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

毕业以后原来还有许多事情停留在未来的某一点上等着自己。虽然知道碰上那颗点是必然的,然而也许能选择到达的途径。我一直想放慢脚步,以最柔缓的步伐走到那个点上,不疾不徐的,这比匆匆忙忙地追赶着时间更优雅更潇洒。后天便要到吉隆坡去一趟,又是自己一个人的旅程,早已习惯了。回来以后有得赶着办台湾留学手续,之后还得在短期内将undang考了,月尾也还要出席答应了沛君的营会(还要向莉雁道歉呢,不能到你区的营会帮忙真是不好意思,因为临时才接到出席颁奖礼的邀请函,所以请见谅啊)。

二.

所谓的预言仅仅是将在未来路上遮掩着那个等着我们的点的布幔掀开,那叫做“未知”的布幔。自己当然也试着预言自己的将来。可是毕竟是不真实的想象。预言毕竟还是预言家的工作。我们身为普通人类的只能尽着我们责任将我们的日子好好度过罢了。像这样慢慢地、轻轻地走到那个点上,然后气喘吁吁地想着“总算到了”,休息一阵子后便要开始往另一点启程,一直到生命地图上最末端的那颗点上,才终于要好好地睡上一觉。这么想着,突然惊觉自己这单纯的个体上竟有可能充斥着万万千千个黑点,像是平地上的蚁窟一般。于是恍惚着竟觉得有些疲累了,“呼,过了这点,还有未知数的点啊”,像这样想着,便想好好珍惜现在仿佛长假的“虚日”了。

三.

今年里终结了好多事。过了今年不再是宽中生了;过了今年不再是学记了;过了今年也不再是今年的自己了。因此有好多的事要向今年的自己清算清算的,像公司清盘那般,把所有的资财与负债作重新的分配。这么想时竟有种奇妙的紧张感觉:我的未来似乎有所眉目似的,一条路很清晰般出现在眼前。既然有路,那就走吧。慢慢地走,轻轻地走。我这么想。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不写写东西,真会忘了文字的触觉,所以纵容自己唠叨一下吧。

毕业一段日子了。说实话并没想像中的好玩。确实,自由多了,可以光明正大的偷懒好久好久也不必被良心谴责,糟的是在这段日子里身边的一切突然沉寂,本来熟悉的身影、声音、光景、片段,都在“毕业”这词背后隐匿起来,也难臆测他们的消失是暂时的抑或永远的。总之,身旁的寂静总让人觉得恐慌,像是害怕会失去一些东西,可手伸出挥了挥,却总又抓不住什么。于是心想,失去的会仅仅是个意象或理念吗?我不知道。

生活的次序也没被毕业打乱。少了上课的时间,于是开始以往长假时的生活。晚上11时爬上床去(确保电视上没播任何好看的节目以后),早上习惯性的8点睁开眼睛,然后买了报纸坐在咖啡店里在早餐前看完。回家以后坐在椅上,看了第五波播放的由Oprah主持的美国访谈节目,之后边听着披头四或空中补给边让自己沉入书堆中。偶尔又扭开电视,不然就上网看看有没有新的邮件或留言。虽然轻松,然而这迟早也将成为新的“规律性的日子”。那时也会厌倦。只是这个时候,真是没其他的色彩能填入我生命中的空白位子了。

最近重看村上春树《海边的卡夫卡》,之前一直没认真地好好看,现在静下心来,发觉其实也是一本有趣的书。看完以后再写书评吧。披头四也是很好的乐团,也想给他们写写一篇文章呢。假期是立定目标的好时期,把目标一一达成也是一种幸福。反正毕业后的日子是绝对属于自己的,真能让自己恣意挥洒。

ps:葵葵说得没错,突然觉得自己好笨。昨天竟又干了件......没有回报的事......==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毕业感言

是的,我毕业了。

今天,仅仅在醒来时有一刻那么迷惘,心里想着,终于不用再摸黑让自己穿上最纯白的校服了。拿着报纸往咖啡店走去,边吃着早餐边看着奥巴马为自己的外婆流下最真诚的男儿泪,突然惊觉少了什么。从前,总是四个人一起的早餐,而如今,真的成了“往事”。一切一切,就在昨天的欢呼声中结束了。没有眼泪,所有的是淡淡的欢愉以及开心。接下来的路,谁也不能预测。也许,真如佳勇告诉我的,像龙应台所说的“森林”。一个人走的路对于我,只是再次将自己拉回初中那段不堪的时光,没什么大不了,然而今天却有点淡淡的不舍了。

高三,第一次真正感觉“友情”这东西是这时候的事,然而真的,就只那么一年便注定要画上令人无奈的休止符。昨天夜里,发了好多封祝福简讯给那些令我不舍的朋友,有一句是我的希望:以后一样还是朋友。葵葵告诉我,要说个好兆头的,该用“永远还是朋友”算是毕业时的誓愿(唯一的条件的不准抢她男友 = =)。是啊,永远,如果这个世界真正有个所谓的“永远”,那我希望那会是我们的友谊。就这么期待吧,十年以后,某个阳光很亮的下午,大家依然坐在热闹的街头喝着咖啡胡闹着。所以,努力吧,努力维持这颗心到我们旅程的尽头。

我知道走在“森林”里的无奈,我知道分离的伤悲,我知道往后也许没有见面的机会,我知道现实不容许这个社会有时间将友情列入必修科,但我就这么希望,能有这么一天,我们的梦、我们的理想,能将这残酷的现实打败。这样,朋友依然是朋友。

2.谢师宴

终于还是去了。虽然之前不怎么想去,但终究去了。也没所谓后悔,至少还能和朋友们留下以“同学”作为身份的照片。我依然是最简便的服饰,也许还是不愿改变的缘故吧,那也只好接受这是“垂华”了。

新湖滨好大。冷气凉凉的沁入皮肤,看着一个个平日包裹着白色外衣的男男女女,今夜竟帅了、漂亮了许多。男的西装、外套、领带不乏;女的也是好亮丽的晚装、礼服、褶裙。场面的盛大令人惊叹,突然觉得我们的毕业竟是如此伟大的事,比任何人的婚礼还盛大,虽然名为“谢师”,其实也是纪念我们的离去,来了也无憾了。那一夜,小铭是文创里最帅的了(国豪别失望啊哈哈),他穿上外套还真有明星的气质啊(给他鼓掌啪啪啪...哈哈)。也几乎不认得琇琦了,画上淡淡的妆,然后发型改了,穿上一袭礼服,整个人更有气质的样子,不愧是QUEEN啊(也给她鼓掌啪啪啪)。瑞璟和仪恒也真令人认不得了,都是礼服然后又换了发型,如果不是他们出来相认,最后也还真的找不着他们。还有洁莹和伟聪的合照也很可爱啊(哈哈那个葱是Sotong你精心挑选的记得吧),颖婷到最后仍坚持不拍照,不过最后还是难逃我的镜头,不要生气啊哈哈。葵葵也是美美的,有比我高到啦,不过应该是我斜身的缘故吧哈哈。最后一张照是和振瑜合拍的,算是和好的见证吧。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11月4日,也就是明天,美国总统大选之际,我也领取了毕业证书,正式毕业,正式离开学校,正式将白色校服脱下并且永远不会穿上。那是一个转折,之前曾经很感慨地害怕毕业以后那段充满迷惘的日子,也曾经很感慨毕业以后要面对的所谓“失去”,像是毕业有种美丽的神秘,11月4日以前,她总不会露出自己的面目。期待与感慨,总萦绕在自己的心头,碰撞、融合,最后生出的是初中时的自己:最终,还是要一个人走。

这个世界终究没有所谓的存在感。我的18年,曾经一度以为拥有的存在感结果仅仅仿若昙花罢了,就那么一绽放,就要注定凋零。没有人的离去,会让一个人愧疚、伤心、惋惜一辈子,亦没有人能影响一个人永远,一切始终会让时间的河水冲淡,最后慢慢淡忘,变成仅仅的一句“有这件事吗?”一个人花了一辈子汲汲营营,留下的足迹终究要被后人随上而擦拭,所谓的存在的价值却是给后人提供遗忘自己的机会罢了。而过往的记忆,对于一个人也似乎不怎么重要了,终究也要被遗忘的,不是吗?

毕业刊里每张照片底下写着好多“要保持联络哦”,那是不舍的感情延伸。刚问芮甜,今天还记得去年的10月26日是挥别高中的日子,那么五年以后,大学毕业了、有工作了、朋友群变了、恋爱了、甚至有家庭了,那还能记得最初最初,穿这校服满脸稚气冲进课室里的样子吗?那张还没被现实磨蚀的脸,是否能有五年的保鲜期?

High School Musical的结业仪式浪漫得让人落泪,然而电影那些美丽换上现实的外衣总显得庸俗。我不奢望明天的毕业典礼或谢师宴能有落泪的场面,但至少能让我维持一整天的好心情。这一篇接连写下来,竟也觉得毕业其实没什么,只是开始了另一场长期的假期罢了。毕业,是回忆的开始,也是遗忘的开始。

今天,暂时理想浪漫不起来,现实的愁绪匆匆填塞不及一个拳头大小的心房。感觉从前的我,似乎回来了。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