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8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后一次以宽柔学生身份参与校庆。尤其95周年,特别盛大,像是一场昂贵的生日宴会。

文创在这宴会里也参与展览。展出社内的活动、关乎惊悚与爱情以及中外经典文学。效果如何也不怎么重要了。相较之下在展览前的准备、展览时的站岗,更为值得留念。这也许是大家最后一次聚在一起工作了。往后的日子要各奔东西、分道扬镳抑或形同陌路,谁也不知道。把一切当作最后一次,总会特别珍惜。


我们的展览看板

展览厅开着低温冷气。人潮稀疏,稀稀落落几个人往展览的看板走来然后又走开。然后又稀稀落落几个人往柜台走来回答了问题拼完了拼图拿了纪念品然后又走开。没有固定的粉丝,想来也不可能有。辛苦赶工的五本书也没人看,摆在那里做提示,让人们知道拼图中的胡子老不是Kenny G而是莎士比亚。真是无聊得心里发慌。于是把看板上我的照片当玩具,大家来一鞠躬、再鞠躬、三鞠躬,家属答礼。于是才有欢笑声。否则大家要沉寂到最后。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假期进入倒数时段。是时候悼念我中学生涯最后一个8月假期了。脑袋像相簿般一页一页翻开来,好多的记忆历历在目。于是,写在这里,当作在墓碑上凿下的墓志铭。算是我曾走过留下的最后痕迹。



8月16日


早上被手机铃声吵醒,佩芝线来短讯,说不能来新山了。一阵茫然以后便追问原因,最后也很无奈地接受事实。我想,也是没办法的事,所以也不怪任何人。一段故事总要有转折才显得漂亮,不是吗?于是,我把它当作这段故事一个最美丽的转折。


进营以后,新山区早已投入工作了。大家都忙各的,我也给自己做了一套钟馗道服,心里沾沾自喜。接着的傍晚和佩娟文康到邻家去砍甘蔗,弄得浑身的蚂蚁。自己一个人搬着4根甘蔗回去,手也快残废了。晚上,大家叫曼桦买来蛋糕,接着一起给燕婷庆生。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人性其实好脆弱。仿佛镀上金漆的器物,经不起摔打,否则要露出里层黑黝黝不堪入目的粗糙表皮。然后我们嗤之以鼻,不屑提起,说那是道德的沦落和文明的败坏。一直到我们也被烈火烘烧的那一刻才急于求饶、宽恕。

然后你来告诉我应该相信人性?



我不知道电影《THE DARK KNIGHT》里的场景会不会出现在现实里。就一个英挺威武的黑暗武士、一个嘴角被划破的坏人小丑,然后两艘轮船,两批人——平民与囚犯。黑夜里时间往死亡的方向倒数。坏人小丑在两艘船里的心理游戏开始——两枚炸弹,让两批人在时限以内抉择:两艘船,你们要炸掉哪艘?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那一天,学校里的学生隐隐闻到一股海风吹送的血腥味道。

听说,是课室里有人被打伤了。听说,被打伤的是学生。听说,打人的也是学生,又听说,除了学生之外又一名老师被打伤了。打人的身着蓝色外套、戴着黑墨镜,两只手握着武器,听说还是血淋淋的,大声呼啸着:“不要多管闲事!”然后直奔课室前的斜坡,恰好,跑经我身旁。


那天,我在想,这真的是宽柔中学吗?那间好魁伟、好气派、好名誉、好多人的宽柔中学?这不是一间以纪律严明作金字招牌的知名学府吗?怎么今天,一个学生被打,打人的还是学校里的学生?究竟谁错了?有人说,打人的不该打人;也有人说,被打的也似乎咎由自取,谁叫他言语间得罪了人家。那么,归结起来到底是学生的错了?


好久以前坐在课室里的风扇底下,老师在黑板上给学生写下“责任”两字,告诉我们,“学生,责任是乖乖听话,用功读书,仅此而已。”因此,学生们多不敢逾越这所谓的“责任” ,仿佛一圈通电的围篱,跨过就要触电死掉。我们听话,不敢轻举妄动,把我们的时间埋进一本又一本厚厚的书里,读完华文《六国论》,要背历史“马来联邦的时代背景”,然后还要将英文vocabulary读熟,还有好多好多。我们的日子,随着书本页数一页一页地翻而逝去,一直到我们毕业那天。是的,这是典型的中学生。而不拿书,拿铁锤的,便不是学生的榜样。他要遭各界的批判,学校要开除他、家长要打骂他、警长要控告他、他走在街上,也要有人在背后问“嘿,是他吗?那打人的?”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Aug 05 Tue 2008 17:44
  • 八月

没有文思的时候,这里也好少更新了。

那些被期考、义卖忙得七荤八素的日子也过了。告别忧愁充斥的七月,迎来的八月似乎充满希望。然而心里明白希望的背后不是满足便是失望。那种失魂落魄的日子,像陷阱一般满满洒在未来的路上。也许一个不小心,我们就要踩到,然后八月又要在忧愁里度过。

当然,没人喜欢忧愁。

年轻人的日子倘若被忧愁填塞得满满的,青春就仿佛被糟蹋了。然而,我们的忧愁我们的喜悦,谁在操纵?我们曾经追求那些一起倒卧在沙地上争夺玩具车的日子,那是幼稚园以前的记忆;我们曾经追求那些在树荫底下探寻豹虎踪迹的日子,那是小学期间的记忆;然后我们的噩梦始于那些记忆的消散。我们不舍得放弃曾经拥有的回忆,然而总是很无奈看着时间牵着铁链子将他们拖走。童真被拖走,忧愁闯入。我们的日子从此不再单调得只有愉快的影子。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