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4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Apr 28 Mon 2008 20:26
  • 虐诗

我将诗    拖进暗房
闭门   上锁
然后百般凌虐    探寻
它体内    血
的颜色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亲爱的自己:

第一次通信,请容许我唤你亲爱的。请别介意也请别别扭,这只是礼貌的表现。况且,爱一个人也不是什么不光彩的事。

我想,我们认识该有十八年了吧?算一算,刚过了生日的第25天,也就说明我们认识彼此18年又25天了吧?的确,我们是最久最老的朋友。然而,我并不了解你的为人。像无底深渊那般,我曾经尝试探索,眼前却永无止境。也许啊,你该对我倘开心扉的,毕竟18年了啊。

今天,又开始觉得不认识你了。总觉得你我之间有隔阂,甚至有芥蒂。我曾经想过,我们是不是应该断绝关系,抑或是,要保持我们之间的距离。但仔细想想,还是先将这念头搁边,毕竟18年的情谊是难以割舍的,我实在放不下18年里大家一起渡过的回忆.......你看看,我是不是很懦弱呢?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Apr 22 Tue 2008 16:22
  • 历史



历史   乘搭世纪末的
最后一班列车   离开
却在月台留下
                     一本剧本
让人们反复   演练
她的回忆录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很颓废的生活也许用文字写出来会更为鲜活一些。

1.读书
最近读书不多。也不知是不是懒散了,好多好多的书都躺在书架上排队。从前,一本好看感人的书,纵使厚厚几百页也不消一星期就给我翻完了,又或许较沉重的说理书,也没能逃过我三个星期的“有效日期”。然而今天躺在书桌上的那本,我就翻了四个星期了。这还真是惭愧的事。

2.
好像在等死。吞了好多的脂肪,生了好多的胆固醇,积了一堆的病菌,养了一簇簇的癌细胞......我的饮食习惯突然令我颤然。适才吃了印度煎饼后竟有股想抠喉的冲动,也幸得身旁坐着一群外人,不便行事,才打消了这年头。也许这是厌食症的征兆,不过想想,不过只是想要自己健康一些。人生啊,不应该只是在食物堆里等死罢了。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Apr 16 Wed 2008 21:05
  • 族魂



他用    多少
血泪
浇醒了    故土*的
芬芳?

(*《故土》原是国豪的诗,这里套用。)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pr 16 Wed 2008 20:17
  • 火炬

火炬
烧掉了自由
            民主
化作灰烬
掺入了   西藏人民的
眼泪

(p/s:文中火炬并非直指奥运,实际上我并不赞同运动与政治挂钩。然而此次奥运火炬主题为“和谐之旅”,然而,我们并没看见西藏现今有多和谐......)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鲜少有人忘了1997年的这一幕。我甚至能说他们是那个年代的一个标记,一个icon。

“Are you ready to go back to Titanic?"打捞舰的领队布洛克望着满头花白的罗斯。罗斯抬起头,漂亮的双眼恍惚眺望那看不见的远方,然后汽笛声想起,罗斯旋即回到那无法忘却,浪漫、怀念、美丽却又泛着点点悲伤的年代。那时,101岁的罗斯正好17岁的美丽少女,戴着紫色帽子,斜斜的,露出半边的脸,望着那被称作”Titanic“的巨船。而一切一切,正好始于这艘开往美国纽约的大船。它是座舞台,让罗斯遇见杰克的舞台,让两人爱情升华的舞台,也是让一切结束、成为回忆的舞台。

没人能忘却杰克拥着罗斯的那一幕。女人张开双臂,像在飞翔。她原本就渴望自由,然而却成为社会阶级斗争低下的牺牲品。她需要的正好是杰克这样的男人,可以携她飞翔的男人。于是歇斯底里,两人陷入热恋。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1.

我看见大家的努力哦。那种可以为家庭而奉献的努力。为家庭而几次彻夜不归的努力。(希望大家不要因此而累坏才好,也不要因此影响课业哦。)我想,也因为这份努力,这家总是暖暖的,暖得令人不想离开。我好几次溺在团室里不想回家(纵使待到6.30哦),就是想回味这份暖气,渴望有哪位,也因为这份暖气牵引而到来的家人。所以啊,大家得空得闲时,请记得团室大门随时为你打开。

2.

还有,我不想要什么很强势的领袖(虽然这个很必要),但我要你们都会是很好的朋友。就那种时不时可以相互诉苦,时不时可以胡乱哈拉,时不时可以相互开开玩笑的那种。友情比什么都还重要(当然亲情与爱情也是),我要大家记住这点。这样,大家以后走远,回过头来,才会怀念、才会依恋、才会有“朋友,你还在那里吗?'"的疑问。所以,答应我,不要有不开心的成分介入你们的友情。纵使有了,那也请你们努力按”delete",把那些坏坏的东西删除掉,遗留下来的,是你们纯纯的友情。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终于,等了三年,终算有一家人温馨的感觉了。

1.夜市篇

在古庙呆了半天,拿了奖,冒着雨走到城中坊旺角去吃了迟了的午餐。下了半天的雨,好不容易转弱。在夜市里逛时,少了午后的炽热,却又多一些些晚间的沁凉。夜市的巷子不宽,雨滴并且不时地从斜歪了的雨蓬滑进我的衣里,环境的不卫生养着老鼠,然而,和朋友走在一起,心里总是暖暖的。一路上拿着相机到处照,叫了大把食物,也不分男女或有没有爱滋(秀秀讲的...她应该不知道爱滋不能透过唾液传播吧...哈哈),传着筷子汤匙就吃。这就是一家人,感受到了吗?

2.DANGA BAY追忆篇

本来要回的。然后大家又提议说到Danga Bay去,看晚上的海景。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1.
我有太多的家。以致我甘心将我的心,切成几块,一块给1号家,一块给2号家,这块要给3号的,那一块是4号的.......我尽量将它们均匀地分配,即不多一克,也不少一斤。这是我对待家的方法。这也是我对待家人的方法。我想,当初你既然选择了,又或者,你被选上成为这家的一分子,不管你愿不愿意,那是不是应该将自己的爱分一点点给他呢?就那么一点点,哪怕是万分之一也好,但请不要吝啬。爱的真谛在于付出,不是吗?

2.
学记队里有人要退出了。华强哥(记者哥哥)说: "不要轻言退出。退出是永远不会再回来了。她也许只是暂时的离开,也许只是想休息一下。但我们不会抛下她。不管在外头的她什么时候想回来,请提醒她,我们的门没关,并且永远为她开着。只要她的心还在。“那个时候,我的喉头像是有东西卡住了,咿咿呀呀想说却说不出声来。
这种感觉,叫做感动。那种家特有的,和家人之间暖暖的默契。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1.
如果说,母亲看着孩子长大,有一股莫名的感动。那么今天我是确实体验到这份感动了,被文创的渐渐成长感动。我不知道有谁和我一般感动,但我希望会有。毕竟,我们在这里相识。

2.
高三了啊,算算似乎也没多少天了。和文创的缘分也似乎要结束了。我不喜欢这种感觉。更确切不是离开文创的感觉,而是离开朋友的感觉。我好不容易有了朋友,但有效期竟然是有那短短的3年(我说过我的初中朋友没几个的),为什么防腐剂不多加一些呢?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HE SAW THE WORLD IN A WAY NO ONE COULD HAVE IMAGINED”

他望出窗外。眼里尽是他的数学方程式。他看这世界的方法令人无法想象,以致他的身边多了好些人。那些仿佛由空气粒子组成,别人无法察觉而他却总能侃侃而谈的人,将他抽离现实,带入虚幻。他开始将自己关在房里,寻找报纸杂志里根本就不存在的密码,然后送给那些不存在的人。直到妄想自己被间谍跟踪,然后从此战战兢兢......

一切都是他的幻想。他的朋友、朋友的侄女,还有那位总是戴着帽子的中情局探员。曾经,他对他们是绝对的信任,并且给他的虚拟朋友付出了爱。因此,纵使接受治疗以后,他们也不曾消失。然而,他不能看着他的妻子日以继夜地流泪。他也会心疼。他需要选择,选择相信现实还是相信虚幻;选择虚幻里朋友的喝彩还是现实里妻子的拥抱。这是两难式,但他不能take the both.于是,他决心要有个家。他选择相信了现实。我记得他做出选择的那一天,他摸着他虚拟朋友侄女的头发,哀哀地说“对不起...”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将脑袋切开
把里边的东西    掏出来
放进缸里    封紧    等待发酵
三千年以后
细细品尝    似曾相识的味道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如何描写我自己?

将自己摆在
镜子围成360度的    中央
映出    无数个自己

我果然有精神分裂症。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们拥有多少光年
去追逐
那些早已被我们抛下

童年?


赤脚走回
    遗留我们影子的
小巷

垂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