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6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建集4  

或許因為我們都太年輕了,才會興致勃勃地說著:“加油哦”、“要努力喲”,或者是什麼“我喜歡你”、“我們會支持你的”、“我要永遠和你在一起”這樣無法承擔的話吧............我仿佛可以看見所有可愛的字句、真純的話語,或者天真的笑容......那些我們即將失去的一切,像尸體地在時間的洪流里載浮載沉著,從我眼前飄過,再也回不來了。

————侯文詠 《危險心靈》

 

 

當我們放逐童年以后
所有最美麗的歡笑都已披上枷鎖
丟進被染成黑白的時光里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開學的第一個星期我就失業了。假期前和學生上了最后一堂課后就正式告別我的教師生涯。這一來,九月赴臺以前我就只得乖乖地待在家里,等待(而我知道我并不乖)。

于是,今天不乖的我駕著我白色的“邁威”到南方學院去。想去看看大專院校的圖書館。一方面也是木焱介紹去看。那是很早以前的事了,但一直都沒機會。自己一個人去會迷路,所以今天好不容易找了個機會把國豪拉出來陪跑。我倒希望能申請到南院的借書證,在剩下的最后兩個月讓我的閱讀有所歸宿(這時我仿佛聽見書柜里那些排隊的書嘮嘮叨叨地抱怨了)。寬中的圖書館問過了,我們這些校友要申請還得繳上80令吉的押金,像是怕我們夾書逃跑;南院的圖書館當然也不便宜了,除了50的年金,還要300令吉的押金。我這落魄教師的薪水還沒拿呢,要拿出300令吉是大困難,所以就只晃了晃就匆匆趕到寬中去了。

我曾經幻想就在南院圖書館里能發掘幾本好看的詩集(我柜里的詩集也抱怨了),但借書證沒法申請,所以只能以后找個機會拿本筆記過去“抄詩”了。今天也沒轉到馬華文學館去倒是個缺憾。南院有全馬惟一的馬華文學館,而我今天才發覺原來那馬華文學館和自己的住處是多么接近而我卻不自知。呵,誰說近水樓臺先得月,我倒象是《向左走.向右走》里的男孩女孩。

回到寬中以后又頭痛了。我的頭真像鬧鐘,而且不需設定時間就自然在每個星期六就“響”了起來。每一次都是劇烈的頭疼,那還真難挨。所以,今天又沒讀到書了(聽吧,書柜又傳來抱怨聲,靜些吧!)。桌上的史蒂芬金的《綠色奇跡》還攤開在190余頁,而我冷落了他好多天。

Image004.jpg
被冷落的史蒂芬金正哀怨地看著我呢。

昨天我很深刻地了解緣分的奇妙。一位朋友在我部落里留言。這位朋友是去年曾經說過“你好”的。而“你好”以后就不再有交流也不再有接觸。而昨天她留言以后,就突然想起了似的,便想到msn上謝謝她的留言。再然后竟在她部落上發現了我高三同學的影子,而更確認了她是我同學的同學,即是我的“遠方同學”。更然后,我們發現,在某些方面我們其實很相像(尤其身高)。因此,我也很直接在這里介紹你,美琪小姐,希望以后往“朋友關系”邁進吧。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一直想說說我和詩之間的一些故事。

P1050262.JPG 
很多的詩意還等著被解放

回憶起來其實不難。我和詩相遇得遲,很多的記憶仍然清楚。和詩最早的接觸是在高二時的寬中文學獎。那時,我的新詩得了優秀,我記得詩的名字叫《你不是維納斯》。這首詩的產生是個意外。我記得,當時高二的英文老師給了功課,要我們寫一首POEM交差。我英文底子不好,憑空很難找出幾個英文單字湊應,所以就胡亂寫了篇詩,打算做翻譯。于是,《你不是維納斯》就在那個悶熱的下午誕生了,很意外地誕生。

后來詩沒譯成,被我搓揉得皺巴巴地塞在文件夾底下。寬中文學獎截止的前一天,我深夜睡不著就起身整理稿件。我的作品中散文有了,小說有了,就缺了詩。我想起文件夾底下似乎有首被遺忘的詩,抽了出來,從新謄寫,然后就成了我的參賽作品。

然后又是個意外。我的散文、小說都沒獲獎,反而那首胡掰的詩得了優秀。

可那以后,我一直不敢寫詩。

我以為詩是最恐怖的文體。我很難想象幾行字里要怎么容納作者一肚子的情感和想法。我甚至懷疑詩是不是毫無意義的夢囈。我以為,詩人總把要說的話說得很難懂,繞了好多道彎寫了一個憑空想象的場景讓讀者去猜。或許還是詩人編造的一堆密碼,一堆我們看不懂的符號加數字變成的文字。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和慧仪msn聊到了电影。她介绍我看《送行者   礼仪师的乐章》(中译“入殓师”),说故事感人,情节很棒,还赚人热泪,并且刚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电影”(后来才知道她自己还没看过)。于是,很冷很无聊的晚上,我打开PPS戴上耳机,走进电影里的世界。

090312110333_68365.jpg

电影在探讨死亡。死亡这东西很敏感。很多的人会认为死亡应该被遗弃。正常的生活应该是排除死亡以后挂上笑容的态度。死亡,说出来是要折寿的。

主角是服侍死亡的入殓师。他曾经是生命的歌颂者,而后来竟要歌颂死亡。他显然很不甘心,心里在挣扎。

后来,他窥见死亡里有一丝让人心动的因素:他看见他师父给最悲惨的死亡打扮,漂亮地送行。他深刻理解,死亡可以很美丽。他开始坚信,最悲惨的离别也该为往生者留下最美丽的容颜;最凄哀的分手也该拥有最动人的结局;泪流的最后,应该换来最美丽的笑容。

他开始懂得,死亡其实并不与生命对立。死亡其实包含在生命之中,又或许,生命其实包含在死亡之中。

他于是歌颂死亡。

49c191d496536.jpg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Jun 07 Sun 2009 09:48
  • 远行

远行。又是一个人。

segamat terminal.jpg
昔加末车站。沛君在旁边,银萤在下一秒的前面。

早上八点就启程到昔加末去。这一趟远行,纯粹为了探访朋友。在巴士上一路摇晃,颠簸了两、三小时才到昔加末车站。路上带着赫拉巴尔,看了30余页,惊觉有东西在我身上爬行,仿佛爱人抚慰那样撩得我全身痒。是蟑螂小强。小小的一只爬在我的雪白T-恤上,在我发现以后慌张逃跑。我想报复,可之后却没了它的踪影。我心里骂了好几句粗话,嘀咕几句然后书也看不下了,阖上眼小睡,盼下一次睁眼是在目的地。

近11点到昔加末。下了车拍了拍头发晃了晃头,害怕刚睡着时小强在我头发筑巢。走进车站朋友都还没到,只好坐下来等。庆幸有赫拉巴尔,等待还不至于那么沉闷。一直到有人坐到我身旁来吸烟,才合上书站起来等。终于沛君先到了,然后银萤也来了。两个女孩带着一个中年汉子顶着太阳走到昔加末的星洲日报报馆去。昔加末的星洲报馆在二楼。楼梯藏在小门里,踏上去会嘎嘎地响。声音回荡在灯光昏暗的楼梯间,仿佛走过这楼梯推开门,门后就是让人怀念的旧时代。

报馆办完事后到咖啡厅吃午餐。

昔加末聚会2.jpg   
当咖啡店沐浴在午后的宁静中,我们让笑声和咖啡香交缠。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 Jun 04 Thu 2009 17:38
  • 六月

啊,六月
趁阳光锐利得像   出鞘的刀
把我干瘪的躯壳丢到阳光底下曝晒
让阳光蒸去我脸上的笑容   眼角的泪滴
蒸融覆盖自己的整片面具
以及你们说的所有重要的
美丽的谎言:道德   伦理   是非对错
都蒸散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