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2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先恭喜婉琳PMR拿下八A佳绩。

追忆初三的自己,却也忘了拿了几个,隐隐然忆起是华文和数学,那是两个吧?后来又陷入疑虑,当年的数学并没那么理想,那该是只有华文一科吗?然而这样的记忆仿佛累赘般早已被我抛得老远,而事实上,PMR文凭确实是被我遗忘在某个角落而无法寻获了。于是,当年是否有A,现在看来也无谓了。

我错过花踪文学奖。毕业以后仿佛诗意被强行从肉身被抽走一般,再也不能好好创作。也许,这些日子都往外奔波,少与书本稿纸相处所至。现在想起那些考试前日还窝在电脑屏幕前却诗意不断的时日,总教人怀念。无法创作,恰恰仿佛画家不能作画,琴师不能谱曲,是艺术的噩梦。当然,好的艺术,不是从夹缝中被硬挤出来的,而是浑然天成,仿佛鲜花吐露的芬芳,自然而然。我只是懊恼,因一朵即将凋零的花懊恼。

今天开始寻回失去的诗意。午后开着百叶窗,让风静悄悄溜进房里,吹拂手上在翻的书。还是一个月前《海边的卡夫卡》。这段日子曾被我搁下,如今从今拿起,内页散发熟悉的气味。那是纸张特有的味道,又像时间停留过遗下的。我在晚饭前读完,心里讶异与村上春树的写作手法。虚幻与现实的完美交融让人叫绝,当然,故事里的人物依然散发着淡淡的忧伤和对现实的无可奈何。我稍稍咀嚼小说里的一些片段,始终仍存在着无法明白的意象。也许,像是书里常提到的“隐喻”。隐喻要让自己从生活中发掘,我需要的也许是流速缓慢的时间让我好好体验而已。

《海边的卡夫卡》,原来也是一首诗。

诗许是我的一种生活方式。我期待着自己活着也能是一部诗。虽然这极有可能让人斥为荒唐的幻想而作罢,但至今我依然这么期望着,如果这小小的期许不至于将自己的生活搞得一团糟的话。这些天也写诗,不过没过往的频密了。诗的好坏也不由得自己评价了。至少自己喜欢。喜欢因此才贴上部落。虽然有轻微的无病呻吟,但也许这是所谓的瓶颈吧。想来诗人们也曾踏着这条路子步向成熟的,我只是在走前人走过的路罢了。

今天是12月30日。2009年也许正急于将余下的那一人赶走,然后接下的365天便是属他的了。明天是08年的最后一天,而08年是我好多的最后一次:最后一次礼堂高唱国歌校歌,最后一次穿上白色长裤考场里涂涂写写,最后一次起立然后行礼,最后一次办营,最后一次......这些都将成为过往,我们可以不期望追回他们,就像无需追回2008年。但某些时候,回忆很重要,不是吗?将这些打包,我们带到2009年好好品尝。

明天,12月31日,和学记朋友们到Kukup倒数。我会遇见谁?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Dec 29 Mon 2008 23:06

1.

眼角筑堤 
于是
你的世界淹没水里

2.

决堤
盈满的灼热
浇醒一副愁容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Dec 28 Sun 2008 21:54

仿佛骤然升温
她蒸发而又雨滴般落下

于是
窗户滑落她
行进的痕迹

啊!这时你愿意舔干整面窗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平安夜

几天来的午后都在外边度过了,渐渐觉得自己不再“宅”(一直以来都闭在房里读书写作看戏上网的)。平安夜拉了婉琳和熙楠到cs去玩。年轻人的身子也许都是铁打的,4天3夜的培训营竟没将他们击垮,隔天又立刻出来陪一个老人家。带着他们去吃了拉面和寿司,之后谈了不少关于培训营的事。22届成功被培训营打动了,而我竟从4天3夜的回忆里被抽离,懊悔也仅仅是哀悼遗憾而已。忽而觉得,和22届少了话题,因此就稍稍容许我将八卦当成话题呗,不过我也许有预言能力哦,所以如果成真就请不要瞒着我(^^)。

之后买了4点的戏票,大家去看了甄子丹的《叶问》,是相当好看的电影。武戏、文戏、幽默与悲壮都拿捏奇准,内容意义非凡,摄影和画面剪裁都有一定的水准,看后终于欣慰,2008年结束以前总算还有部能让人印象深刻的华语电影。连婉琳都说好看,那还真是大众化了。之后想看的还有Nicole Kidman的“Australia”,预告片相当吸引人,仿佛流窜在浩瀚历史里的爱情,凄美动人。

电影结束,文康和德伟出现。相逢后五个人到Sarabat咖啡店喝茶,席上除了我,大家都刚从培训营回来,却都精神奕奕。各自点了饮料,文康幽默地指点着menu上的各式菜样。如果这世界能有幽默大赛,文康这人也许能入闱国际赛,能挺直身子,正经八百地说个能让你肚子痛的笑话,那不是我们笑点低就是文康是个专家了。小吃点了berlanciao cracker(文康命名),无比乏味,无比干涩,以后决心不再点了。之后的活动是跟踪婉琳和熙楠,天黑以后总要几个灯泡来照明,我们只好委屈自己了(^^)。

2.圣诞后一日纪事

圣诞呆在家里,后一日约了原班人马到红盒去。我9.30钟就到了,一个人逛着整栋空楼。之后10.00婉琳也到了,说是要买圣诞礼物。当然,是送给德伟和熙楠的。不过她要买的,是精品,然而那精品店大门紧紧闭着,只好到男性部门去挑两位男士的礼物了。说是礼物,当然不能马虎,要有纪念与实际利用价值。于是,给了婉琳一点点地idea,结果合买了RM19.90的内裤(婉琳也有帮忙选哦,德伟熙楠很high^^),让两位男士平分。

之后熙楠来了,让人十分受不了,然后那位唯一的女士,义气也不讲了,随即也出卖我(==),果然是同声同气。到了2点以后才和德伟到红盒去。一开始点的是“我们的纪念日”,然后是“你们是我的星光”,都是充满回忆的曲子。之后寿星婆佳琳也出现了,说真的这之前我还真不知道佳琳是哪一位(==)。总之,这天把嗓子拉破了,祸首是那些小的,稍稍有年龄的歌便只有我会唱,于是不会唱的便捣乱着给我念歌词,使我不得不扯着喉大大声地唱(当然盖不过五个人的声音==)。这天,尽情唱的似乎仅有我、婉琳和佳琳,其他两位收到礼物的男士却多保持缄默,有浪费钱之嫌。

最后带着几乎失声的嗓子回家。往巴士站的天桥上被婉琳劝去Kukup倒数。反正是最后一次了,就去离这2小时车程的海岸等待2009年的日出吧。明年,我会在什么地方等待2010年呢?那时,谁会陪着我倒数?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Dec 21 Sun 2008 22:46
  • 句点

培训营在进行中。婉琳一入营,便传来简讯说工委好凶。是啊,一年以前的今天,我们拖着行李,甫踏入校门,便被纪律骂了一顿。我忘了那时自己是怎么反应的,也许心里骂了好几句粗话,也许恶狠狠瞪了纪律一眼,也许毫不在乎心里想着“有什么大不了”,也许当时舟车劳顿累了也不做什么反应,不过如何反应也无所谓了。然而,那些日子让我回忆甚深,尤其近乎闭幕那一刻,营员们哼起“总在我身旁”,台上被“石化”的协调员们眼角泛着泪,就低着头,不敢抬起。一个接着一个,泪水决堤,忍不住以后干脆不理旁人,拥泣在一起。

泪水,成了培训营最美丽的句点。而今年,会像去年般以泪水作为回忆的线索吗?我不知道。我缺席了。因为私心、因为懦弱、因为想逃避那些可能引起悲伤记忆的片段与光景。我因为这些不可言喻的理由而缺席了。那么,斥责我的同时,回来的学记们,请告诉我,我们的尾声是否美丽。

夜里营会的过渡时段,也许司仪正领着营员唱着歌吧。去年,我在晚风吹拂下阖着眼,感受歌词与音符在心里流窜。“总在我身旁”是代表我们时代的歌曲,他们以“你们是我的星光”为他们的时代打一柄回忆的钥匙。于是将电视声量调小,手机开着这两首歌,想象我也在远远的新邦令金端本学校,想象我身旁是熟悉的身影,可能是曼桦,可能是沛君,可能是慧仪,可能是进豪,可能是佩芝,可能是雯琪,可能是银萤,可能是那些曾经就确确实实坐在我身旁,陪着我熬夜、看星星、聊天、赶道具的人。我想问这些人,“你们还好吗?”,仿佛真的就相信,话语能插上翅膀飞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

记忆里曾经答应会陪着学记走到最后。但我避开了句点。句点于是在缺了我的情况下填上了。也许没人会记起我,也许想起一个人有时也是种负担,也许也许,培训营就更完美的结束,也确确实实感动了许多人。老学记也许哭了,小学记也许也落泪了,然后又有好多好多的友情蹦了出来,誓言一生一起走,以13179为彼此间联系的密码......

我曾经厌恶这支队伍。我曾经不屑其中的经营方式。我曾经趾高气扬地以为孤身一人能撼动整支学记。我曾经默默想过,培训营之后就淡出淡出,往后的营会不再参与。不过一切的曾经都像泡沫般让时间搓破了。我开始柔弱,开始感性,开始接受,开始想念,开始不舍,开始放开一切地去融入......虽然,不愉快的、感伤的、悲哀的,这些也曾让我选择逃避,逃避到尽头以后,才开始后悔,开始感悟,开始对一切发出“能不能重来”的抱怨。那么,是不是未来里的小学记也会有我这些可叹的心情转变?

我在等你们回来,学记们(不管老的、小的),我在期待你们告诉我关于结束,以及开始的故事。

如果记忆能被捆锁,那请以最粗壮的绳子,将它绑在有你们身影的中间。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最近有了些要不得的行为,嘴巴象是上了发条般,吱吱咋咋,学起八卦来了,仿佛发条不旋完,嘴巴便没办法停止,而那发条却总是无止境地旋转。所以啊,若有得罪,敬请原谅,并请相信所有的一切都只是玩笑。

今天和熙楠、依文、婉琳到CS去看了“The Day the Earth Stood Still”。很好看的一部电影,有剧情,有深度。这假期看了好几部电影,却总让人失望。先是Quarantine像纯粹为吓人而摄,并很俗气地把“人类总利己”的道理搬上台面;Transporter 3虽然有精彩的动作场面,然而部分情节冗长,让人看得有些茫然;Quantom of Solance算是及格的一部,以动作片而言确确实实有让人震撼的感觉。

电影开场以前,和熙楠、依文、婉琳在CS乱逛。婉琳算是被我洗得亮晶晶了(这里道个歉,不要在意啊哈哈,只是玩笑)。依文也不留情面得不顾婉琳的死活,上足弹药将婉琳射得体无完肤。这时熙楠要被牺牲了,所以也请他别介意(哈哈 ==),而我很专业地当上了狗仔,以低相数摄下不少珍贵镜头。不过,这些无聊的举止还真令我内心翻腾矛盾,毕竟也曾被中伤,本该了解其中的痛楚与无奈,但不知不觉自己竟乐在其中,真是惭愧。

总之,今天过得非常开心。其实一直在逃避一些幼稚的无聊的无意义的事,一直逃到了2008年结束。很希望这一切会随着这多变的一年画上句点。也许,就这么停顿,不再继续了吧。最后啊,感谢今天各位(熙楠、依文、婉琳)的陪伴吧(说起来你们还真是豁达哦,说要看电影,也没考虑就答应了哈哈,以后也要这样出来玩啊)。

ps:暗影终于出现了。各位要以自己的智慧,在暗处寻找亮光。很多时候,我只是局外人,外来的意见通常不能帮上什么。当然,我是很好的听众,虽然这需要时间让各位信任我,然而,我相信这正好是让大家成长的机会。无论对我是否信任、要说或不说,但无论如何人总不能自己孤孤单单过一辈子,对吧?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Dec 17 Wed 2008 18:50
  • 回忆

这几天过得充实。星期天一早便到琇琦家准备晚上的BBQ聚会。先是和美慧、琇琦到八星广场去买材料,当然,摇摇晃晃好一阵子,到肯德基吃了午餐后才终于下了决心走进超市。肯德基里由我帮忙点餐,替琇琦点了一杯免费的热milo(那位收银员忘了算),而之后又一阵混乱,迟来的套餐又被餐厅的招待员搞混,弄得大家有些无奈,啼笑皆非。买了东西,呼吸着雨天后的清爽空气回到琇琦家去。4.00,正式准备晚上的佳肴(哈哈只是米粉和炒饭),这时,才发觉我对切菜还真的不在行(==要好好进修)。之后先到的是吉利、国豪和芮甜。男人们到来当然又是对我冷嘲热讽,还真亏得我金刚不坏,毫发无损。芮甜将7公斤的大西瓜切成两半,始终遗憾还是出现了。我们期待的西瓜竟然烂了!心里犹豫着,这7公斤的重量值22令吉,真的不便宜阿。尔后,接到俊铭和丽珊的电话,大伙儿都出门到油站去接人,路上充满危机,男人们对我是严重的威胁,一个个挑着眉毛,一副副猥琐的模样,让人发毛。于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回琇琦家,躲在厨房帮忙(希望诸位不要觉得我懦弱,我可是惊险地逃过一劫的)。

夜幕悄悄地将天边的空白遮去,腮和瑞璟到了以后,才惊觉烤炉太小,于是打算以瓷砖铺地生火,成功生起第一堆炭以后,琇琦的爸建议以油桶生火。火生大后,烧烤会正式开始。炉子很暖,大家围着呼吸着温暖的空气热闹地度过这一夜。唯一的缺憾是最终只留下我和国豪过夜,不过这也好。和国豪、琇琦坐在饭桌,聊到半夜4点。好久好久没和朋友们聊天了,无论如何,能面对面聊天的日子还是要好好珍惜。最后最后,琇琦不支倒地,我和国豪持续men's talk,一直到五点半国豪才离开。国豪走时,我将琇琦吵醒让她将吵闹的警铃关掉,之后琇琦才闭着眼,拖着脚到自己的房间去。偌大的客厅,最终只有我回味昨晚与今晚。隔天,到报馆之前绕到CS去找琇琦。惊讶的是,琇琦竟然不知道自己昨晚怎么到楼上去的(=='')。吃过午饭,到popular胡乱荡了荡,才和琇琦分道到报馆去。从报馆回去前,到Persada Johor的升学展去找国豪。而后,国豪劝我考虑多申请几间学校,不过我还是一意孤行,我的固执让自己只看见往台湾去的路。琇琦也说可能会要两年后才能在台湾相见了,于是心里踌躇着最后会不会仅剩自己孤单地上路。不过,无论如何,台湾是我最终的归宿,就算是自己单独的旅程,我也得学会享受。

之后的几天一直到报馆去。小学记们慢慢上了轨道,舞蹈表演和报告也似模似样,也许培训营也能很顺利地进行。我和好几位小学记说过了,新山区能不能拿第一并不重要,培训营不是让学记竞争的地方,它充满老学记的汗水,最后也必将充满泪水。去年的培训营,我获得的是“友谊”和了解到所谓的“不舍”。也许,这里边有黑暗围绕,但我相信还有一丝光明值得我们去探寻。小学记们是不是也能相信光明的存在呢?

培训营加油咯,学记们。祝福你们。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时间回流,以古庙为轴心,回看新山走过百余年后留下的足迹。而我发现,围绕古庙的直律街、陈旭年街等等,至今仍留有浓浓的古早风味,仿佛稍不留神,就要掉入时光陷阱里。

儿时对古庙的记忆仅仅是跨坐在父亲肩膀上观看夜幕里的游神,听一众千人万人欢呼着热闹着。一架架骄子里头载着诸神以最大的劲儿摇晃,我直盯着,深恐哪一尊神佛倒掉出来,不吉利就要发生。游神在新山,算是极其盛大的庆典,农历新年在全世界画下句点以后,新山华人则要让游神洗过街以后才正式将农历新年过完。这样的活动,仅仅在日制时期中断,而和平的日子里,华人们依然在暗下的气团中期盼出游的神明给自己带来平安与喜乐。慢慢接触历史以后,进而了解,原来所游诸神,皆由华人五个籍贯会馆分别供奉:赵大元帅由琼帮供奉,华光大帝为广帮,感天大帝为客帮,洪天大帝为福帮,而元天上帝为潮帮。五帮共同扶立古庙,正好体现华族团结精神。

相传古庙的建立,港主陈旭年功不可没。港主制度,以种植胡椒甘蜜为主,故重视农业的发展。而柔佛新山正是港主制度的发源地,因此不难察觉古庙游神旨在祈求丰收。而随着时日迁移,百余年恍若云烟飘散,而庆幸民俗活动并未被时间带走,而是确实保留至今,形成新山一大特色。如今,游神已不仅是宗教活动,参与者亦非尽是华族。21世纪的今天,我们在马来西亚的天空底下,看见不同肤色、不同籍贯、不同种族的人,为游行欢呼、为种族和谐欢呼、为和平欢呼。这是游神,一个庆典,一个party(陈再潘语)。

走出古庙,左右回顾,惊觉原来周围藏着不同的寺宇。拐个弯,便见到锡克庙与兴都庙,而天主教堂、基督长老会圣光堂和回教堂也在周围近近俯瞰我们的历史我们的民族。马来西亚的多元化,完美体现在这条街上。这条不再安静的老街,告诉我们,摒弃狭隘的政治眼光,我们的家园原来能够包容整个宇宙。

往前再走,老街上上世纪的建筑都在告诉我们它们的故事。有些闭上了房门的,破旧的窗户悬吊在半空,仿佛在抱怨历史的遗忘。而能保留至今的,仍然以自己的独特方式经营着。在成了“小印度”的老街角落里,藏着小小的凉茶店,招牌单调地漆上“霍有用凉茶”,据说与古庙一起成长也有近世纪的历史。继续拖着脚步,前面便是仍响着拉条式收银机“卡拉卡拉”声响的华美咖啡店。往前拐个弯,还能闻见散发着炭香的面包店。简陋的店铺里,时间仿佛滞留了70年不曾离开,一盘盘传统的海南面包出炉后,一股怀念即刻扑鼻。

而今,少了过往人力车夫呼扯的声音,多了噪耳的巴士车鸣声,美丽的纱玉河也被单调的人行道掩盖,并且改了名让人唤作“臭河”,像是一段历史、一段回忆,被现实与科技的残酷掩埋。我们,只能依靠那些仅存的片段,缅怀过去缅怀历史。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一.听听,22届

现在回想,在学记队里,我究竟学到了什么。我在麦当劳向振剑、伟良、婉琳和绥容提起,想让他们明白究竟在这曾誓言13179的队伍里能学到什么。于我,不是办营,不是写报道,在这一年里学到的并让我觉得真正有价值的,是一种心态。一种和人相处的心态、一种包容的心态、一种关怀的心态、一种体谅的心态。

我站在人群中间,看着随时间流过,慢慢地一个一个小圈子隐隐出现。于是,人与人之间有隔阂,群体与群体之间有误会。这圈着群众的线也逐渐清晰起来,因此冲突产生,矛盾扩大。20届、21届,当然也有“圈子运动”的出现,而这样的形势也开始让人觉得与人的相处需要面具,于是信任这元素慢慢淡出友谊的范恩图。原来这并不惊讶,因为仅仅是社会的缩影提早出现在我们身边。然而,为何这群15、16岁的年轻孩子要在仅存的童年里让现实的暗影介入呢?22届也理所当然逼不开这暗影的侵蚀,但是不是能够在一片混沌黑暗中,寻找那么一点透着亮光的缝隙呢?

 22届,如果我相信在这暗影里有那么一点亮光,你们愿不愿意相信呢?

二.老街之行

插入小学记采访工作的行列,带着振剑、伟良、婉琳和绥容到CS前的老街来一趟时光回流之旅。当然,负责说明工作的就是我了。实际上,这有些自不量力。这老街对于我,仅仅十余年历史,间中也曾断过,于是要在这条时轴上回看之前那辽阔的百余年,也确确实实地考验了我。害怕的是,自己的说明或许偏离了、或许颠倒了、或许失真了,那我真正将历史以错误掩埋了。无论如何,我带着他们到柔佛古庙,大概说了下港主制度与古庙的关系、义兴公司对古庙的付出以及游神等等。古庙的历史之前曾和文创朋友一起听过了,至今未忘,确实有些许成就感。尔后领着4人从兴都庙拐弯走出直律街,再从阴凉的印度戏院前经过,绕道走到霍有用凉茶店,在这间据说与古庙一起成长的小铺子前喝了菊花茶(古庙庙龄近130年哦)。在往下走,到一间70年历史的海南手工面包店买了面包,之后转到华美去午餐。老街之旅在华美店里那拉条式收银机发出的“卡拉卡拉”响声下结束。之后回到极致繁华的CS去,买了戏票和振剑、婉琳到7楼看Quarantine(绥容和伟良不敢看==)。对Quarantine极度的失望,无可否认,最初半小时有些许惊喜,但之后的1小时竟是乏味之极,重复着一样的剧情和没营养、暴力之至的画面。今年结束以前,能够让人惊叹的电影仅仅The Dark Knight尔。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昨天到报馆去,看22届学记开会。看他们围在长长的会议桌旁,争论着有的没的,仿佛看见当年自己的影子:初出茅庐,总以为自己高人一等,一股难掩的傲气在周身萦绕,说话时总装着一副冷酷博学样子,有时还真让人不耐,或让人想抡起拳头往我脸上挥。快卸任的时候,这些影子也慢慢被时间的河流冲淡。当一切都已流进记忆角落的深处时,是喜是忧;是乐抑或悲,都显得不重要了。明年是22届的天下,21届将退居幕后,好多人不舍,也有好多人兴奋。我站在中间,不舍地看着或许不会再见的朋友的背影;兴奋地看着22届美丽的开始。

22届的组长是振剑,酷酷的小男生(==不过很高),副组长是秀琪,总静静地呆在一角。然后看着他们从职位到主题,从主题到工作分配,讨论得似模似样。整个过程我尽量不发言,让22届恣意发挥,说不定能有新风格出现哦(哈哈其实我是有些懒惰啦)。自我介绍时,珍芬从头到尾重复了好几次,当然,为了建立形象,我也以珍芬为榜样,重复了好几次(因此不记得我的人还真是记性不好哈哈)。不过我的纪律脸似乎不适合我太high,后半段还是渐渐收敛了。职位分配上小学记婉琳自愿做纪律(==恕我直言你真的不像哦哈哈,期待你凶凶的样子)。之后还有雪慧自愿当舍监(理由是喜欢洗厕所==)。不过最后还是希望新山能有会跳舞的人吧。这一年几乎每一个营会,新山区在舞蹈表演时总站在最角落里笨拙地扭着僵硬的肢体(本人患有严重跳舞恐惧症==),因此只能寄望22届能打破宿命吧。

会议结束后在我的英明带领下,帮婉琳、曼桦们敲了德伟一盒RM9.90的冰淇淋(当然我也啃了一支),之后在Plaza Pelangi里又展开了追逐战。和文康合力拐着德伟,打算压着他走进coffen bean(当然打算费用由他付哈哈),虽然最后良心发现,不过还是到麦当劳去让他买了sundae请大家,计开有婉琳(她吃了两次哈哈)、依文、文康、燕婷、雯琪(这次我没吃哈哈)。在麦当劳里又自high,拿着手机大家胡乱拍照,弄得我们成为全场焦点。

全家福???
请别怀疑,我是老大(哈哈......)


小学记合照1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 Dec 03 Wed 2008 23:44
  • 梦诗

诗人醒来
在床单上遗留一滩
昨夜与诗缠绵  半干的梦遗
在褶皱被单的  缝与缝之间
仿佛蕴藏
有诗呻吟的回忆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从昔加末回来,心想一切都结束了。如果没有意外,这一趟许是我最后的营会了。有时很感慨地回想,所谓跑camp也是今年才有的事。这以前是一无所知,而在不知不觉中也跑了六、七次了。每一次,都有声音在喊我,让我努力去参与,告诉自己你必须花时间将自己与他们同化、让自己融入学记家庭里,而现实的自己却是木头般地那么无法让人亲近,想想也许自己还真的是明显的旁观者:我只能在场外看你们的快乐与幸福,却无从进入,也没能力进入。那里有清楚地一条界线,我看见了,也清楚感觉到了。如果以强压迫使自己穿越界线,那穿越以后的那一个就不是我了。因此,每一次的营会,余暇时我总呆坐石阶上看阳光或月色,听风轻拂发梢与草地的清脆声响,并不是我自闭,仅仅是觉得自己需要在热闹中寻找适合自己的热闹。于是我喜欢看阳光与月色为了天空的领地而争吵,听风轻浮地玩弄地上的事物。或许,或许我更习惯于这种无言的热闹。因此请别惊异于我的低沉,这只是我的一面。我是真心喜欢学记的,以及里面对我好的人们。

这一趟并没酸鼻的回忆。这也没什么不好,看见欢笑总比眼泪来得欢愉。离开前履行了诺言将巧克力送给了乖孙女,心里很抱歉没出席她区的营会。结束时的再见与挥手,心里有些悸动:原来还有人记得我的存在呐。新山区留到最后,将布景拆了下来,我和进豪也好好得把课室里的垃圾装满大大的两袋。3.00决定回去,走出校门前大呼沛君和佳憓,一定要确确实实地与她们挥手后才肯离去。原来自己也会不舍啊,不过回程巴士里让思绪将自己带往两天以前,却又搞不清楚自己的不舍是为了什么为了谁。我的最后一次就在疑惑中结束。可我知道,这美丽的疑惑没必要解开。

昔加末营会很棒了。仅仅几个女生能创造一个回忆,哪怕是有暗影的片段,也是一项很棒的壮举。所以啊别说自己“烂”了,一部作品不论好坏都是自己的心血,不要践踏啊。无论如何,这也许是我的最后一次了,还是要很感谢各位。

昔加末营会

一切就这样结束了。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