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5 (2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寂寞過於喧嘩的時候請你叫它安靜。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May 31 Tue 2011 01:21
  • 絮語

我很累很累了。不僅僅是對於你,對於你和你,我都一樣。我想不去理會那麼多,好好過完自己的日子就算了。

T小姐告訴我她不再相信周身的任何人事,我是不是也一樣?很早以前有個朋友告訴我不準質疑我們彼此間的友情——或許是真理吧所以連質疑的力氣都可以免了,她的意思是這樣吧?但和哥白尼提出日心說一樣,雖為真理,卻得不到確切的證實因此還要被教廷打壓。最後他是不是也懷疑自己發現的其實是個天大的謬誤呢?

還是他不得已要將自己發現的所謂真理駁為一個下流的謊言?迎合大眾。

我不得而知。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曾相信   真誠可以栽種一株玫瑰
開滿一片盛夏的鮮豔

我曾相信   末日前夕會有神出來指引
指引一個方向   通往天堂

我曾相信   維納斯會無怨地予我擁抱
於是我盛裝佇立盛夏的陽光上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嘗試說服自己這些其實都不算什麼。

今天花了好長的時間坐在星巴克畫畫,J小姐和慧琪在一旁做自己的事,偶爾抽出點時間嘻嘻鬧鬧整家美式咖啡館被我們的笑聲擠滿然後太陽從我們身旁的玻璃窗落下一直到天暗——這樣真的很幸福。我很久沒笑得那麼大聲那麼真誠了。

J問最近是不是心情轉好所以不寫部落了,慧琪隨後疑惑地問:你有快樂嗎?——我想了想還是默默搖頭了。

但我想我會快樂的。我還記得自己大笑時候那張很囧的樣子啊。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很想你。你知道但不會在乎。

有時候,不是別人不在乎你,是你太在乎對方了。有誰很早以前就告訴我這個道理了。

也可能是我太孩子氣了。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May 23 Mon 2011 22:59
  • 絮語

No One,

要記住自己微笑時候的樣子哦。

像「神隱少女」裡的小千一樣,忘記自己的名字的話,就回不去自己的世界了。悲傷是一條很暗很長的路,我們一直往裡面走。如果我們忘記自己微笑時候的樣子的話,我們也就走不出那條悲傷的暗巷了。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天醒來發現簾子都拉下來了,陽光照不進來我都不知道天很早就亮了。我夢見陳宗文老師在演講,夢見某個即將回去的學長和某個學妹在一起,夢見有人離開了然後有人在哭——接下來是不斷重播凌晨時自己蹣跚上樓的景象:發簡訊報平安、開門、喝水、洗澡刷牙、嘔吐,然後費勁力氣爬上床重重躺下不省人事,直到自然醒。

我遊蕩在夢境邊界。

昨晚我並沒有醉,只是說了些自己怎麼也都想不起來為什麼會說的話。細想起來有些話好討厭,自己平常不說反而酒精的簇擁下就吐了出來,後來才又深深自責。無論如何,多數時候我都在胡言亂語,所以請不要介意。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不曉得你會不會來,但我想說,我又看見螢火蟲了。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22 Sun 2011 03:50
  • 絮語

詩人可以創造神,所以理所當然可以指揮日月星辰。

那麼,給我一輪明月好了—— 一輪可以溫暖你的明月。我們都需要那樣溫暖的月光,照亮一些比較灰暗的地方。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No One,

我很怒力回想自己當初是如何地悲傷,然後又是如何地走出悲傷。我想告訴你這些,但後來想想還是不必了。總有一天會沒事的。並非自己放下了什麼,我們真的沒必要遺忘或者放下那些過去自己曾經很珍重的,而是自己明白了什麼,因為明白了,所以可以掌握自己更多的感傷了。那麼,再給自己一些時間吧,你會懂的。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No One,

我真喜歡螢火蟲。那是在極暗極暗的環境底下才能看見的昆蟲,一盞冷艷的光。

昨天再走上那步道,如果體育館的燈熄了就更好了,但仍然很黑很暗。我們拾級而上,一步一步很緩慢,周身是零零散散的綠光在飄晃。

我覺得像雪,自很高的地方撒下來旋轉著落下,好像伸手就能接著,但是一下子就飛走。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May 21 Sat 2011 00:52
  • 絮語

其實樂觀和悲觀的區分有那麼重要嗎?樂觀的人看不見悲觀的人看見的世界;悲觀的人同樣也看不見樂觀的人看見的那個世界——那麼,有誰真的損失了什麼嗎?無論如何,找到一個最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然後好好地把日子過下去,不傷害也不為難他人,那應該是對自己最溫柔最善良的生活態度了吧?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May 17 Tue 2011 11:39
  • 訴說

No One,

以後啊,你一定要做先行離去的那種人。還善良的話,把影子留下來就好了。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夜裡好希望你們會聽見這首歌。

送舊以後雨還是沒停,有大一片空白積滿了冰冰冷冷的雨水。我不喜歡離別,雖然還早,但是眼淚歡笑和祝福都在暗示一切——沒有人會一直都在,有些人終究會離開。

所以,我一早就預測我會哭了。慧琪喊「海灘」然後我接著喊「九份」的時候我就哭了。你知道嗎,回憶會變成永遠,所以我並不難過,只是非常捨不得。捨不得,因為一切都成了過去而我們無法回去。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May 16 Mon 2011 13:29
  • 絮語

一、
真的有什麼東西正在輕輕地消失。我不曉得究竟是什麼,但是昨天走回宿舍的路上有點飄飄晃晃的,感覺很輕,就知道有什麼正被風吹散了,以後再也找不到了。糟糕的是,我不知道消失的是什麼,所以也無處尋找。

我希望是自己空腹喝酒喝醉的錯覺。

二、
昨天泛淚的時候用右手遮住,慧君在旁邊應該沒看到。總是覺得這幾天的自己很囧。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May 14 Sat 2011 00:05
  • 偶感

政馬文學獎宣告截止了。老實說,稿件的數量讓我有點沮喪,幾度想要停辦,不過最後還是打消了這念頭。有人在寫,就一定要辦下去,對吧?

我撫摸名單上的那10個名字,覺得莫名感動,無論是不是我請你們寫的,抑或你們自發地寫的——都不重要了,總之謝謝你們願意分享你們的故事,謝謝你們選擇文字,謝謝你們願意一筆一筆地將自己的生命刻出來。

幾個晚上以前永勳和J小姐都還在探問關於詩的關於文字的關於故事的事,我有些受寵若驚因為沒有料到有人那麼認真。哎,我都快哭了。

THE END. 有點沮喪,但總之結束了。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好喜歡將那些句子當作某種神聖的咒語,彷彿不斷低吟就可以得到救贖,至少,可以逃離。

於是,我不斷地告訴自己沒關係、沒關係(默默低吟,如有節奏的禱詞)——因為真的沒其他的辦法了,所以沒關係、沒關係(你默默相信自己可以得到救贖),再來一次你可以辦得更好(然而事實是不會有「再一次」的機會了)。

某種遊蕩在「後悔」、「遺憾」、「沮喪」的情緒啃噬我,像老舊教室裡那些腐朽的木製桌椅一樣,坑坑洞洞都是白蟻爬過的痕跡。啊,咒語失效,魔高一丈原來是這樣的意思。

我死心了,如果可以死得徹底一點,讓感覺全部消弭在死亡裡,那當然更好。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並沒有比敵人更崇高的動機。我們忙著為自己的所作所為尋找理想中的藉口由,因為我們害怕,害怕一旦失去理由和藉口,我們將發現我們動作背後更為難堪的真面目。

——The Red Baron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理不了那麼多,就調高耳機的音量讓自己沉溺在高分貝裡;睡覺也好,闔上雙眼世界就是你的。不過就比較黯淡罷了。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J,

要相信自己的步伐充滿音律,而且隨時都能踩出愉快的舞步來哦。


P.S.加油與對不起。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