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1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Nov 28 Sat 2009 22:51
  • Wahai!

Wahai!

我們來寫詩吧!

一直到最后一抹微笑開始蒼老
一直到最后一滴眼淚終于干涸

好不————好?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Nov 27 Fri 2009 21:09
  • 影子

我在暗夜里點燃蠟燭開始搜尋自己的影子
失蹤了19年
我忘了把它擱在哪兒

哦,它躺在房間很深很深的角落里
我都忘了
19年的霉味
很重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青康藏書房

傳說野生的詩人棲居于此
靠獵捕野生的詩意為生
他們放牧文字于廣大的活頁紙上
也在玻璃門上
放牧   他們說,大概一張衛生紙的面積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JBCAMP2.JPG
我妄想殺死一個名叫馮垂華的人

 

我曾經妄想殺死一個名叫馮垂華的人。他其實不壞:沒抽過煙,酒只能喝兩口,還是處男。相反的,他是太規矩的人,聽老師的話,怕做傷天害理的事,躲起來看A片也不敢讓人知道,一輩子總是偷偷摸摸,活得無精打采。高中時他比誰都楞,市儈卻還假裝浪漫,并且常假裝成詩人的樣子,讓每個人都相信他持有詩人的身份證。可我比誰都清楚,他不過是下三濫的痞子,常用污言穢語來侮辱一首詩。他在高中時得了文學獎,新詩組,這讓我無比怨憤:真干!侮辱了詩!你不知道,他是騙子,用謊言堆砌成高高的詩句騙人,而總是有人受騙,總是有人相信他所謂的詩。大學時期他遠赴臺灣,我以為他終于遠離我而我即將自由,但他拐帶我,要我做他的隨從、學伴。我跟去,繼續看他騙人、騙人,還是騙人!我不知道他活著的意義,而他繼續侮辱每一首詩。我想勸他放棄寫詩,將自己丟進現實世界里好好生活,免得又有誰要遭殃,但他執迷不悟,寫詩寫詩寫詩寫詩寫詩,考試,然后還是寫詩寫詩寫詩!哦,我受夠了。我妄想殺死他,那個名叫馮垂華的人。我不容許有人玷污我的情人,我的詩,我的生命。你不了解,因為我總是活在他的陰影底下,看他唬人!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我一直想寫日記,所以,趁下課的空檔來敲幾個字,當作今天的日記(以后還會不會有,誰也不知道,因為我極度懶惰)。

沒有下雨沒有下雪13度低溫飄忽來了一天便飄忽離去,現在窗外27度,是馬來西亞的天氣,只是風大了一些。生活依舊,讀書報告吃飯睡覺,偶爾偷懶上上網打打羽球或者看看書,暫時沒有太大的驚喜,日子卻也沒讓人難受。

系上的朋友開始抱怨大學的煩悶,我們都以為脫離高中制式教育,上了大學自由的時間會更多,日子應該和小說里描寫的一樣,豐富有趣,偶爾還難過頹喪。但是,沒有,日子如常,時間表排得很整齊,每天按著時間表做事我們都變成了乖孩子,害怕哪天沒上課考試就要被當掉。最近讀保羅.奧斯特的《失意錄》,我的大學生活過還真如他描述的那般“失意”(或許斷定太早,期待明天更好)。

我更渴望詩意,但最近寫不出多少詩。每夜凌晨兩點才關掉電腦爬上床,也不知道自己在忙什么。書看得不多,來臺兩個月才讀完楊照《迷路的詩》,楊牧的《奇萊前書》還停在花蓮沒有前進的意思,鯨向海的《精神病院》還在等待心情。然而害怕書本不甘寂寞所以我總是買了好多(用“掃購”也許比較貼切)所以書架上總有書本在排隊。

聽王亞萍老師的《東南亞民族與現況》,就有想要出走的沖動。我自小到大似乎都被困在馬來西亞南部甚至自己的國家還有太大的土地沒踏過,再更遠的土地:泰國、緬甸、越南、柬埔寨……我都想去看看,看不同的陽光,呼吸不同的空氣,記住不同的微笑。

半小時后要到上“藝術概論”,聽巴東老師說繪畫欣賞。我喜歡這門課,但總耐不住睡神的誘惑。

從山上到山下,現在開始走剛好,還有好多的怨言也來不及寫了,留在心底折磨自己也好。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