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HOOL03.JPG  

高中時候,社室在面海的課外活動樓四樓,社課結束后,總會倚著欄桿望海。海風多數時候很溫柔,伴著淺淺的海浪聲,好像會催眠。我忘了多少次,下午課上完以后就偷偷摸進社室,躺在沙發上看書,然后任由海風從百葉窗溜進來。滿室咸咸黏黏的空氣繞著就織成了我的夢境,我竟這樣睡了好久,6點半才匆匆起來,沖下樓去追趕快離開的校車。那時候,我大概都是一個人吧?社室在高高的四樓,統考將即,很少有人愿意耗時間體力搞得渾身是汗爬到四樓來虛度光陰吧。那么孤獨。而我卻愛上這樣一個人吹風看書然后不知覺睡著的日子。這時候想起,那些年突然被拉得好遠。你知道“遠”這距離的定義吧?那反復在夢里浮現,卻又回不去的從前,就很遠。

昨天行經學校,和朋友走在海岸人行道,太陽正落下,月亮正慢慢清澈起來。我說不走了,把背包丟在地上,倒頭就躺在海岸上望著天空。于是啊想起來,六年里,我好像沒好好看過這片天空。海浪的聲音還是一樣溫柔,那么,天空也沒變吧?呵,一晃,竟是兩年。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