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寫不痛快。

一個美麗的生命離去以后,我們是不是應該心懷悲痛,真誠地祝福他一路走好,然后大家都冷靜下來,把前因、后果都細細想過,再公平、公開地展開調查,把所有疑云吹走,讓真相在太陽底下攤開?

這應該是最理想的辦法吧?

但這幾天來,報紙上人頭攢動,嘈嘈雜雜的,好像誰都說了一些話。我知道,離開的是一個閃耀的生命,誰都難受,憤怒與悲傷郁結在心里不是好事,所以要說出來才痛快。他們只是急于尋求真相,或者一個公道。

但我不明白的是,當我們失去一個生命以后,為什么還要有政治的介入?本來應該心懷悲慟的,但為什么總會有人將焦點移開,把種族、宗教之類的課題拉進來?

馬哈迪說土著已經處處讓步了,要我們別得寸進尺。哦,失去一個生命以后我們要diam-diam?真相都可以不顧?

《前鋒報》說我們在質疑土著的行政效率,說反對黨的馬來領袖吃里扒外。哦,如果非土著死在這個國家我們就不必報警然后草草埋了就好?土著的異族朋友過世了難道也不能申冤不能哀悼不能傷心不能生氣不能流淚?

什么跟什么?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