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0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有些电影,看后总能将自己牵回那些躲在树阴底下弹射弹珠、挥舞着报纸棍企图拯救世界、伏在地上操弄塑胶军队的美丽时光。看完《悬崖上的波妞》,有好一阵子相当羡慕当中的主角们。是啊,我们也曾这般淘气,也曾这般无惧,也曾这般开心。我们曾经也是拖着那些曾被大人认为微不足道的梦想慢慢前进的孩子啊。如今,那些日子,那些记忆,那些片段,那些光景,竟离我们如此遥远。

故事很简单。骨架是安徒生的《海的女儿》,仅仅将主人翁的身份换成了五岁的孩子,然而宫崎骏却总有无法抵拒的魅力,纵使隐约知道结局,但那些孩子走过的路,总是像被施了魔咒似的,牵引着观众走向更深更远的地方。那地方,有孩子,有爱,有童年。花上1小时40分钟,来告诉你这些,也没什么不好。

我喜欢那些简单的情节。童话般的场景,告诉你一个属于孩子的故事。没有刻意的铺排,没有煽情的感动,没有激烈的动作场面,一切都是淡淡的,淡淡地告诉你爱与责任、父与子、朋友之间的道理,那些我们忘了的道理。我想,宫崎骏也是伟大的理想家,那些故事仿佛在说服我们相信世界还有这么一个角落,靠着风很大的海岸,有一个男孩和一尾金鱼,拿着模型船在海边玩着。他只是想让我们相信,原来,爱是如此简单。

“波妞?”
“宗介,波妞,波妞喜欢宗介。”
“宗介也喜欢波妞。”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30 Thu 2008 22:09
  • 雕刻

将自己的心
掏出  洗净
然后刻上你的样子
最后
用我的泪水上漆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请说声“再见”
我们只是顺时针
推移  以不同速率
往左边的下方
缓缓向下
而当你发现
我们分处两极  那辽阔切割出来的
距离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Oct 26 Sun 2008 10:59
  • 沙漏

将你的影子
锁在
为你订做的沙漏中
让时间
将你掩埋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有些发慌,像有话想说却不知该从何说起。胡言乱语,也许最能表达心里的话。

距统考结束倒数五天;距美国选举倒数十天;距宽中高三生毕业倒数也是十天。一切牵挂着的烦恼着的都将在这十天内结束,结束以后是新的开始。这应该值得开心的,已经期待了6年,就等着拿着毕业文凭把统考考好走出校园,然后一切烦闷枯燥的日子将会结束:早上5.30起床、7.30上课、1.20放学,偶尔下午课穿着蓝色短裤在操场上奔驰,然后每星期重复着华巫英数史地等等的令人厌烦的课。知道吗?一切将不会重来了。中学生涯将成为过去,像佳勇说的,只能在梦里窃取一些过往的记忆,那些甜涩的光景以及片段。

这些日子在感慨里度过,有些迷惘。突然惊觉一些很有规律的生活将会因毕业而被打乱:定时地早上出现在食堂和朋友们吃早餐;定时地重复着每一堂课;定时地倒在床上睡着然后定时地醒来。那毕业以后会是怎么样的日子?佳勇把毕业后的日子叫“虚日”,难道真的要在空虚中度过?打乱再从来,这就是毕业吧,那谁能承受这样的改变,谁又不能?

很喜欢那天晴的《孤岛少年的盛夏纪事》。也许毕业以后重新读过会有不同的体会吧?那些恰恰写成长的无奈与苦涩,以及那些过去时光里藏匿在角落的甜蜜,还有关于理想的、友情的、爱情的,少年人的愁绪与欢颜充斥,像在说我们的故事。而我们将变成拾荒的旅人,倒回去慢慢拾掇我们遗失的记忆。

倒数十天,我们欢呼毕业的到来,让道别的眼泪满溢分离的路口。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终于过了最后一天上课日。同学们的“起立行礼”、“谢谢老师”都喊得好有精神好有魄力好大声。看着一位位老师踏出课室门口,是的,他们不会有机会再踏入属于我们的那一班了。结束了,在最后的下课铃声响起时一切都结束了。接下来要面对的是决定大家未来的统考了,也是属于身为高中生的我们的最后一场战役。

今天好积极地到处拉人让他们在我的毕业刊后留言,算是一种回忆。初三那年也忘了为什么执傲地不要求也不让人在我当初的毕业刊上留言。至今翻来,那留痕的版面依然空白,仅仅留下我的名字,孤孤单单躺在背页的一个角落。那时仿佛决意在未来的日子里要一个人走了,满面的愤懑像在告诉大家:我的生命没你们也能过得好快乐。于是,初三毕业那天没人向我说再见,我亦然。直到高三,直到我认识好多好多在我生命中占据领地、填塞喜悦的人,我似乎不能在承受那些空白纸张透露着的空洞与虚无。啊,我变了吧,变得需要朋友需要朋友还是需要朋友......从前说过我不相信永远这回事,但我希冀永远,一段永远的友谊,虽然还是很“理想”,很“浪漫”,但正因如此,这世界才显得美丽。

决定了高三要从初三的影子抽离,于是今天回家翻开毕业刊后页便是颖柔画上的兔仔,一整只填塞整整一面。琇琦的留言也是长长的一页(是有感动到咯哈哈,我还不曾有这么长的留言过呢),喜欢那句“如果分离是注定的结局,那让我们为彼此的相遇留下痕迹吧”,还说了见证我的转变,也的确变了个人吧,至少不再那么让人受不了了。然后读到国豪的“知道我当你是什么吗?你是和我一样的人”,很感慨,原来濒临绝种的理想主义者还存留少有的两人。葵葵也留言了,如果我真的失业了,到她的麦当劳去喝茶完全免费(哈哈不过我决定要努力赚钱了,到时我一定关顾)。

知道吗?我很认真看待每一段友谊。我害怕失去,这是懦弱吧?不过正因如此我十分地珍惜。那么辛苦得到的友谊是不能轻易放弃遗忘的,不是吗?
琇琦说:“我们还会是朋友好久好久。”谢谢啊,我希望那好久能够没有尽头,让我们慢慢探求彼此友谊的深度。
葵葵说:“加油的话,我们就可以做一辈子的朋友。”那我会无时无刻加油的,加油维持这些友谊。
维盛说:“毕业是缘续的开始。”我希望那段缘份也会是无止境的遥远,正因为我们的友谊没有尽头。
国豪说:“我们会继续在彼此的生命留痕。”我贪求那继续是多么的频繁。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投资一笔  浪漫
来经营
没有收入的  现实
于是
开张了生活
在喧嚣的  人行道中央

“欢迎光临”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如果我们
乐章响起之际
停止
用辐射瞄准海对岸
还有  议会上拉锯般嗓音的对峙
调停股板上
纠缠不清的柱子以及线条
最后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躲在角落里哭泣
想要世界遗忘  你
偷偷哭泣

于是
只有清风
偷窥你哭泣(你知道因为发梢飘动)
只有杜鹃
哀悼你哭泣(你以为它在为谁挽歌)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结束毕业考以后还真有种毕业的感觉(虽然还有统考)。呆在家里两天,无非看书上网听音乐,甚至电视也少看(昨天看的惟一一部影片是“Rundown,the Aka Welcome To The Jungle”。动作多,幽默多,很解闷)。有感于自己快要失去毕业考时啃书的习惯,今天规定自己要将商概读完。为了台湾,暂时放下“矜持”做最后的冲刺还是值得的。

前些日子小铭线来问我看不看“The Coffin”,我点头了。复又问了琇琦、葵葵和维盛,结果答复无非是“再看吧”。以至最后,小铭也回复“再看吧”。心想也对,再几天就统考了,溺在宽中六年,无非是等这一天的到来,花在课本上的时间总该比荧幕上的多。而我却还是决定了,统考以前要看最后一部电影,纵使自己一个人也要去看,就任性最后一次吧。

好早以前就盘算好未来选修的科系了。本来有好多种选择,从文学到哲学,从政治到经济都想过,最后却选读社会学。社会学未来的出路也许不广,反正自己喜欢就好。明天的日子让明天的自己承担吧。之前琇琦说过,以后要找我喝茶还真方便。原因是大学毕业后我的生活会是家里电视前书桌旁翘脚的无业游民。我无言。心想也许是真的,那么到时就自开一家咖啡馆请各位喝茶吧。(葵葵还说要开麦当劳呢...也许能请我做主管哈哈哈)顺道一提,瑞璟说我会有牢狱之灾,那么监狱里至少能避风挡雨,还有免费的咖喱饭吃(虽然郭素沁认为不怎么好吃),那么我倒不用怕没工作饿死街头了,只是各位要时时来看我帮我解解闷啊(也许以后大家都是大忙人也说不定呢,总而言之抽空来嘛)。

突然谈得好遥远。似乎肯定了自己日后必定失业那般(==也许还没机会失业呢 )。不过还是先对大学生活先作美丽的憧憬吧。琇琦要去台湾,葵葵要去台湾,国豪也说不定要去台湾,瑞璟似乎也要到台湾,佳勇正努力存钱要到台湾看大家,所以我在台湾的日子应该不会寂寞。大家到台湾以后还是好朋友吧。得空还是会出来喝茶吧,就不知道台湾有没有华美了。(希望我失业的时候不要嫌弃啊哈哈哈)

台湾,等我啊哈哈。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给我一块游乐园
可以大声喧哗
畅快  还有不畅快
并且
售票亭前不要列明

1.没有歌颂种族主义者不得入内
2.没有政府监护者不得入内
3.没有背诵爱国爱党爱首相愿意爱他至死宣言者不得入内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如果你那样无声地死去
不作任何喧哗 (以最孤寂的姿态)
死去
在我底心最隐蔽的角落
(曾经那里填塞你的影子)
我将为你筑坟  就用
思念埋葬你 (偶尔用眼泪奠祭你) 
而你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昨天结束了毕业考。簿记仍然不理想,看来没有20分的希望。数学和地理有些过于自信而疏忽。其他的看来还好,比上半年低分也是预料中的事,不过也没什么大碍,反正我这人轻视考试,考得好不好也不重要了。

簿记算是解脱。考场全没考试气氛,没人很拼命地读,相反的很拼命地聊天。考完后鸟兽散,和葵葵到图书馆去等琇琦。11.30到3.00是不短的时间,本来热闹的图书馆到了12.30分下午班上课时间就变得冷清,书库里更一度剩下我和葵葵。我想这样才符合图书馆的形象,本来阅读风气不盛的世界图书馆应该是孤寂的角落(像在鼓励别人别来图书馆哈哈,不过我没这意思哦)。遇见淑慧,原来大家都不会簿记。之后挖了一堆书来看,《梦寐以北》、《遇见100%的村上春树》、《不是写给你的》、《有人以北》(家里虽有,但仍然想看)等等,之后又把那些陈年旧书挖来,《连城诀》、《神雕侠侣》,像是回到初中那段快被遗忘的时光。葵葵读两本侦探小说,金田一一的爷爷金田一耕助成为了主角。第一次觉得学校好阔气。图书馆的冷气不用缴电费似的开得寒冷。手掌在冷气中被染成白色,有萎缩的迹象。近四小时的时光宛若身处北极,心想或许这里真是北极而世界遗漏了北极熊。

终于礼堂放人了。和俊铭、琇琦、葵葵一起去了华美。看见了久违的小老板(笑)。点了面包和奶油鸡饭,然后聊了近三小时的天,狂笑了近三小时,被洗了近三小时(我似乎生来被洗==)。那天有点恍惚,也许身体顿时放松而不太习惯,有种散架的感觉。最后又是要打烊的那一刻离开,向小老板买了糖之后到喷水池去一趟。那水柱果然射歪了,弄得四处好一滩水。最后最后还是回家了。考完试的一天,不错开心。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Oct 03 Fri 2008 19:35
  • 思念

我用思念
灌溉一朵玫瑰
终于  盛开成你的样子
最终随九月的秋风萧瑟
逐渐地  你凋零 、谢落
满地的落红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死了的空间
填塞死了的气息
死了的空调
吹拂死了的光线
死了的白色校服
死了的泛黄长裤
装载死了的没灵魂的躯体
死了的桌椅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按理说今天实在不应该上来写东西的。之前国豪让我答应“暂时封笔”,然后专心准备考试,但实在不能克制自己的文字欲,于是暂且纵容自己,就今天,写下我十月的第一篇纪事。之后,就要沉回腐臭的课本之中,让自己在考试的月份里腐朽。

昨天和琇琦应杨老师之邀到CS去吃了一顿好的。看收据,78令吉的三人一餐,的确不便宜。之后到大众书局去,看了好多书都好想买下,那些文字确实很能吸引人,但商业却包裹文学,把所有的意象都封闭在塑料封套里,结果是战战兢兢,怕买了一本不好看的书糟蹋了纸钞上那位尊贵的人像。好多次拿起又放下,结果琇琦说“每本书都有自己的价值”,忘了是南方朔或张作锦也说过这样的话。最后买了老师介绍的琇琦杰伦那位大胡子朋友的《青花瓷》。40令吉,好贵。我想以后到台湾也就幸福了,坐在城品书局里,让自己在文字世界沉沦,倒不用像大众这样商业化的书局里让自己的钱包破洞。

前天早上上了巴士,一位不认识的图书馆管理员告诉我“你得奖了。” 我有些愕然。她说是文艺营的创作奖,会在周会上颁奖。我奇怪她怎么认识我,原来只是认得我妹藉由知道有我这个人罢了。高一的周会上我和銮中的几位学生共坐一排,待颁奖的那一刻,听那得奖名单愈听愈心寒,竟是清一色的銮中生得奖,我校的却仅那三三两两,真令人汗颜。这一次也不知是不是幸运,我的新诗得到了肯定。本我对诗这文体是一窍不通的。杨老师也不在行,也没人指导,仅自己一路摸索。宽中文学奖那一个算是巧合(这我十分认同,因为宽中写诗的本就不多),然而这一次我却能与向来诗艺高超的銮中生同台拿奖,的的确确十分令人鼓舞。于是脑海里回想,我诗的启蒙多数是木焱了。《毛毛之书》算是我“诗的圣经”吧。感谢他。

昨天花了一天时间读完那天晴的《孤岛少年的盛夏纪事》。一部不错的小说,颇有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的味道。读来淡淡的,十分舒服,也因此就一天内读完了。

今天学记们都往峇株去了。说是开培训营的会议。我啊,还是呆在考试范围里,等待腐朽。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