像,我不知道那些木板下原來是什麼模樣,僅僅覺得,那塊地方很快就會變成一片荒蕪了。

我不知道為什麼他們連那麼點存在的痕跡都不願意留下。也許,想讓現在的人和以後的人,很快地忘記曾經有那樣一個地方的存在吧。

遺忘一直是我們最擅長的事。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不再让你孤单.jpg  

情節真的是太平淡了沒錯,平淡得好像是你日常周身會發生的事。但好像也就因此你覺得這部電影好親切,覺得應該會在哪裡看見劉燁扮演的方鎮東,覺得應該會在哪裡看見舒淇演的李佩如。最初看的時候流了很多淚,不知道是真的被劇情感動了,還是把情節裡的某部分和自己貼合起來想像以致自己投入太多。可昨晚重看(但沒看完),還是哭了,至少確定這部電影還是值得再看一遍的。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No One.

越來越說不出話來了,兩個人面對面通常只有靜默。你每天晚上躺在床上默默流淚,有時候恍然想起了什麼,把小書子往牆裡推進去一點,大抵是害怕眼淚鼻涕沾到它。很多個夜晚你比你家裡的妹妹還要天真,多數心事都告訴小書子,可她的表情自始如一,害你有點沮喪。你其實沒期望她怎樣,她只是只布娃娃。所以昨晚你發信息告訴朋友你很難過,不敢言喻的那種,以為說出來會好一點。但才剛回到宿舍對著電腦,你就莫名心慌,彷彿你又被世界遺棄了。你知道今晚還會是一樣的結局。

時間過得很快,快結尾了。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17 Wed 2011 23:42
  • No One

No One,

忽然希望自己失憶。腦子裡有太多的片段、聲音、殘像。我試過將那些掏出來,一一細心檢視,想把不該存在的或不重要的剪碎丟掉,但是最後還是完完整整地一整批一整批重新塞回腦袋裡了。什麼也沒少。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Aug 16 Tue 2011 23:39
  • 絮語

一、

日子久了開始無法接受那些僅有單調甜味的有氣飲料了。我好像每一天都在喝酒。

二、

大雨下了好幾天以後終於放晴。不知道是不是好事,走在路上很容易就飆汗了。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Aug 14 Sun 2011 13:16

我夢到你忽然睜開眼睛,終於開口對我說話了。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切由反抗開始。但為什麼反抗?

六八學運_1.jpg 
法國六八學運海報

面對權威、不平、委屈、不公不義,沉默是最巨大的謊言。於是有一群人拿起了吉他譜了首歌站在台上就開始大聲吟唱,那種劃破黑暗裡堅硬寂靜的歌聲從來就不單純,好像總有種魔力,可以聚集群眾,以野火之姿散播一種理念、一個意識形態、一場夢。他們是激烈的、直接的、不矯情的,從Woody Guthrie, Bob Dylan,以及我們熟悉的Beatles,和後來獨立出來的John Lennon,乃至U2——這一眾人高唱「不安靜」的歌,而每一句發聲總能滲透時空,成為恆久。那些歌聲後來都代表了一個時代,卻又都有意無意地反叛那個時代,並且不滿於現狀,希望改變,而其中大多都唱了當權者的反調,成為一個時代的「噪音」(張鐵志語)。這些抗議之聲,即為「搖滾」。但也許我們說得太多,搖滾本來就不是那模樣,搖滾就是搖滾,純粹地在舞台上狂吼的姿態,單純而直接。

無論如何,我總是在想,文字搖滾起來是什麼樣子?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11 Thu 2011 23:43
  • 無題

其實我一直都為此感到難過,貼切地說,該是傷心,認真困起來想是會流淚的那種。但這其實也不很重要,向許多人提起,他們大概都會覺得這事很傻。

當然,因為我總是看重那些別人眼裡不很重要的事情,我還困在裡面的時候,人家早就一笑而過了。不過真的無可奈何,是我自己太傻了嘛。

如果不要讓別人取笑或厭煩,那麼,日常裡,假裝自己很聰明、很不在乎就好了。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Aug 09 Tue 2011 23:30
  • 無題

忘了什麼時候開始,右邊肩膀、手臂、手腕以致小腿、腳踝,總不時發麻、酸痛。上帝大概是發現我不愛惜自己的身體,所以栓了手銬腳鐐在我身上,阻止我進一步自我毀滅吧。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Aug 07 Sun 2011 23:56
  • 給J

J,

有些事我想再說一次。你們在我生日那天送上小書子和一個時光盒子,裡面有便條和一朵花(我至今不清楚那是真的還是假的,但那朵花仍非常艷紅)。你在便條上 說我們會是一輩子的朋友,我於是想啊,一輩子究竟有多久遠呢,因此我從來不敢奢望自己能擁有一輩子的美好,但我真的希望我們會是很久、很久的朋友。很久、 很久,這樣應該可以實現,對吧。


——21歲的後一天


你陪我走了很長很長的一段路,我不知道要怎麼感謝你,但總是覺得自己是很幸運、很幸運的人了。有些人縱使一閃既逝,但總會在自己的心裡留下深深的足跡,難以磨滅——你是其中一個,很珍貴的一個。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Aug 07 Sun 2011 14:56
  • 日常

一、

打雷了然後大雨來了。我喜歡這樣大的雨,雷聲合奏,天地壓抑許多情緒的隱喻,一下子宣洩出來很暢快。每次大雨都會想起《孤島少年的盛夏紀事》裡的情節,而我在這邊,也算是一座孤島吧。偶爾有船經過,人們上岸駐足,不久留,然後就走了。岸上留下許多足跡,久了,你也分不清究竟哪一雙對你而言是重要得不能遺忘的了。不過也無所謂,離開的人很少會回來的。

這樣的人生也好,不漂流,只是等待。

朋友H說像家裡的大雨,有熱帶空氣的味道、雷的聲音。我想家了。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Aug 07 Sun 2011 00:45
  • 無題

祖母死去的那夜,我所做的第一件事,是伸手悄悄將她的眼皮閤上。我把她眼皮閤上的同時,她七十九年之間繼續擁抱的夢,就像降落在柏油路上的夏日陣雨,安靜地消逝,過後什麼都沒留下。

——村上春樹《聽風的歌》


離別和死亡一樣,你以為她留下什麼了,可是細細一想,那些能讓你誤以為擁有的有關她的一切,終究是自己一廂情願的想像而已:記憶、思念、紀念品—— 一切的一切。最後,她走了,完完全全徹徹底底永永遠遠地走了,這是惟一的、不爭的事實。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N6577.JPG 

其實沒什麼更大的願望,能到你身邊,然後盛開,那就好了。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No One,

我帶著酒瓶走上天台坐在自來水管上面對整片星空,然後慢慢地哭。

我無能為力,對於許多事情都不再有多餘的力氣面對或者辯解,而哭泣彷彿是我唯一能做的事。

這些日子以來我總是無法將這些事處理或安置好,常常搞得一塌糊塗,然後滿手的傷痕。久了,也習慣了,不會輕易抱怨或叫屈了,漸漸地也不再找人訴說了。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Aug 04 Thu 2011 23:19
  • 存在

有一天想到她對我說的這些話,我不會再流淚……
只要想到有這種可能,我就害怕。

羅蘭.巴特  《哀悼日記-11.19》



面對傷痛樂觀的方式是盡可能讓自己轉移注意力並且遺忘它,這是比較「合群」,或者合乎理性的方法。沒有人會想一直面對一張愁眉苦臉,所以大家會竭盡所能地想讓你快樂起來,鼓譟著要你忘記悲傷,或者悲傷的理由。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