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下午和国豪、吉利到咖啡座坐了好久。谈话中我说到了“七龙珠”、“假面骑士”,还为了“七龙珠”里赛亚人的分别和吉利争执。我甚至拿出笔记本画上好几个人物来证明我的论点,却在书页的夹缝间看见国豪与吉利的无奈。嗯,我知道了,这样的话题已经脱离这两位男生的世界了。

记得前些日子到五年级班上上课,进到班上,各个俨然小大人。我习惯上课之前聊天南地北,于是说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不知怎么的,话题扯到“BEN 10”这部卡通上。我说,我也为这部卡通疯狂过,记得还是高中,回到家就扭开Astro卫星电视追看。这么一说,却意外发现学生们都楞住了。好一阵子,几 个顽皮的男生突然暴笑起来,大嚷不可思议。或许和他们一副小大人的样子相较,我说起BEN 10似乎是一种罪过。

我胡思乱想好一阵子。突然想起有这么一次在琇琦家做客,国豪和我同坐一张沙发上。琇琦家里的小弟弟正看着电视里的奥特曼举起十字手发射电光波,把巨大的怪兽打得落花流水。我看得目不转睛,国豪发现以后调侃了我几句,还煞有介事地问了我好多关于奥特曼的问题,“为什么胸前会发出红光啊?”、“为什么人类可以变身啊?”、“怪兽那么大死后怎么处理啊?”......诸如此类。我于是认真地一一回答。我知道国豪是调侃我来着,可却没料着我竟那么认真回答。因此,我从玻璃杯里红茶的倒影看见了国豪的无奈。

是的。我的童年似乎还在延续。我不知道这样算不算“幼稚”。而我知道有人是这么形容我的。可我总奈何不了自己。仿佛这些卡通是构成我生命的一部分。好几次,我看多啦A梦看蜡笔小新看得笑破肚皮;好几次,我看假面骑士看得屏住了气,心里为这些英雄紧张;好几次,我坐在马桶上把手里的漫画翻烂。我不知道还需要多久这些超人怪兽机器人才会从我的生命中剔除,可我现在好喜欢好喜欢那些动漫家勾勒出来的世界:单纯、可爱,并且多么的“孩子气”。

Kamen Rider 1 new.jpg

而我想,我需要多少的勇气才能举起手,像蜡笔小新一样学着自己的童年英雄哈哈大笑呢?这么一想,我不禁怀疑,我的童年在延续过程中,是不是已经慢慢流逝了。我的手,我的笑声,仿佛被“大人”这词积压得好重好重,再也举不起来了。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