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7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
  • Jul 28 Thu 2011 00:47
  • 角落

28072011720.jpg  

我不習慣長期呆在陌生地方,所以喜歡把角落都裝飾得一樣,以防自己迷路。

我想,2302和2408,這個角落,沒差。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27 Wed 2011 00:53
  • 無題

我常常晃漾到一個女子的部落上,總以為滿心要尋覓些什麼,但讀到了她的文字卻總又忘了自己究竟尋覓些什麼。她的標題總是「天使沒有來」——天使沒有來,所以沒有人眷顧她。她自己眷顧自己,寫字、拍照,日子伴隨著她吸氣呼氣,吐出來就變成這樣了——而我進去總會沾染滿滿的憂傷與無奈。為什麼?我不知道。

也許天使真的不來了。都那麼久了。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Jul 25 Mon 2011 11:16
  • 背光

海風海風.jpg 
照片提醒我們一個過去的、曾經存在的場景。回不去,遙遠得彷彿夢幻一樣,卻又如此似曾相識。而時間是你與照片之間的實際距離。我們常按照照片所能提供給我們的殘餘記憶去重塑照片背後的種種細節以及場景,希望能夠尋回最初的感動——至少能夠體驗站在鏡頭底下回答[西瓜甜不甜」時候的天真無邪,可惜的是,我能翻到的記憶,都背了光。班雅明的[靈光」講究的是此時此地瞬間迸發的感念。一切之不可複制,說明了過去時光已死的事實。那是一個遙遠而又到不了的國度,我們是被驅逐出境的時光旅人,在黯黢中尋找記憶之光。弔詭的是,是時間驅逐了我們。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都是 一個人加上另一個人的長相。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20 Wed 2011 11:08
  • 無題

你以為總還能期待些什麼的,但日子就一直這樣默默地過下去了。你後來曉得手上這本不過是最平淡無奇的小說,故事冗長又不真實,讀到現在翻著的這一頁就已經心煩氣躁極不耐煩了。你想算了,擱著不看也好,但卻又按奈不住好奇想知道結局究竟會不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你始終曉得句點會在什麼地方劃下,但你不曉得句點的姿勢以及樣子——故事裡的人物快散完了,僅僅剩下你和裡面的女主角在對望。你想她或許還有什麼沒說,小說家故意把那句對白押在很後面,彷彿一個啟示,結局不過是另一個開始。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No one,

你掂過沉默的重量嗎?喧嘩的重量呢?有比寂寞更輕的東西嗎?眼淚會比微笑還重嗎?

暑假,陽光和颱風誰比較重呢?人都走了,世界變得很空曠,你望著老朋友們離開後留下的空隙,以為很快會有人走進來填滿的——你總是那麼樂觀的以為,不是嗎?但你相信影子和想念也有重量嗎?會佔著那些空隙,擋著時間和風,誰都穿插不進的沉重的重量——你相信嗎?

嘿,你走了,留下的會是很重很重的東西哦。不騙你。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17 Sun 2011 23:55
  • 無題

忽然你什麼人都不想見,把自己的臉劃爛了,年老還在喘息的名字丟進馬桶用水沖掉,鏡子砸碎,然後躲進冰箱裡,日子又是一天。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16 Sat 2011 00:49
  • 還在

有些事不曉得該向誰說或怎麼說,心想放在心裡那也就算了,不去看的話也許就沒事了。

然而,事情並沒有消失啊。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讀了王修捷在面子書上寫的《給明福的一封信》,忽然覺得我們真的沉默好久。朋友H讀完後問我們還能做什麼有意義的事,也的確沒什麼更多的事。唯一能做的,就是關心這個世界,了解這個世界究竟怎麼了。你不得不關心也不能說與你無幹,日子在這片天空底下延伸,而我們也要在這片天空底下生存,而這片天空,總不會是你一個人的。韓寒新寫的小說叫《1988》,還有個小小的附標寫在後面: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這是一個青年的巨大野心,但究竟也是個實在的野心。嘴巴是我們的,日子也是我們的,日子過得不舒服卻一直壓在心裡面不說出來、然後一直被說服忍受忍受忍受,拼命說服自己要相信明天會更好因為我們有偉大的政府和領導人——但是如果不說出來,誰又會將那些不滿當真?


社會運動的其中一個重要因素是「劇碼」(或抗爭劇碼,Protest repertoire)——簡言之就是「表演」。在本質上和所有的文學一樣,社運也企圖通過一種形式來直抒心理狀態,只是這些形式更為激烈或更具張力,而行進中的那些人願意走進隊伍裡扮演一個抗爭的角色,也即說明了他們確確實實「受夠了」,並且要以這樣「具體」或「可見」的形式來表現自己的巨大憤怒和不滿,更因為,社會運動是一個無法被政治力量「遮掩」和「扭曲」的力量,它是那麼的實在那麼的強烈,比起那些可以隨時被政府「無視」的簽名、備忘錄、協議、論壇更實在更Powerful(譯成中文就沒意思了),所以社會運動有成行的價值與必要。走在路上的人啊,他們只是盡可能對自己的情緒和理念誠實一點而已。那麼,誰能說這些人無知或錯了?

村上春樹這輩子最討厭的兩件事:靜默與謊言,而靜默既是最大的謊言—— 一個人在面對那麼烘烈的場面有什麼資格有什麼條件保持靜默?一個人在面對一場巨大的改變和訴求的時候為什麼選擇靜默?一個人要屈服於不公義的審判和批評時又為什麼要選擇靜默而忍受?——我們假設每一個人都有話想說,那究竟是什麼在教育我們要把一切想訴說的話都吞進肚子裡然後選擇乖乖地靜默?支持與反對都不是可恥的,我們不過是更誠實而已;我們不過是選擇說話、而不是說謊而已。

而我們的國家——馬來西亞,和絕大多數的國家一樣希望維持社會的穩定。然而,在維持這個「穩定」的同時卻還要犧牲更多的自由言論空間和社會正義,像一個被掏空價值的社會,那樣的「穩定」究竟有什麼價值?(讓更多的外資「誤會」我們的國家公平公正,更踴躍地投資?讓更多的媒體「誤會」我們的國家歡樂愉快和平,人們三餐溫飽沒有政治訴求?)正義和穩定,是哪個價值更高一些?中國大陸長期以來以高度權威制衡它的社會,也夠穩定了吧,但為什麼有更多的人寧願讓自己委身在雜亂不堪、政府弊病很多、媒體謠言滿天的美國紐約呢?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