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1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Nov 29 Mon 2010 02:18
  • 留言

25歲的時候我將為你完成一件事,這以前請你不要自我的記憶離開

之一、
我害怕這五年來你忘了她。我會恨你忘了她。你是不是仍然熬夜為她寫一首短短的詩或構思一篇長長的小說?那時候大家都覺得你瘋了,也許無人理解你的執著,但我想我能懂得。我知道,生命中總有些事情顯得特別重要,深深地烙在記憶裡怎麼也抹也抹不去,譬如她的名字、容顏、語調、身材——你徹底被俘虜以後卻依然那麼心甘情願。


之二、
五年過去了,你過得好不好?我希望你還在想她,並且堅守承諾以她的名字刻寫一首又一首的詩。英國所謂的“桂冠詩人”,由國王欽定,享有最高榮譽,負責咏贊、記錄整個王國的事件或節慶。她因此是最美麗的王國,於是你請願成為這座城池的桂冠詩人,咏贊她、紀念她,她與她的一切會是你最完美的詩作。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Nov 25 Thu 2010 13:00
  • 夢斷

幾次夢斷都來不及握緊那些記憶,恍恍然醒轉,眼角有淚,好像在夢裡面遺失了甚麼。反覆好幾次,才驚覺"來不及"那麼具體那麼真實,然後才釋然:你捉不住的始終會溜走。我這才覺悟夢是殘忍的場域,它讓你懷抱美好與恐懼以後即讓你立刻遺忘,像雨滴落以後會被曬乾。你從來不曾記得那個時候是不是下雨了。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一直喜歡走山路,從山下走到山上然後再走回去,也不知道哪來的意志力,總覺得有必要這麼走,好像走完了殘破的靈魂才得以完滿。後來有一天惹惱了你,說了對不起也沒用,自責也無法兌換解脫,人在電腦屏幕前像秋天凋零謝下的花沮喪。於是篤定地鎖上手機關上電腦,帶了本書瞞著朋友說要出外找個地方閱讀,實則是想走到山上散散步:我以為月光和風會安慰自己,至少把難過的力氣浪費在腳程上。但那晚月光突然變得好殘忍,眼前的風景像是被錯落割破的,殘敗不堪。路很長,第一次覺得終點好遠,於是我懷疑這般走下去究竟有什麼意義:我知道我終會回到原點,而路上所有的景色也早已被我預料,不會再有驚喜——最後搞不好會累垮在終點換來深深的落空。走到藝中以後才發現走不下去了,我第一次覺得這山路好寂寞,寂寞好長,長得讓人窒息。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

那時候你拿起空瓶子往裡邊悄悄說話,細細碎碎的,很小聲很小聲,我問你說什麼,你吐著舌頭說:秘密。最後你將瓶子封好交給我,說總有一天我會忍不住打開聽裡面的聲音。我賭氣說不會,真的不會,因為我想聽你直接告訴我。你微笑著搖頭,很神秘像是預知了什麼,而我什麼都不知道。那天夕陽融進了海,我們走過留下的每一塊足印都被海浪很溫柔很溫柔地刷走,最後似乎沒留下什麼。

空瓶子留在我這兒,我始終沒打開,最後卻意外摔在地上破了。而你的聲音像煙一樣,在碎裂的時候溜走,也許也碎成好幾塊,怎麼也拼不回來了吧。後來你也沒在回來,什麼也不曾告訴我,我什麼都不知道。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很多時候是自己讓自己無法思考的,好像主動把腦袋中的某個開關按下然後全世界就一片白,變得好單純。這種時候最常望著電腦屏幕發呆,然後點按Youtube同一首歌曲讓它反复又反复播放,有點悲傷但是流不出眼淚,開心也笑不出來,腦袋處在關機狀態,無法思考。我知道我在浪費時間,但我對自己竟是這樣無可奈何,沒什麼能讓我回過神來。所以整個期中考試季節我實在沒讀進什麼東西就硬著頭皮赴考,最後一塌糊塗回來。

一塌糊塗不是形容詞的時候就是一個事實。我小小的雙手實在握不住太多東西,我無法像更多其他的人那樣堅強,我可以大方地承認自己多愁並且善感,在戰爭結束以前我會先死在自己氾濫的感情上。就是這樣一塌糊塗,沒有人會予以同情也不會有人鼓勵。其實我只想做自己喜歡的事情,那些比這些更重要的事情,重複幾次也無所謂,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把自己搞得一塌糊塗。我有時候想在你面前摔倒跌破撞爛你會報以怎樣的表情?那如果我不小心將你撞倒呢?

秋天和冬天分不清了。寒冷來了就不走了。惠頎說青春來了就不走了。嘿,如果青春來了就不走了,那該多好?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Nov 15 Mon 2010 21:53
  • 密碼文章 遲到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
  • Nov 15 Mon 2010 03:51
  • 隨筆

一、
我將倉頡造的字折成一朵一朵的花
要趕在你離去   或着她們凋零以前
送你

二、
神允許我們每個人擁有一本屬於一個人的聖經
我的那本全是你的名字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真的有比考試還重要的事,譬如聽著一首歌愉快或哀傷。而生命總在這種時候被切割得支離破碎,有一些自覺非常重要的東西被遺漏在某個時空的某個角落裡忘了拿回來就會不小心失去。但你怎麼知道哪些東西真的重要?胡晴舫說百年樓旁的走廊寧靜美麗,有時候翹課在那發呆,也是很重要的事。那對於我,什麼是最重要的事呢?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Nov 14 Sun 2010 23:26
  • 錯誤

我自覺自己沒辦法再往前了。你難過得蹲在街角任雨水沖刷眼淚,把弱小的身體藏在膝間,以為這樣就沒人發現你在哭泣。其實,我好想擁緊你安慰你,但卻比誰都怯懦膽小,只能躲在暗角裡羞愧地自責,看你的淚水和著雨滴落成了花,看你哭得像黛玉一樣而我癡呆得像個無能的傻瓜。有時候我想,為什麼是我愛上了你,為什麼不是一個更溫柔更挺拔的男人。而我的前世不過是無能去愛,被貶下凡的孽子,背負著罪。大雨很快就要淹沒這座城,而我還不能終止你的悲傷。如果我還有資格祈禱,最後一次也好,請褫奪我的記憶,予以我輪迴,再委派一個真正的天使,命令他張開雙翅,守在你身邊。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DSC_0518.JPG 

總是害怕有些事會來不及。我在海岸旁使勁寫下你的名字,然後浪襲來了,你的名字變成浪花灑在夕陽下,細細碎碎的,終於消失不見。於是我重複了好幾遍,每一次都把你的名字寫得更用力,好像再用力一點,就能在地球表面刻下你的印記。只是最後漲潮了,浪頭越來越高,很快就吞沒了整片沙灘和夕陽,而你再也不會看到那些我為你寫下的一切了。我坐在岸邊有點沮喪。我想讓你知道我對你的所有感覺,在還來得及的時候,為你寫下我能寫下的全部。所以我坐著,等海潮退去,等天光,等你走來——我無能給你什麼,惟有等待。

——這些是我所能給你最美好、最棒的紀念了。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Nov 03 Wed 2010 10:38
  • 註釋

聰明的你,告訴我,我們的日子為什麼一去不復返呢?

離別

上完詞選以後陽光消失了。雲層壓得很低很低,吹過來的風變得好冷。我沒穿外套,寒冷是神在懲罰我的逞強。

這一次讀李白的《菩薩蠻》和《憶秦娥》,兩首都是愁。我喜歡《憶秦娥》:簫聲咽,秦娥夢斷秦樓月。秦樓月,年年柳色,灞陵傷別。傷別,分離以後相聚不能期,所以傷。你知道大自然的規律,像朱自清寫的<匆匆>:燕子去了,有再來的時候;楊柳枯了,有再青的時候;桃樹謝了,有再開的時候——一個結束在引領一個開始,但你不確定一次分離會引領另一次相聚,如果不能聚了,怎麼辦?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DSC_0559.JPG
然後真的飄來了一片雲,緩緩悠悠,我想是從你所在的城市飄來的吧。你是不是在裡面寄託了什麼?為什麼 它看起來有點沉重,遲鈍的雲。為什麼它不停下來?

一、

政府宣布放棄抵抗,世界進入末日的倒數。總統在類似防空洞的密室裡發言,哀傷擠滿他的聲音,從收音機的喇叭溢漏出來——從今往後,我 們不再作無謂的抵抗,我們不願增添再多的犧牲,神預示的末日已經來到,我們只能接受命運,祈禱一切都會結束。還有一個月,這是我們僅存的時間。

二、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