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记得昨天。

我一如往常走进班上,三年级的一班,很可爱。我多么喜欢这样的孩子,童言童语,还把童真戴在身上,不像我这样忧郁的少年。他们笑的时候哭的时候都在告诉我们,他们是孩子,三年级很可爱的孩子。我似乎喜欢上这样的孩子,尽管我多数时候会在暴怒下对着孩子们嘶吼,但我确实喜欢这一群孩子。

起立行礼以后,高班长文馨走出来,拿着礼物递给我,说:“嘉敏送你的。”我愣了一愣,嘉敏是矮班长啊,一回头,她就站在我身边。她说,是送我的教师节礼物。唔,这可爱的班长要别人代拿礼物给我呢。我心里觉得好笑,但没问什么就将礼物收下,心里却一直想着:这是我人生中第一份教师节礼物呢。那么郑重地包裹在礼物纸内,那么郑重地送上,那么郑重地想祝福我教师节快乐。

教师节的礼物  
我的第一份教师节礼物。我想记得这一刻。谢谢嘉敏

我想记得这一刻:我的第一份教师节礼物。

我是个怎样的教师?我进班,总爱嬉闹,调侃班上的学生,也让班上的学生调侃我。我教课,除了科学外,都常“脱轨”。我教公民,会说八国联军;我教道德教育,会说《西游记》;我教地方研究,会从森林说到人类很自私。我让学生写周记,学生会问我“爱是什么”,甚至将暗恋对象告诉我发好多的牢骚,可我却很细心地回答很细心地聆听。有老师告诉我这样太不应该,老师应该俨然“老师”的姿态。而我至今却依然固执得无可救药。我不清楚我的“执拗”究竟会对学生的成绩带了怎样的影响,也不清楚门外经过的校长主任教师家长会怎么想。但我真心希望,这样做,他们会懂得比课本还多;这样做,他们还会是好久好久可爱的孩子。

我好希望我走了以后能有回来的一天。送走惠颀的那天,我们说的是“台湾见”。那么,是不是大学的寒暑假能回来代课。如果,如果能回来的话,是不是会有学生在起立行礼以后冲到前面来告诉我:“老师,不准你欺负XX哦,他是我的王子。”或者,那三年级的班长会再送上一份教师节礼物,祝福我这位不称职的教师,“教师节快乐”?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