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ck03.jpg
好像時間總帶著憂傷在行走

 

我夢見時間好幾次(我至今不確定那是不是夢)。幾次都只短短的一瞬,以至我都沒記得它的樣子。最早的時候我還是孩子,媽媽好像買了書包說要讓我明天上學,八點就把我趕上床。午夜的鐘聲響起我被驚醒,密細著眼睛看見漏風的百葉窗邊時間正支著頭發呆。我不敢作聲,以為是虎姑婆,于是就這樣靜靜地回到夢里。好多天以后,月亮告訴我時間它是在猶豫著要不要帶走一個孩子的童年,好像一個罪犯正在對誰懺悔。之后的一次我趴在微積分和三角形里熟睡,被染黑的冷風吹醒。我揉著眼起身,發現旁邊正坐著時間在細數我臉上的青春痘,好像數量一足,就要把我的青春也帶走。后來它出現在我高中畢業典禮的前一個晚上,靜悄悄地坐在我床頭,眼里是滿滿的溫柔和滿滿的愧疚,正準備宣示一次離別。它低頭親吻我的額頭,想說聲對不起,而我卻無法理解它的語言。好多次,我偷瞄了時間它憂郁的眼神,好像處決者那樣的無奈與哀傷。最后一次我夢見它是在昨夜。黑色的雨把月亮都淹沒了,時間它站在床頭悲嘆,說了一些我聽不懂的(而我沒敢發問),但卻嘗得出滿腔都是濃濃不舍。好像這一次它又想帶走什么了......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