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候你拿起空瓶子往裡邊悄悄說話,細細碎碎的,很小聲很小聲,我問你說什麼,你吐著舌頭說:秘密。最後你將瓶子封好交給我,說總有一天我會忍不住打開聽裡面的聲音。我賭氣說不會,真的不會,因為我想聽你直接告訴我。你微笑著搖頭,很神秘像是預知了什麼,而我什麼都不知道。那天夕陽融進了海,我們走過留下的每一塊足印都被海浪很溫柔很溫柔地刷走,最後似乎沒留下什麼。

空瓶子留在我這兒,我始終沒打開,最後卻意外摔在地上破了。而你的聲音像煙一樣,在碎裂的時候溜走,也許也碎成好幾塊,怎麼也拼不回來了吧。後來你也沒在回來,什麼也不曾告訴我,我什麼都不知道。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