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2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也许有些人不太明白,我们需要的仅是一刻的宁静。没有纷扰和动乱,没有叫嚣和喊骂,没有阴谋和陷害,一切云淡风清,我们抬头,可以看见清澄的阳光洒在躺着露水的叶片上。而如今,仿佛有人给我们的天空蒙上一层重重的雾,遮天蔽地。我们以为,一切终究会沉静,可是僵持好久,黑浊的雾气压得人民快要窒息。从辞职到跳槽,从变天到抵抗,从禁止出席州议会会议到隔空叫骂,然后镁光灯底下又闪出丑陋的政治。够了,我们受了好久。

我不知道,是不是任何一个通往民主与自由的途径都要有这么一段乌烟瘴气的曾经,因而容许一批人为了自己的权利,站在所谓政治的擂台上与他人角逐。在这擂台上结束的钟声敲响以前,他们无视底下多少人因为饥饿而走到街边乞食,有多少人因为失业而抡起巴冷刀,有多少人因为经济压力而精神错乱、忧郁症。数不清的多少人,被他们无视。

那他们是不是该停止了?停止争论,容许一个反对势力的存在;停止金钱政治,让出一个清明的范围给清澄的阳光;停止叫嚣,让我们能有一时的宁静,让报章能空出一份版位容纳一个让百姓做主角的新闻;停止阴谋,空出多一些时间倾听百姓的声音。他们该停止了,是不是?

然而我们被告知好多好多的现实。现实是,政治没有所谓的宁静,只有间歇性的“停火协议”;现实是,政治搞得好是漂亮的艺术,搞不好是肮脏的勾当;现实是,政治的战场上,中弹倒下的都是百姓都是平民;现实是,政府的政策都让平民的眼睛蒙上黑布领着他们走;现实是,人民总是政治的牺牲品。现实告诉我们,在政治底下,宁静是奢望,而我们要习惯更多的声音在我们的耳边萦绕,告诉我们他们将如何如何地为我们服务,然后再眼睁睁看着他们套上拳击手套让我们做他们的观众。

是的,我们是受够了。可是谁来倾听?政府忙着告诉我们他们政权仍然稳定、议员忙着算计未来还需多少个席位他们才能稳住阵脚、警方忙着警告人民不要参加某时某地的某一项聚会。那么,我们找谁来倾听?也许,我们很需要一阵清风吹来,把天上的浓重雾气吹走,让阳光透下来,让我们能大力大力呼吸没有阴谋没有骚乱的空气。

我们很需要一阵清风,真的。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海浪

我努力想在沙滩上
用树枝  用手指
用笑颜  用泪水  用思念
用所有能刻画你所有的
留下你的名字
而我怀疑海浪是太不通融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你大量吞咽 
将全世界的愁绪
往嘴里填塞
往食道填塞
可以的话,把胃割开
也往里边填塞
没有节制

于是  体重剧增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昨天到琇琦家做客。

乘车到花园外的大路想要转车,却意外见到大排大排的车龙,随即呆愣。心里恍然,原来是大宝森节的庆典引来的大批善信。原本宽敞的三条车道,善信们的车子就违例停靠占满了一整条。从行人天桥上往不远处的兴都庙观望,人群拥簇,数不清的激昂队伍。走下天桥,巴士车站站满了参加庆典后意欲返家的信徒。于是,我直觉往琇琦家的这一趟要在站立中度过,而这也预言般实现了。就这样,我在空调系统拙劣的巴士里,吸着汗臭与茉莉花香混合成的不协调空气(印裔同胞爱在项上、发尾上挂茉莉花串),一路颠簸。

在琇琦家盼来了美慧。随即三人摇身变为评审,开始对《那本书2》的稿件做初步甄选。我们仨并没专业的鉴赏能力,然而却对很多的稿件展开了“毒舌”讲评。事实上,对于所有的稿件,我只能以“失望”概括。纵使是文创社社员的来稿也没能让人有焕然、惊艳的感觉。文学不是纯粹的作文,也不仅仅是刻意的文字堆砌,然而那叠稿件中却又以此占多数。我想,或许他们需要的仅仅是时间。仿佛时间可以化成利刃将手中的笔削尖。

我和琇琦决定策划一本文集。就一本简单的文集,编委两个人,作者也两个人。毕业以后长期无业,调侃自己是专业 “坐家”。即为“坐家”,那当然要付诸行动,让自己的“坐家”生涯能有完美的句点,而这部文集会是我的句点。然后我们再笑说希望能在大学毕业以后五年办本杂志,也未知这会否又是我们没有结局的“年少清狂”。

夜里我只身上了返家的巴士。车里一样挤满了人,各个满面的倦容,像是刚打完了战,然后车里灯光昏暗,暗影泛在因倦怠而扭曲的脸上,让人深觉原来所谓生活其实是一段曲折的梦。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台人生存空间与发展
文:张金发

面對著大學畢業後歸國而國家不給予學位承認的風險;忍受著社會中無數人的歧視眼光、差別待遇等窘境。留台人歷經五、六十年,前撲後繼,留台之路從未中斷過,赴台升學的人數也在這近10年間往上遞增的趨勢,如今畢業的留台人數已近4萬人。

如要政府承認該外國的學位,“可以”透過向公共服務局申請,依照規定填寫一大堆表格後呈報,然後就是無限期地“等待”。沒有人理解,是不是台灣畢業的學生程度都有問題?為何國家公共服務局對留台學位欠缺理性對待?還是認為台灣經營的大專院校都是學店?黑店?就算與公共服務局洽談,對方往往推说只有國家須要該方面的專業人才或當政府公務員的時候才考慮“原則性接納”。

公共服務局主宰著外國學位是否被接納的權力,權力之大連高官也對他們無可奈何。不只台灣畢業回國的大學生面對這種困窘,還有許多國家的學位也一律不被公共服務局“認可”,其情節一樣。公共服務局是不需向大家解釋他們是否“認可”或“不認可”的理由,因為這是他們的權力。我們疑惑,究竟公共服務局是否有一套健全的制度來審核與評定外國大學的學位?他們對外國學位是否都作認真鑑定?

除了8所台灣的大學醫學學位(包括醫科、牙科、藥劑)在1997年起陸續得到承認之外,工程學 系自有政府設定的門檻,回國後只要通過考試則可取得合格的工程師執照;法律系因體制不同,迫使留台生要另謀出處,其餘的台灣各大學與學系,留台聯總都在逐 步向政府爭取承認,以讓留台人得到“合法的資格”來達成自己創業的夢想。

大馬獨立52年,留台人長期為這一片土地培植了無數精英,無可計數的留台人不遺餘力為國家為社會獻身,因而不論在政經文教士農工商都有他們的身影。或許是受傳統中華文化的影響,對社團活動往往顯得積極參與,領導社團和熱心公益的留台人更是不勝枚舉。

在政府漠視人才回流的當兒,國內的局勢,留台人的生存空間與發展都飽受侷限下如何自處?選擇回流還是在國外發展創業?黃錦樹、陳大為、鍾怡雯等學者在台灣闖出了一片天,在國內文壇也有一定的知名度;陳錦釗在台灣專研子弟書的成就取得國際漢學家的尊嚴;潘健成在台灣的事業發展被喻為商業奇才……。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Feb 02 Mon 2009 21:05
  • 远游

我们即将远游 
于我们城市边上的一座森林
(哦,呼吸都在污染这座森林)

你说那里面
是谎言灌溉的荆棘
(累累的钩刺可能划破梦想)
种子也可以长成一簇虚伪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Feb 02 Mon 2009 10:57
  • COPY

我真想
将你的身影拷贝复制
一份融在我的诗里
让你诗意伴乐下翩舞
(同时奢望自己
诗里是你  华尔兹的舞伴)
一份留在枕头上
今晚继续梦你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